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后,规则崩坏,江流石不知道自己的舅舅一家是否还安好,此时他心中正焦急,却又遇到这样一个占据了他舅舅房子的男子,他心中的火气,自然爆发出来了。

    “咣当!”

    江流石一脚把门踢开了!

    而这时候,那壮汉刚丢下铁棍,准备回到屋里,突然听到身后这一声巨响。

    他不可置信的回头过来,看着江流石。

    他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不知死活的人,在孙老大的地盘上,他作为孙老大亲卫队的人,竟然被人踹了门!

    “小子,你他妈活腻了!”

    整个叶县,孙老大就是皇帝,他张雄,也是叶县的一号人物,谁敢惹。

    “老子把你脑袋砸开花!”

    张雄抓起铁棍,一棍子向江流石的脑袋敲过来!

    两根手指粗细的铁棍,被张雄狠狠的甩出,这要是砸在人脑袋上,绝对头骨碎裂,脑浆都可能被砸出来!

    末世之后,法制崩溃,杀一个人又算的了什么。

    江流石神色冰冷,他猛地跨前一步,一手抓住张雄的手腕,另一只手闪电般的一拳轰出,直接打在张雄的肩窝!

    “蓬!”

    江流石这一拳打得又快又狠,打得张雄肩膀剧痛酥麻,铁棍咣当一声跌落在地,张雄这一条胳膊软塌塌的一点力气用不出来了。

    江流石的速度太快了,张雄哪里反应的过来,他抓着张雄完全脱离的胳膊,用力一??!

    “咔嚓!”

    一声脆响,张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张雄整个人摔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手,痛苦的哀嚎,他的右手直接被江流石废了!

    “你……你……”

    张雄声音颤抖,剧痛让他一句话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与此同时,他心中惊骇之极,他看江流石就像个学生似的,怎么身手这么好?

    张雄末世前就注意健身,末世之后一直练习自己的格斗技巧,他这一根铁棍砸碎了许多丧尸的头骨,用来杀人更是如砍瓜切菜一样,他怎么都没想到,今天在江流石手里直接栽了!

    江流石上去一脚,直接将张雄踢倒,一脚踩在张雄的胸口,踩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纷杂的脚步声响起,从屋子里又冲出三个人来,两女一男,一看院子里这架势,都傻眼了。

    “你……你是谁?”

    一个女的惊慌的问道,江流石沉着脸,他脚下的张雄还在哀嚎。

    “我问你们,这屋子的原主人去哪里了?”

    “放了他!”在场的另一个男性厉声说道,但是他明显有些忌惮江流石。

    “我再问最后一遍,这屋子的原主人去哪里了?”

    江流石声音冰冷,另一个男性面子抹不开,他伸手向身后,掏出了一把枪来!

    然而就在这时——

    “咻!”

    一道黑光闪过,一把三棱军刺被影掷出来,直接射中了持枪男子的手腕。

    “??!”

    持枪男子惨叫一声,手枪直接掉下来,手上鲜血直流。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这屋子里两个拥有战斗力的男人,直接被废了,而另外两个女人,只是花瓶而已,根本没什么威胁,她们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抖了。

    “原主人……原主人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之前清理了一批条件好的住房,给我们挑选,原主人可能……可能去贫民窟了……”

    叶县建立的城墙,围起来的范围有限,一座皇宫,已经占了大片的用地,剩下的住房,自然不够分了。

    实力强大的人,住更好的房子,普通人住贫民窟,这叶县的规则就是如此,这规则很正常,哪怕房子是掠夺来的,也是如此。

    但既然是实力决定一切,那现在江流石回来了,他自然有能力重新制定规则!

    “贫民窟?”江流石脸色一沉,他一路走过来,自然见到了贫民窟中的情景,那地方,又乱又脏,所谓的房子都是塑料布和木板搭起来的,根本不可能遮风挡雨,年迈的舅舅舅妈住在那里,病死都极有可能!

    江流石一脚将张雄踢飞,大步踏出小楼,跃上中巴车,发动了车子。

    张雄脸色惨白,疼得都要晕过去了,他断断续续的对两个女子说道:“快……快去通知张老大,把这小子……把这小子废了,妈的,疼死老子了!”

    叶县的贫民区,杂乱无章,想要找两个人,自然不容易,江流石粗略转了一圈,根本没找到人,他把基地车开到了宫殿大门前。

    找人的话,还是让当地人动手比较靠谱。

    江流石不管宫殿门口的守卫人员,直接驱车开了进去。

    “下车!下车!你是什么人?竟然敢乱闯宫殿?这里除了孙老大,其他人都要下车步行!你找死么!”

    一个守卫眼看着江流石的车根本拦不住,就要掏枪了,可基地车速度太快,已经开到了主殿的门前。

    宫殿比起民房自然是大了很多,但用车跑的话,横穿宫殿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守卫这才跟上来,而与此同时,孙老大也从主殿中走了出来。

    之前江流石去贫民窟的时候,孙老大已经得到了消息,他的人,被人打了!

    而根据对方的描述,行凶者开着一辆中巴车,显然就是这江流石无疑了。

    现在,对方开着中巴车直闯他的宫殿,一直开到主殿门前还不下车,更是让孙老大脸色难看之极。

    他统治叶县这么久,有不开眼惹他的人早就被斩首示众了,可是这个江流石……孙老大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实力,但却知道,他是跟军队一起来的。

    军队来的人,他却不敢轻易得罪,哪怕江流石是军队里的一个无名小卒,但军队也不能惹,否则对方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借口,就把他这里给劫了!

    “这位兄弟什么意思?我之前说过,远到是客,我想,我已经给足了你们面子了,可是你,打了我的人,现在又闯进我的宫殿里,是要做什么?”

    江流石坐在驾驶位上,说道:“我要你找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