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们只看到楚重山。

    “怎么办?楚委员在他们手上?!本蓝映げ恢栏萌绾问呛?,这种情况下,总不能硬来。

    他是楚重山的下属,楚重山出事,他不管是出于身份还是出于职责,都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比起这些,当然还是将楚重山救下更重要。没有了楚重山,这名警卫队长就没有了靠山,他现在负责的这么重要的职位,还会留给他?

    “石影小队,江流石!你这是要做什么,赶紧将楚委员放了,免得铸成大错!”警卫队长大喊道。

    黑夜中,江流石的冷笑声十分清晰:“放了?那我不是自寻死路?!?br />
    “你现在这样,才是在自掘坟墓!”警卫队长喊道。

    他看向旁边的两名军委委员,其中一名军委委员,也说道:“江流石,你这是在玩火!快点放了楚委员,趁着事情还不晚!”

    江流石无动于衷,楚重山在他手上,周围虽然都是枪口,却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

    潜入中海安全区,几百里袭杀楚重山,怎么全身而退,江流石怎会没有考虑过。

    “我在这么危险的时期,穿过尸潮前往星城基地市,是带着任务去的?;に腿蒲Ъ?!而楚重山派人来暗杀我,用上了定时炸弹!”

    江流石大声说道:“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从半路回来!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楚重山他自找的!”

    听了江流石的话,楚重山瞪大了眼睛。江流石这么说,等于是说,自己为了报一己私仇,连三名科学家都一同当做了目标!

    果然,江流石这话一出口,楚重山就感觉,周围投来的看自己的视线,都有些不一样了!

    他张嘴想说什么,然而刚被揍了一拳的他,说话都不清楚!

    而听到江流石提到科学家,那两名军委委员,更是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彼此对方的眼底,都看到了凝重。

    三名科学家和江流石同行,现在江流石回到了中海安全区,那些科学家呢?

    军方现在,根本无法和朱长青取得联系,他们根本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三名科学家,对于军方来说,那是极其宝贵的财富。

    这三名科学家在江流石手中,他们更不敢将江流石怎么样了。

    楚重山的心直往下沉,这江流石,他根本有恃无恐!

    而这时,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

    这样军用越野车的车牌,在场的人没有不认识的。

    这是中海安全区,军事委员会,方主席的车!

    在听到动静后,方主席就已经赶过来了,而在路上,就已经有人通过对讲机,将这边的情况,都汇报了。

    车门打开,方主席黑着脸走了下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辆中巴车,以及作战室窗口,脸都快被挤变形的楚重山。

    对于楚重山的性格,还有一些小动作,方主席心知肚明!楚重山做了什么,他不用想都能猜到。

    方主席看着中巴车,心里也是有些咋舌。

    胆子真大!

    穿过尸潮,回到中海,只为杀人!

    对于江流石,方主席了解得不少,让他护送科学家,就是张老将军向他力荐,经由方主席点头同意的。

    对江流石,以及石影小队,方主席其实是很欣赏的!

    作为军事委员会的主席,方主席其实对这种时刻的权力斗争非常反感。但人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却不可能左右他人的思想。

    方主席身在局中,也不得不和这些纵横交错的关系打交道。楚重山之前针对张老将军,中饱私囊那些事,他都当做没看见了,但是这次,却是楚重山自食其果。

    “影,开车!”

    江流石忽然下令道。

    随着江流石一声令下,影猛地踩下了油门。

    嗡!

    静止状态下的中巴车突然动了起来,发出了如同超级跑车般的引擎声。

    中巴车猛地转向,直接朝着小区的出口,就冲了过去!而这个方向,正是军委主席,两名委员,以及警卫队长所在的方位!

    看到中巴车亮起刺目的车灯直冲而来,警卫队长的神色大骇,太疯狂了!

    “快,拦住他们!”警卫队长大喊道。

    可是这中巴车全速冲过来,怎么拦?

    动枪动炮,当然可以,但楚重山的脑袋,就堵在作战室的窗口上!

    “放他们走!”方主席吼道。

    “还有三位科学家,在他手上!”

    方主席说着,这中巴车就已经冲到了跟前!

    而方主席手下的人,包括那名军委也一挥手,让自己带来的人,全都闪到了一边,给中巴车让出了道路!

    嗡!

    看到中巴车从他们面前直接冲过,警卫队长已经傻眼了。

    一支幸存者小队,潜入中海安全区的核心地带,抓走了一名大员,还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看着迅速冲向大门口的中巴车,方主席的神色,十分复杂!

    对科学家安危的顾忌,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因为,楚重山如此危险,他也许……不该再留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今天放走了江流石,他们以后,就再也看不到那名楚委员了。

    随着中巴车迅速接近了小区大门,楚重山的脸色,惨淡如死灰!

    自己竟然被放弃了!

    他一直都在算计别人,可是没想到,最后他也会因为这一点,而命丧黄泉。在刚刚那一瞬间,方主席什么都没有做,另一名委员,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什么话。

    他们也巴不得自己去死!

    楚重山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仿佛失去了,他纵横一生,没想到像是游街一样丢尽了脸面,还在这些人的期待中,走向了死亡。

    什么漫长的寿命,权力巅峰,左右他人的生死,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别忙着在那回首你的一生了,站稳一点,还得靠你当通行证出中海安全区?!?br />
    从背后传来江流石的声音,楚重山身体一晃,“哇”的一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没有早点不顾一切的,杀掉江流石!

    是江流石,毁了他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