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重山坐在椅子上,他死死地盯着走进来的江流石,面如土色。

    他真没想到,自己身为中海安全区的军委大员,竟然被一个幸存者杀到了自己家。十几个守卫,连两个人都打不过。这江流石,无论是胆量,还是身手,都堪称可怕!楚重山纵横几十年,也没见过江流石这么胆大包天的人。

    但楚重山不愧手握重权的大佬,到了这种时候,他还能压住怒火和恐惧,镇定地说道:

    “这真是楚某人小看你了。你胆子很大,居然能偷袭到我家里,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br />
    “不过你跑到中海安全区来,暗杀一名军委委员,你觉得自己还能活着走出去吗?”楚重山说道。

    楚重山推测,江流石是作为幸存者队伍混进来的,但进来容易,出去呢?

    这里的枪声,恐怕吸引了警卫队过来了。

    就在这时,冉惜玉的声音在江流石脑海中响了起来:“江哥,有很多人正在靠近?!?br />
    江流石看了楚重山一眼,楚重山这时已经彻底镇静了下来:“你杀了我,你自己,还有你的队伍,都要给我陪葬。不如我们谈个条件,如何?”

    听到楚重山大垮垮地跟自己谈起了条件,江流石笑了笑。

    他将一把椅子拉了过来,坐在了楚重山面前,盯着楚重山道:“哦?你打算买你自己的小命?”

    “只要你……”

    嘭!

    楚重山话音未落,江流石就突然跳起,一脚狠狠地踹了上去。

    一声惨叫,楚重山和老板椅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真是摔得楚重山头晕眼花,被踹击到的腹部更是像被一辆卡车迎面撞上了一样。

    楚重山已经快六十岁了,要不是他以权谋私,喝了进化结晶泡的水,江流石这一脚就能要他半条命。

    但即便如此,这感觉也极不好受。楚重山挣扎着爬起来,张嘴咳嗽了几声,然后就“哇”地吐起了酸水。

    “两次三番,对我下手,这次还找人用定时炸弹对付我!你这条命,就是把你的身家全部拿出来,我也要你的命!”江流石走到了楚重山面前,冷冷地说道。

    楚重山看到了江流石的脚停留在自己面前,他一边咳嗽,一边抬起头来,然而刚一抬头,他就看见江流石伸出手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然后将他提了起来。

    看到楚重山脸色苍白的样子,江流石面无表情地说道:“楚委员,你真狼狈?!?br />
    楚重山双眼圆睁:“小兔崽……??!”

    他的嘴上,重重地挨了一拳!

    嘴角破皮,楚重山眼冒金星,嘴里一片血腥味。

    他剩下的辱骂,也全都咽了回去!

    江流石冰冷且厌恶地看着他:“你可以再嘴贱试试?!?br />
    看到江流石的眼神,楚重山的心底,终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的身份地位,对江流石来说根本连屁都不算一个。

    这时,江竹影已经将地下室的柜子都打开翻了一遍。

    一颗进化结晶,以及五颗一级变异晶核,还有一些变异兽肉,一把手枪,不少子弹。这些都被江竹影塞进了一个袋子里。

    看到这一幕,楚重山肉疼得心脏都揪起来了,进化结晶和变异晶核,虽然不多,但却是他积攒起来的。楚重山在军队当中,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争权夺利,消耗也大。

    这些,都属于他的个人用品。

    “你怎么这么穷酸?”江竹影无语地瞪了楚重山一眼。

    听了江竹影的话,楚重山更是差点吐血。

    “江哥?!比较в竦纳粲窒炝似鹄?。

    “来了?!苯魇氐?。

    夜色中,十几辆军车,以及许多跑步前进的警卫队,快速来带了中海安全区的别墅区。

    他们迅速地包围了楚重山的别墅周围,巨大的爆炸声和枪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但现在,别墅黑洞洞的,里面则是寂静一片。

    两名住在附近的军委委员,也匆匆赶来。

    “停!”一名军委委员,让军队停在了百米开外。

    “楚委员怎么样了?”他们问道。

    “在里面,具体情况不知道?!币幻蓝佣映ち⒄卮鸬?。

    另一名军委委员皱着眉头看了这警卫队长一眼,怒声道:“居然出这种事情,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这名警卫队长也是心里苦,他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察觉到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把负责看门警戒的战士都叫过来问了,结果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的。

    现在只知道,是有一辆车开进来了。

    但是车呢?

    就在这时,伴随着嘭的一声,一团巨大的黑黢黢的影子,从别墅里冲了出来。

    这名委员也顾不上质问这名警卫队长了,这一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嗡!

    这个巨大的影子,停下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定了这个影子。

    这是……

    “中巴车?”

    “这车很眼熟?!?br />
    “这不是江流石的车吗!”

    军队里,有不少人都听说过江流石的中巴车,还有人见过。

    光是中巴车,还能说没什么特点,太常见了,可是车顶那如同飞碟一样的作战室,却是不可能模仿的。

    “原来是他!”那名军委委员神色一变。

    这名委员知道,江流石杀了楚重山的儿子,而楚重山,也曾经派出纠察队,为难过江流石,双方之间,有很深的过节。

    但江流石,他不是护送科学家到星城基地市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别墅被撞开的大洞,更是让人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这是怎么做到的?

    而这时,在作战室内,出现在了楚重山的身影。

    他被绑着,脸被按在了作战室的射击口处。

    在众目睽睽之下,楚重山狼狈不堪的样子,不仅被那两名军委委员看见,还落入了这么多士兵的眼睛里。

    甚至楚重山还一眼认出,其中一名军委委员,和他之间也有着权力之争。

    而这时,江流石的声音响起了。

    “楚重山派人杀我,我的目标,只有他一个!放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