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计划失败,陈彪三人立刻撤离,他们知道,冉惜玉的精神异能非??膳?,而有了冉惜玉的配合,江流石就能一直追杀他们。

    但是回中海的路,只有一条,陈彪三人从叶县逃走后,全速开出了很远的距离。

    仅仅是这样,陈彪还不放心,他开着车,离开了主要公路,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山路。

    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路线,道路很窄,即便是在末世前,也不会有多少车辆经过。这条路,是给住在深山里的十几户村民用的。

    深入山区,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因为山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变异兽,而汽车的动静,很容易就能将变异兽引出来。

    但为了安全从石影小队手中逃脱,陈彪还是决定冒这个风险。没办法,江流石的那辆车,速度太快了,而陈彪驾驶的,只是普通的越野车。

    陈彪将车速放缓,尽可能安静地在山路上一路行驶着,直到开出两公里的范围之后,他才将汽车停了下来。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拿着皮鞭的女队员问道。

    陈彪拿出了一根烟来,想了想还是没点,他神色阴冷,沉声说道:“等!”

    江流石来追杀他们,但是只会追出一段距离,在没有结果之后,就算他再怎么愤怒,也不得不放弃。而冉惜玉的精神异能,也要消耗大量精神力,不可能一直持续。

    两名队员不说话了,他们也觉得,陈彪的做法已经是最谨慎的做法了。江流石就算猜到他们可能躲到了山里,但也不会为了追杀他们,而进山搜寻的。

    只能等了。

    ……

    陈彪很有耐心,无论是杀人还是逃脱,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在等待过程中,陈彪也在预估着石影小队的行动。

    他估计,以中巴车的速度,半小时就应该可以追上他们了。

    当江流石发现他们不知所踪时,一定还会不甘心地再追出一段距离。

    这个距离,可长可短,而陈彪,则足足地等了一整天。

    他们在危险的深山中,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哪怕晚间十分寒冷,也没有生火,整晚更是轮班守夜,每个人睡两三个小时。

    不过对于在末世中求生的幸存者来说,这样的片段式睡眠已经习惯了,不管是在荒郊野外,还是在城市中,没有人敢在怪物环伺的情况下安然入眠。

    第二天一早,陈彪才重新发动了汽车。

    “走!”

    这次的暗杀任务失败,让陈彪更进一步地认识到了江流石的棘手程度,等他撤回中海,向楚重山报告之后,再想办法。

    江流石要去星城基地市,只要还掌握着他的行踪,就还有别的机会。

    要杀这样的一个人,一次成功本就不易,但是他还有露出破绽的时候。江流石总不可能分分秒秒都在提防着从身边走过的人。

    陈彪这次失败了,但还有许多个“陈彪”,可以为楚重山效力。

    而为了杀掉江流石,这些时间,楚重山耗得起。

    江流石最大的错误,就是得罪了楚重山。

    陈彪小心地驾车回到了主要道路上,他一路行驶,听着动静,什么都没有发现,渐渐的,陈彪放下心来。

    他要抓紧时间,回到中海!

    而另外两名队员,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们来暗杀江流石,结果反过来被追杀。

    现在,更是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汽车在山路上行驶着,逐渐远离叶县,他们的心情也越来越放松了。

    这里已经距离叶县非常远了,他们安全逃脱了。

    当行驶到一个拐弯处时,一股巨大的生死?;?,却忽然降临到了陈彪三人的头顶!

    陈彪看着拐角处,感觉在拐弯之后,有一只凶猛的变异兽在等着他们。这种感觉,令他毛骨悚然!

    是变异兽?!

    陈彪猛地踩下了刹车,一把抓起了身边的步枪。

    和变异兽狭路相逢,只能战了!

    他对其他二人打着手势,他们分别拿好武器,悄无声息地下了车。

    陈彪三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只要抢占先机,先行击杀变异兽,问题就不大了。除非遇到的是二级变异兽,那就危险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拐角处,随后,陈彪贴在山壁上,伸出了头去。

    这一看,陈彪就如同被雷霆击中了一般,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他只感觉遍体冰凉,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会等在这里?!

    在弯道的那边,赫然停着那辆中巴车,车头正对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而在车顶的作战室内,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陈彪。

    这枪口,仿佛是在嘲笑陈彪。

    陈彪万万没有想到,江流石竟然会等在这种地方。

    在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后,江流石根本没有去搜寻他们,而是保持着高速行驶的状态,连续行驶了一天,超到了他们的前面,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了!

    陈彪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性,唯独没有想到这一个。

    谁也不会想到,江流石会这么疯狂,开出这么远来。

    从这个地方回中海,都比回叶县近了!

    等等……回中海?

    陈彪的脑海中,如同一道闪电闪过,冒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难道,江流石打算回到中海去?!

    他疯了吗???!

    然而陈彪的想法,就到此为止了。

    他在思索这些的同时,就已经快速反应,抬起了枪口。

    但,他怎么会有开枪的机会?

    “砰!”

    随着一声枪响传来,刚刚冒出头的陈彪,顿时就倒飞而出,温热的鲜血,喷溅了后面两人一脸。

    而后面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

    枪声?

    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枪声!

    这时,他们听到头顶的树杈间,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随即,他们的眼前闪过了蓝白色的电流,伴随着这铺天盖地的恐怖电网,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自电流间轻轻落下。

    “你们还真的会自己撞到枪口上啊?!鼻纹ど倥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