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幸存者,他们已经完全惊呆了。

    他们面对这些尸群,和那只变异熊,逃命都来不及,结果这辆中巴车,却是主动去攻击,去挑衅,最后还赢了!

    轰!

    中巴车从尸群里加速了冲了出来。

    “嗬嗬嗬!”

    尸群跟在中巴车后,疯狂地追赶着。

    看到这些尸群如同受到了刺激一般,速度变得更快,这些幸存者们先是一怔,接着看着迅速接近的尸群,也是头皮一阵发麻。

    “草!这中巴车干嘛朝着我们就过来了!”一名幸存者大骂道。

    中巴车带着浩浩荡荡的尸群,直直地就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来了。

    这些幸存者,他们想利用叶县来帮助他们摆脱丧尸和变异兽,而江流石他们,目的地也正是叶县。

    两辆幸存者的车辆,连忙将油门踩到底,发疯似的加速,然而他们眼睁睁看着,那辆中巴车从后面越来越接近,最后从他们旁边就超了过去。

    “等下!等下??!”幸存者们都在大喊。人的心理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在逃命的时候,有人跑在自己后面,就会稍微镇定些,但如果自己被超过,成为了垫底的,顿时就会恐慌。

    他们的战斗力不及这辆中巴车,防御力也不及这辆中巴车。中巴车无所谓丧尸,但他们却是很畏惧的。他们的油门狂踩下去,但还是追不上中巴车。

    狂奔了几分钟后,后方的尸群渐渐被甩下了。

    那些幸存者们这才松了口气,李军望着前方的中巴车,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们是不是要去叶县???”

    这个方向,只能是往叶县去的,如果要去江北,应该直接走另一条路,而不是绕这么一圈。

    “如果他们要去叶县的话,我们可以同路??!”李军有些兴奋地说道。

    其实这里距离叶县,已经不算很远了,同不同路的,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这群幸存者,还有他们的中巴车,都太强了,李军有心套下近乎。

    “等等!等等??!”李军直接把手伸到了方向盘上,狂按喇叭。

    “等等!”同时,李军不断发出大喊。

    而这个时候,那辆中巴车终于停了下来。

    “一直按喇叭,真是吵死了,他们到底要干嘛?”江竹影很不爽地说道。

    他们主要目的是解决麻烦,而不是救这些幸存者,他们算是跟着沾了光。

    沾光就已经算他们幸运了,还这么追着做什么?

    那喇叭声,听着就刺耳,还可能会将已经甩掉的丧尸又给引过来。

    看到中巴车停下,李军心中一阵激动,连忙催促着开车的幸存者加快速度追了上来。

    车还没有停稳,李军就连忙下车了。

    “你们想干嘛?想打架?”江竹影将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皱着眉头冷冷地问道。

    说着,江竹影的眼底就闪过了一道银白色的细小电流。

    在服下一枚进化结晶后,江竹影现在也即将突破到二级异能者了,她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她表现出杀意的时候,光是接近她,都会让人的皮肤传来刺痛感,头发竖起,整个人不自在。

    此时的李军就有这种感觉,他立刻想起了那张覆盖了整只变异熊的电网,那要是套在人身上,瞬间就能把一个大活人给电熟了。

    “好呛……”李军吓了一跳,原本看到江竹影第一眼时,还挺惊艳的,没想到这美女脾气这么大。

    “美女别误会,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崩罹β冻隽诵θ?,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主要是想感谢你们一下?!?br />
    感谢?哪有按着喇叭来感谢的。

    江竹影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说道:“这样???我知道了,再见?!?br />
    眼看着江竹影就要关上窗户,李军赶紧说道:“还有一件事!请问一下,你们是要去叶县吗?”

    江竹影更不耐烦了,他们去哪儿,跟这些人有什么关系?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也要去叶县,我跟叶县那边,比较熟悉,可以给你们带个路,介绍一下?!崩罹档?。

    这辆中巴车,他以前都没听过,估计不是这附近的幸存者小队。如果这片区域内有这么牛逼的中巴车,这么强力的幸存者小队,他早就该听说了。

    而江流石在对中巴车重新喷漆以后,就把车牌给取掉了。

    所以李军看着这辆车,猜测这支幸存者队伍,并不是在江北地区活动的。

    看到江竹影还是一副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李军也有些无语了,这些幸存者,还真是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自己有点实力,就目中无人了。

    “美女,叶县这个地方可不简单的,那里成立了一个王国,修了城墙,还建造了宫殿,那里的皇帝,我认识?!崩罹档?。

    一听这话,江竹影忍不住就笑了??吹蕉苑秸飧弊孕怕?,还有点小得意的样子,江竹影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们关系很好吗?”

    “那当然!”李军拍着胸脯道。其实他跟孙老大根本不熟,只是认识而已,但是能在这些幸存者面前表现自我价值的时候,适当吹点小牛也很正常。

    就在这时,另一扇窗户也打开了,露出了一个人影来。

    他抱着散发着冰冷光泽的狙击枪,穿着一件休闲的黑色卫衣,看上去很随意的样子。

    这个人露面的瞬间,李军先是关注到了他的狙击枪,然后看向了他的脸。

    这个枪手真是爽了,居然用狙击枪!

    然而在看清枪手容貌的瞬间,李军就呆住了。

    怎么会是他?!

    江流石有些无语,江竹影性格有些恶趣味,看到这种装逼吹牛的人,就想恶作剧一下。

    其实在江流石看来,跟这些幸存者有什么好说的。

    江流石打开车窗,正想说两句将这人打发走,就在看清对方以后愣了一下。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而这时,李军已经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指着江流石,说道:“你不是江流石吗!”

    末世后的江流石,跟末世前几乎没什么变化,发型修剪过,脸洗的干干净净,身上也穿着非常崭新干净的衣服,还坐在这么安全的车里。

    就连李军都有种,末世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乍一看到熟人,而这个熟人跟末世前没有区别,这种感觉,确实很让人怀疑现实。

    而江流石则又怔了一下,还真认识?

    他想了想,问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