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先把屋子收拾一下,石头,你们先在车上休息一下吧?!备栈氐郊?,舅妈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今天对于她来说,太意外了,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苏涵也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江流石,相似的眉眼,让她渐渐的已经将眼前这个年轻人,和记忆中那个小男孩联系到了一起。

    在末世之后,苏涵和舅妈也惦念过江流石兄妹二人的安危,苏涵只知道,他们应该还在上大学……

    但现在再看江流石,开着房车,还能将他们的房子拿回来,这完全颠覆了苏涵对江流石的印象和猜想。

    苏涵有很多问题想问江流石,不过她同时也担心另一件事。

    “石头,你来叶县,是帮那个姓孙的做事吗?那个姓孙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无赖而已,你……”

    “放心吧涵姐,不是这样的?!苯魇档?。

    让他帮忙做事?那个姓孙的躲都躲不及。

    听江流石这么说,苏涵反倒更担心了。

    “那你是怎么让他们把房子退回来的?石头,这姓孙的,手段特别毒辣,为人狠毒,其实我跟妈不一定非要回家住的?!彼蘸S堑厮档?。

    末世之后,孙姓中年人的狠辣已经根植在苏涵心中了,她担心江流石会在孙姓中年人手里吃亏。

    江流石微微笑了笑,迈进了房门,他没打算待在车上,想帮助舅妈一起收拾,可就在这时……

    冉惜玉忽然轻轻的拉住了江流石的袖子。

    “嗯?”

    江流石一怔。

    “江哥……”冉惜玉笑了笑,灰色的眼眸,不经意的在杂乱的屋内慢慢扫过。

    “这屋子……好像有点问题?!比较в裾庖痪浠笆窃诮魇哪院@镏苯铀档?。

    她没有直接说出来,一是担心吓到舅舅一家,第二个就是担心屋子里有伏击者会听到。

    虽然一遍探查下来,她根本没有找到伏击者。

    “我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杀气,似有似无,有点像是感知错了?!比较в裨诮魇院V兴档?,“而且这屋子里,并没有人。我正张开精神领域,在周围搜索。这房子周围有其他的住户,也许杀气是从他们那里传来的?!?br />
    江流石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这房子在他们离开期间,应该是之前住的那个男人,以及孙老大派来的人在。

    “不管有没有问题,小心驶得万年船,惜玉,你让涵姐带上舅妈,先回到车上去。这房子我也不进了,我先绕到后门去看看,到底谁在捣鬼?!蔽吮苊獯虿菥?,江流石也同样在脑海中说道。

    冉惜玉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苏涵:“涵姐,我们到车上拿点东西吧?!?br />
    苏涵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把伯母也叫上,我们有些干净衣服,看看有没有适合伯母穿的吧?!比较в竦?。

    她们三人,以及李雨欣,影,都回到了中巴车上。

    刚进入车内,中巴车门就已经关闭了,同时影也坐到了驾驶座上。

    “不好意思,你们在这里坐一下?!比较в穸运蘸途寺栉⑽⒁恍?,随后眼睛内,便投映出了许多一闪而过的画面,看上去很有一种神秘感,让人的视线,忍不住就沉浸在她这双眼睛里。

    这眼睛的变化,让舅妈吓了一跳,而苏涵也是一惊。

    异能者!这女孩,看着弱不禁风的,她居然是个异能者!

    她原本还以为,冉惜玉,影,以及李雨欣,这三个女孩跟在江流石身边,应该都是江流石的女朋友。在末世中,这是很常见的事情。更何况,江流石还有这样的好车,那就更正常了。

    虽然这样的事情,与苏涵心中的江流石的印象有所差异,但苏涵还是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只是当着这些女孩的面,她也不好发问。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这个女孩也是异能者,刚刚那个身材火爆的冰冷美人,纵身一跃就已经到了驾驶座上,身手非凡。

    李雨欣看着像是普通人,但苏涵现在感觉,她恐怕也不那么简单。

    这时,冉惜玉正在精神领域中快速扫描着。

    一个个的精神光点,不断地被她筛选,很快的,她便锁定了一个散发着杀意的光点。

    就是它!

    “找到了!”冉惜玉在脑海中说道。

    江流石和江竹影,他们两人在苏涵她们出门的同时,就已经从后门出来了。听到冉惜玉的话后,他们悄无声息地沿着冉惜玉的指引,朝着对方接近了过去。

    他要看看,这孙老大,究竟打算做什么!

    ……

    距离江流石舅舅家几百米外的一间平房内。

    这平房看上去已经有不少年头了,看着就有种年久失修的感觉。

    末世后,这房子也分配了出去,主人便是孙老大的一名狗腿。

    这男人,此时正看着面前坐着的一名女人。

    这个女人,估计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她坐在沙发上,手上一直抓着个东西,而她的神色,则像是在聆听着什么。

    狗腿被这女人告知,叫她芳菲小姐,对没读多少书的狗腿来说,这称呼,真有点电视剧里,千金大小姐感觉。

    而这个女人,穿着一般,脸上虽然洗干净了,但是头发还是油腻腻的,不过她看狗腿的眼神,倒是十分高傲,有种颐指气使的感觉。

    狗腿等在这儿,不敢催促这女人,他只知道,这女人是个很特殊的异能者。

    忽然间,女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们进门了?!?br />
    那个狗腿一听,顿时有些紧张:“那……芳菲小姐,要动手了?”

    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等江流石他们回到那屋子里以后,就立刻动手!

    “嗯……咦,他们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没走进去,说是要拿衣服,再等等吧?!便品挤埔×艘⊥?,有些嫌恶地说道,“他们还要上车去拿衣服什么的,等他们下来以后,又回到屋子里了,再动手,一网打尽?!?br />
    狗腿看着闫芳菲,眼皮轻轻跳了一下。

    他听到的命令,是杀掉开中巴车的那个人就可以了,可是闫芳菲,却要杀绝!

    不过,对于闫芳菲的话,他也不会反驳。

    反正是杀人,多死几个跟他无关的人,也没什么关系。

    “再给他一两分钟的活头,可惜,他到死了,也不会知道是我杀了他,真是可惜?!便品挤评淅涞厮档?。

    她现在,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这次重要的暗杀行动,陈彪交给了她来执行,她的异能,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不是为那些没用的幸存者服务,而是用来证明她自身的能力。

    这次之后,她将比江流石,比李雨欣他们,过得更好。干净的衣服,地位,食物,安全的居所,这些都在向她招手了。

    “可惜什么,没能在我面前装逼吗?”

    这时,一个戏谑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