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电流流过全身,在陈彪身后,这一男一女两个异能者全身痉挛,口吐白沫,突袭,加上实力上的差距,根本让他们没有反抗之力!

    “呯!呯!”

    在全身痉挛时,他们又听到两声枪响,胸口的鲜血像是妖艳的鲜花一样绽放开来,接着……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轰??!

    失去控制的军用越野车重重的撞在岩壁之上,车头严重变形,发动机已经冒烟。

    “解决了!”

    江流石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那三个死者,其中一个,他隐约有些印象,是当初跟楚重山独子身边的人。

    “影,开车,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到中海一区!”

    ……

    ……

    此时,在中?;?,军部所在大楼中,八名军委,围坐在一张椭圆大桌旁边,这大桌之上,摆着一座精致的沙盘。

    沙盘的正中心,用城墙围起来的一片区域,正是中海安全区,而在中海安全区四面八方,则是一片片的灰色地带,这些灰色地带,都象征着尸海!

    而在尸海的深处,赫然有一个红色骷髅头标记的地点,看起来触目惊心。

    “啪!”

    一个银发老者,一掌红色骷髅头标记上,沉声说道:“诸位!对我中海安全区威胁最大的蚯蚓兽,它们都来自于一个母体,而这母体兽,应该就藏身在这里了!这是我们整整一个侦查连队,用命换来的情报!”

    银发老者身穿笔挺的军装,一头银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他说这些的时候,带着一丝沉痛之色。

    蚯蚓兽,也是最近才定下的名字,早在江流石离开中海安全区之前,蚯蚓兽就曾经大规模爆发过一次,它们从地底钻出,在中海一区和中海安全区之中肆虐,毁坏房屋,杀死居民,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和极大的恐慌。

    军部紧急调集军队,对蚯蚓兽进行围剿,这些蚯蚓兽虽然力量巨大,但面对自动步枪,还是很快就被打成了烂肉。

    可是……最可怕的是,这蚯蚓兽似乎源源不绝,一波袭击之后,每隔了十天,就会再发生一波袭击!

    中海安全区倚仗厚重的城墙,高射机枪、火炮、火箭车,并不惧怕来自于外面的尸潮攻击,中海安全区最怕的,就是来自于内部的袭击。

    火箭车、火炮这些重型武器,根本没办法向城内开火。

    现在,军部大楼附近已经在地面上紧急浇筑了混凝土,倒是不怕蚯蚓兽的攻击,但军部建筑材料有限,其他地区根本照顾不到。

    蚯蚓兽从地里钻出来,每次都会选在深夜袭击,哪怕中海的军队全天二十四小时巡逻,也会在每次袭击的一开始就折损大量的战士和居民!

    连续几次下来,中海安全区的居民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恐慌,很多人深夜都不敢睡觉,全天处于疲惫状态。

    睡不好,抵抗力自然差,加上饥饿、缺少绿色蔬菜等等诸多原因,这些天中海安全区因为生病而死的人也大大增加了。

    最可怕的是,因为蚯蚓兽的屡次袭击,让中海安全区地下的土质出现了很多孔洞,导致这些天发生了好多次地面塌陷的事故,主干道都断了!

    再这么下去,中海安全区就会被这蚯蚓兽给拖垮了!

    于是这些天来,中海军部派出了大量的侦查人员侦查四周,终于慢慢摸清了蚯蚓兽的来源。

    他们发现了蚯蚓兽的母兽,并在红色骷髅头标记的地点,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这是一个天然溶洞,但是溶洞之中,却有被巨虫开凿过的痕迹,蚯蚓兽的母兽,应该就隐藏在这溶洞之中!

    当时侦查人员,就将手雷扔进了溶洞之中,然而这溶洞内部的构造十分复杂,蜿蜒弯曲,手雷爆炸根本没能伤到这头母兽。只是当天晚上,蚯蚓兽再次爆发,似乎是来自于母兽的报复。

    这让军部头疼不已,端掉这个蚯蚓兽母兽巢穴,已经势在必行!

    可是在尸潮之中,攻击这个母兽巢穴,必然会付出巨大的牺牲!

    “依我看,这个任务,让张委员的第三军团执行最合适,张委员手下的第三军团,都是野战军出身,军团的特编小队之中,还有很多实力强大的异能者,再高额悬赏,征召一些异能者小队,那么灭掉这个母兽巢穴,应该也不算难,这可是拯救整个中海的大功一件!”

    开口的是楚重山,他说话慢条斯理,双手按在桌面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嗯???”张委员眉头一皱,“楚重山,你什么意思?让我的三军一支队伍抗下整个任务,你的第六军呢?留在家里带孩子??!”

    张委员毫不留情的讽刺道,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执行这个任务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对军部领导而言,末世中什么最重要?不是军衔,而是手底下的人!

    管你将军、大校的,你有一个营的兵,你就是一个营长,你有一个师的兵,那你就是一个师长!

    可是一个师长,要是在一次任务中,手下部队折损光了,那你这师长就名存实亡了,在这末世中,可没有什么职位调动,谁会把自己的兵给你带?兵也不会听你的!

    就比如这中海军区委员会的人,个个都是靠手下的兵撑起来的位置,没有哪一个是虚职!

    所以这次剿灭蚯蚓虫巢的任务,说是大功一件,其实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都不愿意接。

    楚重山一直跟张委员不合,在这场军事会议中,楚重山当然就想让张委员的人顶在前面,他们都折损了才好了,如此一来,张委员就要被踢出军事委员会了!

    “张委员,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楚某人手下的兵虽然也不少,但大多数是武警和纠察队,他们的本职工作就是维持治安,?;ぶ泻0踩?,你让武警和纠察队的人,去冲锋陷阵,那是让他们去排着队送死,怎么可能比得过你们野战军?”

    楚重山冷冷一笑,不急不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