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车一路呼啸着,冲出了中海安全区!

    从冲进楚重山的别墅,到冲出小区,江流石只用了很少的时间。

    在刚刚那些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更是直接下令冲出去,不给他们过多考虑的余地。

    而出了小区后,冉惜玉立刻将精神领域展开到了最大。

    “十点钟方向和三点钟方向都有大批人马赶过来……”冉惜玉的声音,不断在江流石脑海中响起。

    刚才赶来的那些人,都是距离最近的,住在其他别墅里的军委,将军,以及他们的卫队。

    这些人,他们和楚重山,并非铁板一块。

    但楚重山经营多年,他还有警卫队和纠察队,等那些人赶过来,那中巴车可能就会陷入泥潭了。

    所以,江流石采取的策略,就是快!

    从他们得到消息,到赶过来拦截,江流石已经抓住了这之间的空档,在他们未能形成包围圈之前,从缺口冲了出去。

    “什么人!”

    大门处的守卫,他们刚看到车辆过来,就已经眼前一昏,精神一阵恍惚了。

    等他们回过神来时,中巴车已经通过了大门,离开了中海一区……

    偷偷潜入,全身而退!

    这一夜,注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震惊!

    短短几分钟,中海安全区的权力格局,就要面临重新分配了。

    离开中海安全区后,中巴车又开出了一段距离,然后在一条街道上停下了。

    这条街道,此时看上去空荡荡的,两边的店铺玻璃门,都已经残破,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骨骸,以及散落一地的杂物。

    不过此时,这条街道上,几乎看不见丧尸。

    中巴车忽然在这里停下,而楚重山则面如死灰地望着眼前的街道。

    “出来!”

    车门打开,楚重山被江流石拖到了车外。

    “你要杀要剐,就快点?!背厣胶芄夤鞯厮档?。

    他怕死,但是在江流石面前,他不想低头。

    “你想用定时炸弹杀我,杀我妹妹,杀我队友,然后想简简单单地死?没那么便宜的事?!苯魇档?。

    楚重山的双手被绑着,江流石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上了中巴车。

    “你干什么?”楚重山愣了一下。

    当看到中巴车的车门关闭时,望着车门后的江流石,楚重山忽然有了一丝十分可怕的预感。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汽车喇叭声,忽然响起。

    这个声音出现在这条死寂的街道上,格外地刺耳!

    而在这个声音响起后,仿佛又出现了一两秒的寂静。

    紧接着,楚重山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嗬嗬!”

    这如同野兽从喉间发出的低吼声,让楚重山几乎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他慢慢转过身去,从街道的拐角处,猛地冲出了几只丧尸!

    这些丧尸,一个个身上脏兮兮的,满是血浆,他们的面容虽然还是人类,可是血红色的双眼,狰狞扭曲的表情,还有极其敏捷疯狂的动作,都令人不寒而栗!

    看见楚重山,这些丧尸的眼神中,更是迸发出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渴望!

    看到这些丧尸朝着自己狂奔而来,楚重山内心的恐惧,终于被引爆了。

    他发疯似的冲向了中巴车,充满恐惧的脸贴在了车门上,盯着车门后一脸冷漠的江流石:“杀了我,你杀了我,不,不?。?!”

    刷的一下,他被一把扯离了车门,紧接着,一抹鲜血溅到了玻璃上。

    “走吧?!苯魇栈亓耸酉?,说道。

    叶县。

    等待在此地的朱长青,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他知道,江流石回中海去找楚重山算账,但中海安全区有军队把守,楚重山更是住在核心地带,江流石回去,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朱长青除了等待,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现在在这里,距离星城基地市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没有了江流石和他的小队,朱长青也不敢继续前进。

    一些老兵,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怨言。既不能走,又不知道江流石他们的情况,他们都觉得,江流石实在是太冲动了,完全不顾全大局。

    琴教授母女倒是没什么,那两名教授在得知情况后,也有些愁眉苦脸。

    朱长青每天打开广播,关注着中海安全区的情况,他担心,可能会听到江流石小队被抓捕,或者被击毙的消息。

    他在广播里,也听到了关于虫巢的消息,知道自己的上司,张老将军,亲自带着军队,前去剿灭了。

    朱长青跟着张老将军的时间,也不短了,张老将军这么大年纪,前往虫巢这么危险的地方,他的老对头楚重山,肯定在其中下了绊子。

    听到这个消息,朱长青也希望,江流石能杀掉楚重山。不过他也知道,那太难了!

    希望江流石见到事不可为,能够放弃。

    “今日消息,在中海安全区抗击尸潮的战斗中,中海安全区军事委员会委员,楚重山将军壮烈牺牲!他……”

    收音机里,再次响起了广播声!

    后面的话,朱长青都没有听清,他听到壮烈牺牲四个字,就已经猛地站了起来。

    “我靠!”

    在一旁检查整修车辆的几名老兵,都被朱长青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

    “怎么了队长?”

    有人看向了他面前的收音机,连忙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朱长青愣愣地看着收音机,呆了两秒才吼道:“是江流石!”

    在场的人,顿时都是心脏直往下沉!

    果然跟江流石他们有关!

    “怎么样了?”一名战士,不安地问道。

    朱长青一拍大腿:“他杀了楚重山!”

    这些老兵,原本都是一脸苦色,一听这话,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紧接着,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极为震惊的神色。

    江流石,石影小队,杀了楚重山?!

    楚重山是什么人,他们都很清楚,江流石是怎么做到的?!

    “我靠!我真是……”朱长青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设想了各种最差的结果,但是独独没有想到,江流石会成功!

    “广播里这么通报,那肯定是不会明面上追究江流石了,他应该会很快回来的。等他回到叶县,我一定要好好问问!”

    至于楚重山……

    “他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