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车停下,朱长青跳了下来.

    “你是?”朱长青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中年人,对方身上散发着不弱的能量波动,显然是一个异能者,而且实力不一般。

    “哈哈,我姓孙,叫我老孙就行了,这小小的叶县,我算是一个主事的,不知道各位军爷来这里是为了?”

    孙姓男子给朱长青递上一根烟,小心翼翼的问道。

    朱长青瞥了一眼这包烟的牌子,呵!硬中华。

    在这末世,哪怕自制的土卷烟,都珍贵得不得了,别说是中华了,就算是军部的领导,都尽量把烟戒了,实在是没得抽。

    朱长青没有接烟,他在军队混得久了,自然有一定的眼力,他看出来了,对方是担心军队来抢他的财物,毕竟这没有规则的世界,有实力就有主宰别人命运的权力,遇到一个不顾道德底线的指挥官,那么军队跟土匪之间,也没有太大差别。

    “只是路过,有任务在身,借个道,顺便在这镇上休整一下?!?br />
    朱长青轻描淡写的说道。

    “哈哈,行,各位远到是客,有什么事情吩咐孙某人就好,一定好好招待?!?br />
    “招待就不用了,我们带了干粮?!敝斐で喟诎谑?,“不过,如果孙先生有汽油、粮食储备的话,我们军方愿意用变异兽肉来购买,价格好商量?!?br />
    朱长青一路来叶县,看到了已经被扫空了加油站和粮仓,再看这孙姓男子营养良好,油光满面,自然知道对方有不少存货。

    听说变异兽肉,孙姓男子眼睛一亮,但最终,他还是摆了摆手,说道:“首长说笑了,我们现在哪里还有汽油和粮食,这叶县几百张嘴,生产还没恢复,自己都不够吃,不够用?!?br />
    变异兽肉,孙姓男子当然眼馋,但他也清楚,末世的交易,要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要不然对方在交易的时候突然开枪,把他突突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哦?是吗……”朱长青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思,孙姓男子看得心里有点发慌。

    对这一切,江流石不怎么关心,虽然他已经看出来,这孙老大是一个搜刮民脂民膏来作威作福的土皇帝,可是他也不会说要除掉孙老大,将粮食分给民众。

    毕竟这是末世,实力强大的人制定规则,而在失去道德和法律约束的情况下,人性的贪婪、自私和残暴表现出来,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虽说这孙姓男子的奢侈生活,让许多民众饿死,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建造城墙,也?;ち艘断氐拿裰?,否则的话,这一个叶县,恐怕存活不了这么多人。

    当然,如果朱长青真的动了一些心思,想强买强卖,甚至明抢这里的汽油、柴油什么的,江流石也不介意分一杯羹!

    这是末世,谁也别说自己高尚,抢夺资源,尤其还是抢夺这土皇帝的资源,江流石可没有什么道德负担。

    “影,前面的岔道转左,开进巷子里,前进七八百米的样子,见到一个路口再右转……”

    江流石对影说道。

    毕竟回到了自己母亲的故乡,江流石还是想去看一看。

    祖屋已经不在了,不过大舅分家出去后,在叶县过得还不错,自建了一座两层小楼,这栋小楼还在。

    在城里住别墅,那是富人才住得起,但是在江南乡下住别墅,那太正常了,两层都算矮的,盖一栋普通小楼的成本,也只有城市商品楼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江流石小时候,经常住在大舅家,大舅家只有一个女儿,就把自己看得像半个儿子一样。

    舅妈烧得一手好菜,江流石很喜欢吃,再就是表姐苏涵,对自己也是很好,小时候江流石身材瘦小,被欺负了之后,都是苏涵带着江流石去找回场子来。

    生活在大舅家的童年,给江流石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他还记得表姐苏涵带他去山上捉蚱蜢,采鸡油菌,挖爬拉猴,下水捉鱼。

    只是后来,江流石离开叶县后,才跟大舅一家联系的少了一些,他只是知道,表姐苏涵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农业大学。

    回忆起这些来,当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至于越是临近大舅家,江流石就越是心跳得厉害,他担心看到一片狼藉的家,听到大舅一家死在末世开始时的噩耗。

    随着基地车开进越来越狭窄的街区,江流石对附近的场景,渐渐熟悉起来。

    虽然很多地方已经变了,但江流石还是依稀能回忆起它们原本的模样。

    这里的街道已经变成了廉价的水泥路,凭借影的车技,基地车穿梭这狭窄的街区倒也轻松。

    终于,江流石看到了大舅的家。

    白墙青瓦的两层小楼,比记忆中更加陈旧一点的院子,但院子里的草木依旧清新,并没有爬满墙壁,显然有人打理的样子。

    江流石停下车,眼前大门紧闭着,门前的路依旧整洁,应该是有人居住。江流石打开车门喊道:“大舅、婶儿,我石头,你们在吗?”

    江流石盼望着看到大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江竹影也探头探脑的看过来,她年龄小一些,加上幼时多跟在父母身边,对大舅一家没有太多记忆。

    “大舅,你们在吗?”

    听到没有人应答,江流石又喊了一声,他声音不小,按理说里面的人应该听到了。

    他看了冉惜玉一眼,冉惜玉点了点头,“江哥,里面有人,正在出来?!?br />
    冉惜玉刚说完,门开了,一个身材壮硕的陌生男子出现在门口,他一手提着一根铁棍,衣衫不整,面色潮红,一脸的不耐和愤怒之色。

    “你他妈谁??!大白天在这里叫叫叫,叫丧呢!”

    江流石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是谁?”

    这个陌生男子,身上并没有异能波动,但是看他这跟健身教练差不多的身材,显然身手不会差了。

    “你问老子是谁?老子还问你是谁呢!我他妈住这里,谁他妈是你大舅,老子没你这样的外甥,想攀亲?赶紧滚,否则老子一棍子敲死你!”

    陌生男子冷声说着,说罢骂骂咧咧的往回走,咣当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眼看着再次关闭的大门,江流石脸色一沉,跳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