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朱长青愣了一下,立刻在对讲机里说道:“全体警戒!”

    “你们是星城基地市哪支部队的,奉了谁的命令?我得到的命令是必须将科学家们护送到星?;厥心?,在此之前我不会将他们交给任何人!”朱长青说道。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让你们将科学家转交给我们?!蹦侨死浔厮档?。

    “这些人,不是星?;厥械??!比较в窈鋈凰档?。

    她一直在感应说话的那人,她可以确定,这些人并非是来自基地市的军队。

    江流石立刻将冉惜玉的判断,告诉了朱长青。

    朱长青惊了一下,出现在星城的军队,不是星城基地市的?

    “我需要先请示一下,反正我们不会离开星城,你们不用这样堵着,会影响科学家们的情绪?!敝斐で嗨档?。

    “呵呵,请示?先不说你怎么请示的问题,你根本就没必要请示,你们来到了星城,就要遵守我们这边的命令?!币幻┳啪?,外面套着一件皮衣的三十来岁男人,正站在窗口注视着车队,同时冷冷地说道。

    作为军队的人,他非常清楚,现在的通讯手段都已经瘫痪,连两个基地之间都要通过广播来联络和交换信息,这支来自中海安全区的车队出现在这里,根本就是孤立无援。

    这些人根本不上当,朱长青脸色一沉,知道对方已经撕破脸了。

    “强行突破?!敝斐で嘁Я艘а?,说道。

    命令下达后,军用越野车忽然加大马力猛地调头,同时枪口从车窗探出,对准了挡在后面的两辆军车。

    对方也没有想到这支车队的反应这么果决,当然他也不会知道,这支车队里有一名精神系异能者,能够感应到他的情绪变化。

    砰砰砰!

    军用越野车直朝着两辆军车开去。

    而这时,那皮衣男也下令了:“开枪!打他们的车胎!”

    顿时,密集的枪声一下子响了起来,朱长青气得青筋都突起了。

    这些人居然真的敢开枪,要知道,车上还有科学家们!

    “继续冲!”江流石在对讲机中说道。

    同时他对影说道:“我们继续往前开?!?br />
    中巴车原本在军用越野车的后面,但现在,军用越野车掉头往来路冲去时,中巴车却猛地发出了引擎的轰鸣声,从两辆军用越野车中间冲了过去!

    原本这辆中巴车,在这些人眼中最不起眼,这种车辆,多半都是作为生活用车,但是现在,这辆车却忽然迎着枪口和子弹,就这么冲上来了?

    皮衣男愣了一下,见过找死的,但是这么上赶着找死的,还真是少见。

    “正好,把这辆车的车胎打爆!”皮衣男命令道。

    砰砰砰!

    这中巴车的车型很大,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简直就是个立着的靶子,好几颗子弹,立刻就打在了中巴车的轮胎上。

    高速行驶下,车胎忽然被打爆,对车辆来说是很危险的,皮衣男似乎已经看到,这辆车冲进旁边的店铺里,或者直接撞墙时的情景了。

    然而,中巴车的轮胎,已经是经过升级后的防弹轮胎了!

    子弹打在车胎上,对中巴车根本就没有影响!

    皮衣男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中巴车继续往前冲来,他还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这辆车车顶那个奇怪的飞碟内,一根长长的枪管伸了出来。

    顿时,一股强烈的生死?;?,一下子笼罩住了皮衣男!

    他浑身汗毛直立,几乎是本能地往旁边一翻滚。

    砰!

    一股温热的液体,溅了他一脸!大量的玻璃碎片,也洒落一地。

    噗通!

    皮衣男眼睁睁地看着,刚刚站在他后方不远处的一名士兵,脑袋完全爆开,无头尸身被打到了屋子的角落,重重地撞在了墙上,新鲜的血液几乎将半边屋子的墙壁都染红了,四处飞溅。

    卧槽!

    这名皮衣男感觉,自己的头皮都炸了!

    他所在的窗口,用的是反光水银玻璃,里面可以看见外面,而外面却是看不见里面的,在对话时,他也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隙,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

    可是中巴车内的这名枪手,他的子弹,怎么跟长了眼睛似的,直接冲着自己就来了!

    皮衣男非??隙?,中巴车枪手刚才那一枪,要爆的,就是自己的脑袋!

    “他躲开了?!比较в袼档?。

    “嗯?!苯魇谀院V杏α艘簧?,心中有些可惜。

    那名男子是这群军人的指挥者,杀了他就能少很多麻烦了。

    然而那男子也是一名异能者,对于危险,他也有非常强烈的感应。

    砰砰砰!

    其他躲在窗口后面的人,可就没有皮衣男那么好运了,他们并不是异能者,没有那样的危险感知。

    中巴车顶着射击不断前冲,而江流石则一次次地扣下了扳机。

    碎裂的玻璃上,混合着鲜血,这些人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皮衣男眼睛都红了,他连忙下令:“所有人离开窗边,隐蔽起来!”

    “妈@的,这人是不是有透视眼!”皮衣男怒骂道。

    他们在收听到中海安全区要护送科学家过来的消息后,就一直在这附近蹲守,原本他以为,这支车队前几天就应该到了才对,结果直到今天这车队才出现。

    从中海到星城虽然远,但也不需要这么久??!这尼玛是一路游山玩水过来的吧!

    而蹲到这支车队以后,皮衣男原本以为己方守株待兔,这次的任务完全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没想到,那辆中巴车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可怕的枪手!

    不过随着手下的士兵都隐蔽起来,那名枪手的恐怖枪法失去作用,皮衣男也迅速镇定了下来。

    这人的枪法虽然可怕,但刚刚是因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有了准备以后,也就没那么吓人了。

    他们设置了路障,人数是这支车队的两三倍,全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而他们还有几名科学家作为掣肘,根本不是己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