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大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是要对江流石出手!

    他早就看江流石不顺眼了,却不想,他还得罪了军部的人,这末世,军方谁也惹不起,这小子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死定了!

    这正合孙老大的心意,不过做生意,还是要有报酬才行,他就算想杀了江流石,但也要捞到最大的好处。

    “江流石跟着那个姓朱的军人,我动他们,会惹怒军队,你们如何保下我?还有……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然不会少你的!”男子微微一笑,“变异兽肉,武器,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我们会给足分量?!?br />
    听到变异兽肉,尤其是武器,孙老大的眼睛都在放光。

    叶县只是一个小县城,孙老大这手枪,是从当地派出所里找来的,看到军队荷枪实弹,他极为羡慕。

    至于变异兽肉,当然也是多多益善。

    孙老大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

    在叶县西城区,有一间洗衣店,但是现在,洗衣店已经改名了,门口贴了一个手写的牌子,叫做浣洗院。

    洗衣店被扩大,引来河水洗衣,而洗的衣服,都是宫殿里女人、异能者、小队成员的。

    在没有洗衣机的情况下,衣服都要手洗,几十人的衣服,洗起来工作量可想而知。

    这里的地面上都是积水和淤泥,平时除了监工根本不会有人来,但今天却突然来了两辆车。

    一辆车人们都认识,是宫殿里的车,另一辆中巴车,却是陌生得很。

    守卫从车上下来后,就立刻跑到了浣洗院门口,对看门的人说了两句。这看门人朝中巴车看了一眼,连忙转身进去了。

    随着泥水溅起,中巴车在浣洗院门口停了下来,江流石带着江竹影和冉惜玉下了车。

    走到了门口,江流石看了一眼那“浣洗院”的牌子,冷笑了一声:“不伦不类?!?br />
    在店内已经有不少人伸出头望了出来,这中巴车上的人,看上去不像是宫殿来的,可是如果不是宫殿里的,怎么会穿着这么整洁的衣服?

    还有那两个女孩,她们的长相气质,比宫殿里那些女人都要好,这样的人物,干干净净地出现在末世里,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这时,那名看门人已经带着两个人出来了。

    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慌张。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脸上脏兮兮的年轻女性,她正低声对另外一名年纪较大的女性说道:“妈,不要担心,我们又没有做错事情,而且一直都很低调,不会惹事的?!?br />
    “能不担心吗!上次被叫出去的李芳,最后就被带到宫殿里去,被那个混球糟蹋了!”

    那名年纪较大的妇女,一直紧紧抓着年轻女性的手。她们正在洗衣服,却突然被叫出来,这让她们都担心无比。

    她们这样的底层普通人,死活都没人过问。这时候突然被关注,肯定没什么好事。

    那名年轻女性,她嘴上说着不担心,但其实,也非常紧张。那姓孙的,以前不过是本地的泼皮,没有工作,谁都不待见,一大把年纪了,媳妇都没找到。

    但是谁能想到,末世以后,他居然觉醒了异能,成了叶县的霸王。

    两个人低着头走出来,就听到那个看门的人说道:“带到了?!?br />
    那名守卫连忙迎上来:“两位辛苦了?!?br />
    一听这人客气的语气,两人都觉得脚下一软,险些要栽倒了。

    完了完了,这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是没安好心!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大踏步走了进来,直接越过了这守卫,走到了她们面前:“涵姐?”

    这声音,很陌生,但是听到这个称呼,苏涵却是浑身轻轻一震。自从末世到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人叫她的名字了,都是呼来喝去。

    苏涵心中既惊诧又畏惧,她硬着头皮抬起头来,看向了来人,这一看,她就愣住了。

    眼前的人,第一眼看着很陌生,但眉眼间,又有着很熟悉的影子。

    苏涵张了张嘴,试探着问道:“你是……石头吗?”

    “是我?!苯魇懔说阃?。

    此刻的苏涵,脸上很脏,但是这双温柔的眼睛,却是依然和江流石儿时的记忆中,一模一样的。

    苏涵浑身颤抖,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看着江流石,又看到了江竹影。

    而一旁的舅妈,也是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一下子擦起了眼泪:“活着好,活着好?!?br />
    江流石看到她们的手,手指都被泡白了,不少地方,都是脱皮。

    “您看,人也找到了……”那守卫凑过来,陪着笑说道。

    “闪开!”江流石厌恶地说道。

    他对苏涵和舅妈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回家?!?br />
    回家?

    苏涵她们都有些发愣,舅妈强忍着激动,说道:“我们这活儿还没有干完……”

    “不用干了?!苯魇档?。

    他一把拉着苏涵和舅妈,从这洗衣店走了出来。

    她们直到上了中巴车上,还有种做梦似的感觉,云里雾里。

    当看到中巴车内,竟然是豪华房车时,她们更是直接愣住了。

    舅妈被搀扶到沙发前,却不敢坐下。

    她惶恐地看着江流石和江竹影,说道:“你们怎么在叶县???你们开这车,肯定会被那姓孙的强行征用过去的?;褂行∮?,你太漂亮了,这末世里,漂亮可不是什么好事……”

    “舅妈,你就坐下吧,我们这就回家?!苯裼八档?。

    苏涵毕竟年轻,她虽然也非常激动,但还是保留着一丝判断力。她已经看到,那守卫被江流石呵斥了一声,却一声不吭,要是平时,谁敢这么跟守卫说话,早被打残了。

    她已经猜测到,江流石,他可能也是个异能者。

    不然,这么多美女,枪支,还有这么多食物,怎么都能拥有?

    还有江竹影,她也拿着武器,这武器,可不是什么消防斧、菜刀什么的,而是真正的武器!寒光闪闪,看着都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看到苏涵和舅妈面黄肌瘦的样子,江流石拿出了两瓶饮料来:“喝吧?!?br />
    这种饮料,她们平时见都没有见过,就算是孙姓中年人,他在宫殿里,其实吃喝也不见得有多好。

    看到江流石就这么随意地拿了出来,苏涵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舅舅呢?”江流石问道。

    看到苏涵和舅妈都沉默不语,脸上露出沉痛的神色,江流石顿时明白了。

    “我爸他……变成丧尸了?!彼蘸档?。

    末世中,这种事太多了……

    江流石的心情,也很沉重,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先回家?!?br />
    “石头啊,家不在这边?!本寺杷档?。舅妈发现,中巴车行驶的方向,并不是贫民窟。

    而苏涵,她往外看了一眼,渐渐地猜到了什么,她的心跳,一下子加速起来。

    当中巴车停到舅舅家门口时,苏涵搀扶着舅妈下了车,她们二人,都觉得还在梦里。

    “这房子,已经分给别人了?!彼蘸档?,她尽管已经猜到了,但还是不太敢相信。

    “不用担心,现在,它又回来了?!苯魇底?,大步走进了院子,然后推开了房门。

    他相信,孙姓中年人不会那么蠢,之前那个男人,肯定已经抓紧时间滚蛋了。

    再次回到这记忆中的舅舅家,打开房间的时候,里面简直是一片狼藉。

    坏掉的家具,散落一地的扑克牌,摔在地上的手机,散落的书本等等。

    看上去,简直像是一个垃圾场。

    “这帮家伙,他们是知道要搬走了,所以故意弄得这么乱!”

    看到这一片狼藉的景象,江竹影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对苏涵和舅妈来说,能回到他们的房子里,已经让她们喜出望外了。

    “涵姐,舅妈,以后就在家住吧?!苯魇档?。

    舅妈愣愣地看着屋内,牢牢地抓着苏涵的手。

    她们竟然真的回到家了!

    家乱点,没什么,收拾收拾就行了。

    现在的叶县,围墙围起来的面积有限,房子根本不够住,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家太珍贵了。

    在舅舅死后,她们娘俩艰难生活,如今能够回到曾经的房子里,哪怕只是刚刚走进来,就已经让她们有种特别幸福的感觉了。

    苏涵感激地看向了江流石,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

    石头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