之前的光头男那些人也在检疫站内,他们一开始被唬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又跟江流石他们见面了。

    还以为多牛逼,结果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这检疫站是为普通人和普通幸存者准备的,军队根本就不会在这里进行检查。

    一想到之前江竹影他们那仿佛看傻逼一般的表情,这光头男就气不到一处来,更可气的是,他当时以为这群人身份高,所以怂了。

    “草,在我面前装逼!”光头男怒火中烧。

    “小子,一会儿敢打一场不?”光头男狞笑着问道。

    其余的幸存者,原本看到有一群军人在场,都只围观没说话,现在看到竟然有人开口挑衅,而且像是跟这些人有仇的样子,顿时都露出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色。

    还有人认识光头男这支队伍。

    “这不是彭飞队里的人吗?”

    彭飞是光头男的老大,一般幸存者遇到了,都要尊称一声彭哥。

    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这么直呼其名,光头男立刻看了过去。

    说话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刚从一辆车上下来,正靠在车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如果换做是别的小屁孩,光头男为了在老大面前表现,早就一巴掌甩上去了。

    但看到这少年,光头男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妈@的,之前怎么没注意到他也在这儿?

    “彭飞,想不到你这么吊也有人敢得罪你啊,看样子还是新人吧?不得了不得了,这是在挑战你们这种老队伍的权威嘛?!闭馍倌杲幼潘档?。

    光头男一群人后面,一个单独站在那儿,长相普通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手下人玩自己的,一点小事而已。乔老七,你说话少这么阴阳怪气的?!?br />
    这乔老七就是刚崛起的新队伍中的一员,幸存者队伍之间都是竞争关系,他这么说话,分明就是在讥讽彭飞的队伍,连刚来基地市的新人都压不住。

    彭飞听着,怎能不刺耳。

    “不过毕竟在城里,不要玩太过了?!迸矸烧饩浠笆嵌怨馔纺兴档?。

    光头男嘿嘿一笑:“放心老大,顶多废他一手一脚?!?br />
    至于是哪只脚,那可就不一定,说不定是第三条腿。

    看到江流石带这么多美女,光头男就嫉妒无比,废了他,那些美女还能跟着他?

    这时江流石开口了:“你们废话完了没有?”

    这些人,还真把他当盘菜了,他还什么都没说,这些人就已经连战斗结果都帮他想好了。

    “这么说你敢接战了?基地市的规矩,私人恩怨,一对一,不出人命?!惫馔纺兴档?,眼底闪烁着凶横的光芒。

    他的异能不算强,但是手底下杀过的人却不少,这江流石看着就跟个小白脸似的,身上散发的能量波动也不强,不知道有什么厉害之处,说不定有什么特殊的异能。

    这种特殊异能,对军方的用处最大,但是在一对一的战斗中却没什么用。

    这小子一直被人捧着,周围美女环绕,估计早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肯定傻逼到一被激就同意,不肯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

    把这种人踩在脚下,光头男有种在末世前暴打富二代的感觉,直接打得对方怀疑人生。

    有光环有个屁用,脚踩到脸上的时候就知道求饶了!

    所谓的不出人命,只是军方立下的规矩而已,象征性地约束一下这些幸存者。但对于这些幸存者来说,在不要命的情况下,他们有太多的办法废掉对手了。

    有些下场,可比死还要难受多了。

    光头男已经摩拳擦掌了。

    江流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鄙夷的神色。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一对一?!?br />
    江流石说着,看向彭飞说道:“加上他,我还可以打一打?!?br />
    彭飞双眼一睁!

    居然踩到他的头上来了!

    那少年也愣了一下,这,好戏升级了??!

    本来他只是趁机揶揄讥讽一下彭飞,没想到这个新来的,竟然真的把矛头转向了彭飞。

    彭飞这支队伍,在基地市属于老队伍了,实力虽然不算特别靠前,但彭飞本人也算得上是老江湖了,虽然总有人打他队伍的主意,但是有这种心思的人都在观望,没有真正下手,就是对彭飞还有顾忌。

    像这样被人指着鼻子直接踩到脸上,还是第一次。

    这次如果彭飞不能立威,那他之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那些有心思的人,立刻就会蠢蠢欲动!

    “哈哈哈?!迸矸梢醪獠獾匦α诵?,内心暴怒。

    这新人,简直是不知死活!

    “小子,你这么狂,会活不长的?!迸矸梢桓鲎忠桓鲎值厮档?。

    “妈@的,你找死!”

    那光头男被江流石当众羞辱,所有怒火顿时都一起爆发了!

    他一拳砸了过来,拳头上,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鳞片,鳞片的边角,全都是尖刺!

    呼啸的劲风,直接扑向了江流石的面门。这一拳如果打实了,鼻梁骨估计就断了,甚至连面颅都会碎裂。

    普通人就这一拳,就得当场毙命!

    与此同时,光头男的另一只手一抖,袖笼里一把匕首已经落到了掌心中。

    一刀要了这小子的命!

    朱长青勃然色变:“小心!”

    然而面对光头男的突袭,江流石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侧身一转,像是提前看到了光头男的动作一般躲开了他的拳头。

    “死!”光头男眼中精光一闪。

    然而就在这时,江流石手中黑影一晃,冰冷的枪口在电光火石之间对准了光头男的右手。

    砰!

    火光一闪,只在一瞬之间!

    “??!”光头男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血雾爆开,当的一声,一把染血的匕首落在了血泊中。

    光头男的右手,直接被打没了!

    这光头男想废他一手一脚,江流石下手又怎么会轻了?

    在他的脑域视野中,这光头男的小动作完全就是慢镜头,看得清清楚楚。

    “还有一条腿是吧?”江流石说道。

    光头男已经在剧痛中浑身颤抖了,他完全没看见江流石是怎么把枪掏出来,又怎么不用瞄准就直接开枪的!

    从他突袭到被枪击,完全就是一眨眼间的事情。

    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江流石就再次举起了枪口。

    “不!”光头男瞳孔剧烈收缩。

    砰!

    江流石又怎么会听这光头男的惨叫,他已经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