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闫芳菲吓了一跳,她像是被火烧了一样,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呢???”

    在闫芳菲身边的狗腿子,也被吓了一跳,这女人发什么疯?

    “你们都没听见?”

    闫芳菲吃惊的看着周围,旁边一个人都没有,这间平房也依旧安静,两个狗腿子还在警戒四周,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

    “当然没听见了,我们的耳朵哪能比过你,你到底听见什么了?”

    两个狗腿子很不爽的白了闫芳菲一眼,这么大惊小怪的,无非炫耀你的异能么!

    “没听见……”

    闫芳菲手心发汗,她很清楚刚才那声音绝不是她用异能才能听到的细小声音,它太清晰了,好似直接响起在她的脑海中一样,让她感觉自己的一切秘密都被看穿了!

    “闫小姐,你到底还炸不炸了,那些人的衣服拿完了吗?赶紧干完活赶紧交差!”

    闫芳菲旁边的狗腿子不耐烦的说道,你有顺风耳了不起么,听到了什么你不会直说啊。

    “炸弹么?原来你手里拿着的是??仄?,??卣ǖ?,的确是一个好方法?!?br />
    那声音,又一次在闫芳菲脑海中响起,闫芳菲要疯了!

    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她拥有无与伦比的听力,任何人靠近,都不可能逃过她的耳朵。

    这个时候,躲在暗处的江流石已经面沉如水。

    ??卣ǖ?,对方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

    对异能者而言,如果直接举着狙击枪偷袭,因为直接针对,杀气最强,容易被发现。

    而用??卣ǖ庵侄?,再拉远距离,依靠闫芳菲的听力异能来发动攻击,散发出的杀气最弱,几乎不可察觉。

    包括影、李雨欣,自己和妹妹都没有发现,只有冉惜玉,因为她的异能已经经过一次进化,这才感觉到了似有似无的杀气存在。

    甚至连冉惜玉都不确定!

    这炸弹应该是孙老大派人安放的,但孙老大肯定弄不到??卣ǖ?。

    那么只可能来自于军方,军方的人,又故意采用这样不容易被发现的谋杀手段,显然对方知道冉惜玉的存在,有意想回避冉惜玉。

    综合种种,江流石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楚重山!

    只能是他!

    他已经搜集过关于冉惜玉的情报,但这份情报并不全面,只来自于冉惜玉的核电站一战,其实核电站那一战,冉惜玉最后并没有完全展现出她的异能天赋,主要因为那精神体变异怪物太诡异了,它竟然避开了冉惜玉的侦查。

    这使得军方也没有冉惜玉异能强度的准确情报,说到底,还是缺少一个衡量,别说军方,连江流石和冉惜玉自己,都不知道这精神异能到底能发挥到什么程度。

    ??卣ǖ娜肥呛鼙O盏陌瞪笔侄?,但还是被冉惜玉险之又险的发现了,加上自己足够小心,虽然只是一点可能是错觉的小问题,他也让人退出来,否则的话,一旦走进舅舅的房子里,那就真的后果不堪设想了!

    整个石影小队,会全军覆没!

    想到这些,江流石不是感到庆幸,而是感到愤怒。

    他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命,竟然是建立在一连串的侥幸基础上!

    “呯!”

    一声爆响,破旧平房的门锁直接被崩断!一柄寒光森森的三棱军刺,射穿了大门,直接钉在了墙上。

    “什么人???”

    两个狗腿子一下暴起,一把抓起身边的手枪,然而这一瞬间,原本阴暗的小屋亮起了炫目的蓝光,睁目如盲!

    “啊啊??!”

    两个狗腿子发出惨叫,他们的身体被强大的电流扫过,一个个全身抽搐,头发倒立,血管暴起!

    高压电流,瞬间让他们失去了反抗能力,而这时,江流石已经如鬼魅一般出现在闫芳菲的眼前。

    江流石一把抓住了闫芳菲柔嫩但却有些脏了的手,她的手上,抓着??仄?。

    “咔嚓!”

    一声脆响,闫芳菲的手骨直接被江流石拧断,闫芳菲发出一声尖叫——

    “??!”

    闫芳菲痛苦的摔在地上,原本有些姿色的容颜,已经在疼痛中彻底扭曲起来。

    “江流石,你……你……”

    闫芳菲全身抽搐,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她想不通,江流石为何不进门就能发现??卣ǖ?,又为何能找到隐藏在暗处的自己。

    “我们又见面了,竟然是你?!?br />
    江流石一手抓着闫芳菲的脖子,直接将她提了起来。

    被江流石掌控在手中,闫芳菲完全窒息,她奋力的挣扎,却也完全无法从江流石手中挣脱。

    这种恐惧感和绝望感,让她几乎崩溃。

    “砰!”

    闫芳菲身后剧痛,她被直接丢在了水泥地上,江流石力气极大,她身后的肉都摔得大部分淤青。

    她真的害怕了,但她还是心存侥幸的说道:“江……江同学,我都是被强迫的,我有异能……我……我可以……可以为你服务……为你做任何事……”

    在闫芳菲的印象中,中学时代的江流石近乎于透明,他的存在感极低,而闫芳菲,在中学时代却是骄傲的白天鹅,她不觉得自己比李雨欣逊色,既然李雨欣都可以跟在江流石身边,做江流石的女人。那么自己放下身份来,好好服侍江流石的话,那这个**丝一定有一种征服女神的满足心理。

    这些**丝,总是喜欢更多的女人,上学的时候就会想征服同校的女神,只要自己屈服,江流石多半会因为那可怜的自尊心得到满足,而好好待自己,让她过得不错,而在日后,她还有机会翻身!

    “你为我做任何事?”江流石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弧度。

    “是……是的,只要你吩咐的,我都去做,我……我只是想吃饱饭,有条活路……”

    闫芳菲断断续续的说道,然而江流石却轻轻的拔出扎在墙上的三棱军刺。

    闫芳菲眼皮一跳,脸色有些白,“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是脏了点,你让我洗……洗个澡……”

    闫芳菲觉得自己简直已经不顾一切了,可是她还没说完,冉惜玉出现在江流石的身后,轻声道:“江哥,她在撒谎?!?br />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苯魇媾攀种械娜饩?,神色冰冷。

    “就这么杀死她,太便宜她了?!?br />
    就在这时,江竹影哼了一声说道。

    闫芳菲听得心神发颤,她突然看到了门口的李雨欣。

    李雨欣轻轻的摇头,作为闫芳菲的同学,她怎么都没想到,在江流石舅舅一家安放??卣ǖ?,并且依靠异能起爆的人竟然是闫芳菲。

    作为同学,她不但要杀死江流石,也要杀死自己。

    “雨欣……救……救救我……”

    在闫芳菲心中,李雨欣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她知道李雨欣心软,她看向李雨欣的眼神中满是祈求之色。

    然而李雨欣却没有再看闫芳菲,末世的残酷,她早就领教过了,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少女了。

    眼看着李雨欣也不想救她,她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这个贱女人,不就是靠出卖自己的**,才过上了这样舒服的生活。

    这江流石,小人得志,就算有实力,得罪了军部,也一定是死。

    她在心中诅咒,几乎就要说出口。

    就在这时……

    咻!

    一道黑光闪过,江流石手中的三棱军刺,直接插入了闫芳菲的咽喉之中。

    “噗!”

    血光飞溅,闫芳菲捂着自己的喉咙,想要阻止不断流出的鲜血,然而她还是慢慢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