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城门守卫的李队长确认了江流石他们的身份后,就去向上头汇报去了,很快,一辆白色越野车就从城内开了出来。

    越野车停稳后,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名穿着军装的女人,她脚下踩着皮靴,头发随意地挽在脑后,五官十分立体,小麦色的肤色看上去很有野性美。

    这军装女人大踏步走了过来,走路生风,气场十足。

    跟在她后面的,还有另外一名军官。

    “怎么是夏上校来了?!彼味映ぞ鹊厮档?。

    朱长青一听,这夏上校似乎有点不一般:“她是?”

    宋队长低声说道:“我们星城基地市,现在权力最大的三位将军,夏上校就是其中一位的孙女?!?br />
    “难道是夏永风将军?”朱长青神色陡然一肃。

    夏永风算是星城这边军区的老大哥了,级别地位和张老将军差不多。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参加过南边的那场战役,在星城这边很有威望和势力。

    其实更详细的事情,以朱长青的层次也说不出来,不过他曾听张老将军提到过夏永风的名字,对于夏永风这个人,张老将军的评价是,不好惹。

    能让张老将军都觉得不好惹的人,朱长青对此印象深刻。夏永风的孙女,自然也不是普通人。

    “你们好,我是夏薰?!闭饷纳闲W吖葱辛烁鼍?,声音冰冷地说道。

    没等朱长青说什么,夏薰的眼睛就已经扫向了人群,她的视线在江流石脸上一扫而过,在看到冉惜玉她们的时候略顿了一下。

    “这次护送的几位科学家是?”夏薰问道。

    琴教授等人连忙说道:“我们就是?!?br />
    “辛苦了,我们这边的研究所比不上中海,主要还是以恢复生产为主,我先送你们过去,几位的生活都会得到妥善找安排的?!毕霓顾档?。

    “这位夏上校是专门来接科学家的……”朱长青明白了。和夏薰比起来,他们就是普通的大头兵,夏薰当然不会是为了迎接他们来的。

    “宋队长,”夏薰转头对宋队长说道,“这些人安排他们去做检疫。我先走了?!?br />
    这夏薰风风火火的,简直是来去如风。

    “各位,跟我来吧?!彼味映に档?。

    江流石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江流石阴沉着脸,宋队长还有些不明所以:“就是刚刚夏上校说的……”

    “她说什么我听见了,我们将科学家护送过来,一句去做检疫就完事了?”江流石说道。

    “没礼貌?!苯裼耙膊凰厮档?。

    这女军人从走过来到转身准备离开,一句话都没跟他们说,还当着他们的面让宋队长“带这些人去做检疫”,大老远一进城就遇到这么一张冷脸,以江竹影的脾气怎么能忍。

    朱长青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这夏薰的态度确实冷淡,不过朱长青想着她的身份,倒是完全没在意。以夏永风的权势,在星城基地市,这夏薰就是公主一般的人物,自然可以不用对他们这种大头兵热情。

    可是江流石这些人,那也不是好招惹的??!

    夏薰的脚步立刻就顿住了,她转过头来,一张脸依然冰若冰霜:“你们是参与护送的幸存者队伍?”

    “没错?!闭藕`ㄗ叛阑ㄗ?,大大咧咧地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难不成我们是来观光旅游的?”

    夏薰面无表情地说道:“护送是你们的职责,而我的职责是接收这些科学家,不是对你们有礼貌?!?br />
    “接收?我说了交给你们了吗?”江流石也来了火气,张老将军请他护送的时候,那也要用上一个“请”字,结果到这儿成了他的职责了。

    幸存者队伍,跟军方没有从属关系,何来职责?

    “你什么意思?你说话小心一点?!毕霓股砗蟮哪敲倭⒖趟档?。

    夏薰眉头一挑,她在星城基地市,虽然军衔不高,但是有几个人敢对她这么说话的。

    而在军方面前,幸存者小队更不敢大放厥词。

    结果这些幸存者,居然在她面前阴阳怪气的,还耍起狠来了。

    “哦?不交?如果我非要带走呢?”夏薰淡淡地说道。

    “你可以试试?!苯魇档?。

    这城门口有上百名士兵,无数重炮,机枪,但是打起来,他们肯定投鼠忌器。

    楚重山身为军委,江流石都能深入中海安全区将其斩首,何况这女人!

    “张狂!”那名军官看到江流石如此嚣张,居然在重兵把守下公然出言威胁,立刻伸手摸向了自己腰间。

    然而一伸手上去,他就脸色一变。

    “你在找这个?”江流石手上拿着一把手枪,玩味地说道。

    那名军官脸色大变,江流石拿的,正是他的枪!

    而他被当面夺枪,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名军官恼怒之极。

    夏薰也有些意外,不过她的神色还是十分淡定,这么一支幸存者小队而已,在军方面前是不可能翻得起风浪的。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那名军官愤怒地说道。在夏上校面前,他丢了这么大的脸,怎能不怒!

    朱长青头上的冷汗都要下来了,如果真的打起来……

    他咬了咬牙,默默地对战士们打了个手势。

    顿时,夏薰就看到这些人移动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

    这些士兵,居然选择跟这支幸存者队伍一起行动?

    就在这时,琴教授的女儿琴南南忽然挣脱,跑到了江竹影旁边,小脑袋从她身后探出来,坚决地说道:“我不跟你们走了?!?br />
    夏薰顿时愣了,这小女孩忽然来这么一下,将她的所有思路都给打乱了。

    这是主动送上门给这些幸存者当了人质,真要打起来,能怎么办?

    夏薰看了江流石一眼,这幸存者有恃无恐,是不是就是因为这点?

    在护送路上,这些科学家对这些护送队伍产生了信任感,所以不会配合他们的工作。

    “我为刚才的话道歉。请你们让科学家们跟我走?!毕霓顾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