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

    孙老大这时候心里一肚子的火儿,但是因为江流石是和军队一起来的,他也只能忍着。

    “找什么人?”

    “北街38号的原主人?!苯魇舶畎畹乃档?,当初他舅舅一家,自然是被孙老大一伙儿人驱逐出去的。

    末世之后,规则崩坏,没有实力的人,想要守住自己的家园,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孙老大嘴角抽动,这小子,求老子办事还这么颐指气使。

    孙老大已经猜出易云的身份,应该是和军队合作的幸存者小队负责人。

    一个幸存者小队队长而已,又不是军方的人,而且他的小队总共小队不过六七个人,比起他这个叶县皇帝而言,算个屁。

    可是现在,仗着军队撑腰,居然在他面前如此倨傲。

    而偏偏,他却也不能怎么样。

    真是狗仗人势!

    孙老大心中暗骂,如果不是忌惮军队,他早就一枪崩了江流石了。

    “人我会帮你找,你可以走了?!?br />
    “我会跟着去的?!?br />
    江流石开口说道,他只是让孙老大的人带个路而已,舅舅一家,要他自己找他才放心。

    孙老大沉着脸挥了挥手,让守卫带着易云去贫民窟了。

    看着江流石离去的背影,孙老大眼睛中迸发出森寒的杀机。

    “老大,要不要……”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到孙老大身边,低声说道,同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孙老大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动他们,虽然只是一群狗仗人势的家伙,但军队却可能以这个为借口,对我们出手,这口气,我忍了?!?br />
    ……

    此时,在基地车上,影开着基地车,对江流石道:“江哥,那个姓孙的对你有杀意?!?br />
    “嗯,感觉出来了?!苯魇牡?,看着孙老大建立的宫殿就知道,这个家伙是把自己当成叶县的皇帝了,平时他的下属,大概都对他毕恭毕敬,遇到自己,他当然愤怒。

    惹怒这孙姓中年人,江流石根本就不在意,如果不是考虑这四五百当地民众的生活问题,他可能直接把对方杀了。

    江流石跟着那守卫,一路开到贫民区。

    叶县的贫民区错综复杂,跟住宅区混在一起,如果没有人带路,想要在这些小巷中找到一户人家很不容易。

    在江流石寻找舅舅一家的时候,在另一边,孙老大的宫殿之中……

    在这末世里,叶县早就全面断电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视,除了找女人来点乐子外,孙老大没有别的娱乐活动了。

    孙老大建这么大的宫殿,一个人当然住不了,他的后宫,都是为嫔妃准备的。

    十几个妃子,安全期彼此错开,足够孙老大夜夜笙歌。

    之前在江流石这里受了一肚子气,孙老大正想找个女人来泄泄火,就在这时,忽然他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是一座奢华的宫殿啊,后宫十几佳丽,有守卫,有大臣,这末世对别人而言都是地狱,对孙老大来说,却是天堂了,古时候那些当皇帝的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陌生的女声,让孙老大顿时寒毛倒立,一个突然出现在他寝宫中的女人,如幽灵一般,这种人,十有**是刺客!

    是军队派人来暗杀自己的?

    一个念头划过孙老大的脑海,他一个箭步向前跳出去,与此同时,掏出身后的手枪。

    “噼里啪啦!”

    孙老大脚下的岩石板全部破碎成小块,这些破碎的小块岩石像是有生命一样,沿着孙老大的身体翻滚上来,很快形成了一身岩石战甲!

    “什么人!”

    孙老大几乎就要开枪,而这时,一条长鞭像是黑色闪电一般袭来!

    “啪!”

    一声爆响,孙老大手中的枪直接被抽飞!

    “孙老大,别激动,我们只是来跟你谈谈!”

    我们?

    孙老大心中一震,这意味着,对面来的不止一个人!

    该死的,只有一个人的话,孙姓中年人还有自信跟对面打一打,可是不止一个人,他还打什么?

    不管对面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没有恶意,孙姓中年人都清楚,此时最好还是别采取什么过激手段,先看清形势才好。

    他看到,在房间两处阴影中,走出来两个人,一男一女,那女子穿着黑皮衣,手里拿着一条长鞭,刚才说话和动手的,显然就是这女子了。

    “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孙老大沉声问道,与此同时,他脚下还有岩石碎片在向他身上翻滚着。

    “我们算是军方的人吧,不过跟你之前见的不是一批,至于怎么进来的……要是连你这普通人守卫的宫殿我们都进不来,那我们还怎么出来做事?”

    开口的是同行的那名男子,他一身黑色劲装,颧骨很高,看起来干干瘦瘦的,有点像生病了一样。

    他仔细看了看孙老大身上的岩石片,啧啧称叹:“能够影响岩石的异能?怪不得一个小小的叶县有这样的城墙和宫殿了,你用自己的异能配合这里的叶县的劳工建造了这样的宫殿和城墙?为了享受,你也是够拼的?!?br />
    听了黑衣男子有些讽刺的话语,孙老大脸色微沉,他退后了几步,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平静了许多。

    “你们来自军方,又跟我之前见到的人不是一批,现在私下里来找我,莫非……你们跟之前那批人有过节,要报复他们?”

    孙老大心思转动,想到了这种可能,对方来找自己,却又不是暗杀,那只可能是合作了。

    叶县一个小县城,附近也没有什么大规模的丧尸变异兽,合作的目的,最可能就是针对另一批人了。

    “这分析……还真是让我意外呢!”手持长鞭的女子拍了拍手,“看来你能坐到这个位置,也不光是靠你的实力,你还算有点头脑,你猜得不错,但并不全对,我们不是要对军方的人下手,我们的目标,只是一个开着中巴车的人,你应该见过他吧!”

    “中巴车?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