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县皇宫的后宫,这是孙老大平时享乐的地方,这里有一间三凤院,里面住了孙老大最喜欢的三个妃子,今天,孙老大正想在三凤院颠鸾倒凤一场。

    江流石得罪了军队的大佬,有军方收拾他,孙老大心情不错,他喝下一杯小酒,脱了裤子,正准备扑到床上好好的享受一番,就在这时——

    轰!

    一声爆响传来,差点让孙姓中年人阳@痿了。

    “皇上,怎么了?”

    三个妃子都是吓了一跳,这称呼是孙姓中年人让她们叫的。

    “没事,一颗??卣ǖ?,解决了一个讨厌的小臭虫?!?br />
    皇宫的主殿,距离后宫有一段距离,基地车冲破主殿大门,这冲撞声在孙姓中年人听来跟炸弹爆炸声类似——当然,要是军人的话,早听出这不是炸弹的声音了。

    “小臭虫?嘻嘻,是不是那个开中巴车的?那不长眼的东西,惹了皇上,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了?!?br />
    孙姓中年人虽然长得有点像劳改犯一样,但在这末世中,有力量才是一切,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孙姓中年人收罗来的女人虽然被困在宫里,但也算衣食无忧,她们很快适应了自己的身份,开始讨好孙姓中年人了。

    “不错,这叶县就是我的地盘,老子要谁死,谁就别想活!”

    孙姓中年人大笑起来,现在,那群人已经死了,按照和军方那些人的约定,孙姓中年人似乎已经看到了枪支弹药,变异兽肉等物资在等着自己。

    有了这些东西,他的日子,可就过得更滋润了。

    孙姓中年人觉得陈彪那些人,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杀一个人,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还说什么是为了确保成功。

    真是杀鸡用了牛刀。

    孙姓中年人忍不住摸了这妃子一把,正要扑上去,就在这时——

    轰??!

    第二声巨响,比刚才更响亮,孙姓中年人面色一变,他那东西这次真的完全软了。

    怎么搞的???

    孙姓中年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美人当前,孙姓中年人还是相当镇定的。

    “应该是二次爆炸,军方这些人,搞什么鬼!”

    孙姓中年人正说着——

    “轰!”

    第三次爆响,就在自己的身后,近在咫尺!

    “噼里啪啦!”

    建筑材料,碎裂的大门四散崩飞,孙姓中年人只觉的背后剧痛,狼狈的滚了出去!

    在床上的妃子,也是花容失色,娇躯颤抖。

    她急忙抓过一条被子裹住全身,以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孙姓中年人的身后。

    “这……这……”

    孙姓中年人爬起来,看向三凤院的大门,他整个人,都脸色死灰,像是看到鬼了一样。

    一辆金属怪兽一般的中巴车,已经冲破了三凤院的大门,就停在了自己面前十米远的地方。

    孙姓中年人,一眼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上的江流石。

    孙姓中年人整个人都懵了,军方的人不是要去杀他么?定时炸弹都准备了,还有四个异能者。

    又是埋伏,又是高手,以有心算无心,江流石是怎么活下来的?

    现在,江流石直接驾驶着中巴车冲进了他的宫殿,显然事情已经败露了,陈彪那些人,看起来牛逼哄哄的,怎么这么弱渣?

    孙老大一跃而起,与此同时,他脚下的碎石全部向他身上滚过来,他全身随即覆盖了一层岩石战甲。

    在孙老大身后,还有几个妃子,她们惊吓过度,但是看到孙老大一身岩石战甲的样子,她们却也松了一口气。

    她们并不知道军方参与杀死江流石的行动,只以为之前是孙老大手下谋杀江流石失败了。

    现在,孙老大本人亲自出马,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她们之前见过许多反对孙老大的人,被孙老大乱石砸死!孙老大的操控岩石异能,攻守兼备!

    碎石可以杀人,与此同时,他的岩石战甲却可以?;ぷ约?,那经过孙老大异能强化过的岩石战甲,甚至能够抵挡子弹!

    在她们看来,孙老大的实力深不可测。

    此时,江流石坐在副驾驶上,冷冷的看着孙老大。

    操控岩石的异能,倒是少见。

    就在这时——

    “呯!呯!呯!”

    远处响起了枪声,驻守皇宫后门的几个守卫这才听到声音,纷纷赶来,他们远远的就开枪。

    “什么人擅闯宫殿!找死!”

    “?;だ洗?!”

    这几个还不明情况的守卫争先恐后的要立功,一看到自己的手下来了,孙姓中年人又有了几分信心。

    他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出现在我五米以内,就是一个错误!”

    他猛然一挥手!

    飞石绝技!

    “咻咻咻!”

    三块尖锐的岩石,呈品字形飞射向江流石!

    他的飞石绝技,在十米之外威力和准头都会大大下降,但是三米以内,却比子弹的威力都强!一块石头打在普通人脑袋上,直接脑浆迸射!

    孙老大本想击穿中巴车的玻璃,砸死江流石,可是——

    “啪啪啪!”

    孙老大丢出去的石头,直接在挡风玻璃上爆碎开来,变成了一片碎粉,而江流石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他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向自己。

    防弹玻璃???

    孙老大心中一凉,这中巴车竟然改装成防弹玻璃了?

    这一刻,孙老大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他意念一动,身上的岩石战甲更厚,与此同时,他身前升起了一块十公分厚度的沉重石板!

    这样的石板,即便是狙击枪子弹都打不透!

    这时的孙老大,只剩下两只眼睛露在石板缝隙中,看着江流石。

    “妈的,这小子邪门了!”

    孙老大这个时候也害怕了,不过好在自己异能特殊,打不过还可以躲入地下。

    就在这时,孙老大看到,中巴车前面伸出了一根黑漆漆的圆管。

    这是……

    “轰??!”

    一声爆响,恐怖的气浪从这圆管中喷发出来!超音速气流瞬间形成音爆,一圈圆锥形的水雾以恐怖的速度被吹开,气浪所过,碎石像是子弹一般被射飞!

    当气浪袭来,孙老大面前十公分厚的石板,就像是被洪水冲过的土墙一般,直接坍塌!

    强大的气压让孙老大双耳鼓膜直接爆开,喷射出鲜血!

    “蓬!”

    孙老大的身体,像是被球棒击打的棒球一般高速倒飞出去,他全身岩石战甲碎裂,五脏六腑全碎,身上的骨骼断了七七八八!

    被碎石包裹的孙老大,就像是一只癞蛤蟆被人踩死在沙土之中,全身血液内脏和砂石混在一起,一片模糊!

    “我……”

    孙老大双目失神,仰望天空,血泡不断的从他嘴中冒出来,像是离开水后吐泡泡的死鱼一样。

    声音在离他不断的远去,他隐约看到了脸色苍白,全身发抖的妃子,看到了他倒塌的宫殿……

    自己就这么死了……一个照面下来就粉身碎骨,为什么他们这么强……

    如果早知道的话,自己怎会和陈彪他们合作……

    这是孙老大的最后一个念头,他就这样死在了自己异能召唤起来的岩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