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中,原本想象中,到处是发黑血迹,尸体残骸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反而,在叶县深处靠山的位置,朱长青看到了一片新建起的城墙。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城墙竟然是岩石砌成的。

    一座岩石城墙,施工量可不小,哪怕是百十号人的幸存者小队,也没有这样的本事,建起这么一道五六米高的城墙来。

    “有城墙,看来这小小的叶县,生活着为数不少的幸存者了?!?br />
    朱长青这样说着,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了江流石的耳中,江流石心中一怔,这个距离,他肉眼都已经看到小镇深处的城墙了——相对小镇低矮的建筑而言,五六米高的城墙,实在相当的醒目。

    这可是末世,工程机械缺乏,石料、建筑材料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又缺乏食物,这道城墙,的确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了。

    看来叶县有了不得的异能者,幸存者保存得应该也比较好,甚至建立起简单的基地了。

    这让江流石稍稍宽心,毕竟是自己童年时候生活过的地方,他怎么都不想这里变成一片地狱。

    “惜玉?!苯魇崆岬慕腥较в?。

    “嗯?!?br />
    冉惜玉点点头,根本不用江流石吩咐,她的感知已经蔓延出去,直接穿过了城墙,笼罩了城墙背后的大片区域。

    “城墙后面有很多人,四五百人大概有了,其中有四五个异能者……”

    “四五百人?”

    这个数字,对叶县这样只有几万人的小镇而言,确实不少了。

    江流石把情况告诉了朱长青,因为镇里的主要道路,就通过这道城墙,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进入这些幸存者的聚集区了。

    装甲车开路,一群人轰隆隆的向聚集区进发。

    ……

    此时,在这城墙之内,却完全是另外一幅情景了。

    “孙老大,有军队来了!好多人,好多枪!还有装甲车!”

    在这片聚集区内,竟然有一座面积不大的宫殿,这座宫殿,竟是按照明清皇宫的主殿模样建造起来的,当然,大概因为建筑水平的问题,很多地方看起来都有些别扭,不过即便如此,在末世之后,出现这样一座宫殿,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宫殿有宫墙围绕四周,甚至分了前殿和后宫。

    甚至在宫墙之外,还有一条十米宽的护城河,流过叶县的一条河流,被引到此处,填满了护城河。

    “军队?装甲车?”

    被称作孙老大的人,身穿一身明黄色的长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他眉宇浓重,身材高大,看起来颇有几分威严。

    一般的幸存者小队,突然听到军队到此,多半喜出望外。

    可是孙老大听到军队来此,却心中一紧,忧心忡忡。

    “该死的,叶县这种小地方,怎么会有军队来!他们吃饱了撑的么!”

    孙老大说话间,把长袍脱了,换了一身劲装,跟着这来报信的探子,就上了城墙。

    远远看去,七八辆军车排成一排。

    为首是一辆92轮式装甲车,中间还有一辆画风有些不伦不类的中巴车,最后则跟着一辆重卡。

    镇里的公路,许久没有清扫,这一排车开过来烟尘滚滚,看起来气势十足。

    孙姓中年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起码有几十号人,按照军队的风格,恐怕都是荷枪实弹,一旦对他们的基地有什么想法,他可怎么挡?

    他的基地中,可是储备了不少粮食、汽油、柴油,叶县原本就是一个农业县,这里有一个粮仓,末世爆发之后,他早已经将粮仓中所有的粮食据为己有了。

    现在他已经在考虑开辟新的耕地,将叶县打造成自己的王国,可是却突然来了军队。

    此时,装甲车已经开到了城墙之下,朱长青显然也看到了这个城墙上站立的中年男子,他用扩音器喊道:“开城门!”

    “老大,怎么办?”

    孙姓男子深吸一口气,他的城门看起来不错,但其实被装甲车一撞就开了,自然没得抵抗。

    孙姓男子嘴角抽搐着,说道:“开门吧,赶紧通知下去,把粮食、汽油什么的,都给我好好藏好了!”

    大门打开了,江流石乘坐着中巴车穿过城墙,原本,这城墙之后,就是江流石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看到,外公外婆留下的祖屋都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宫殿和护城河。

    “这……”

    江流石愣住了,建城墙也就罢了,竟然还建了宫殿?

    在这末世后,哪怕是四五百人的幸存者基地,也不可能建立起这样一座宫殿吧?

    而且,自己的祖屋被拆毁掉,无论如何,江流石都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

    江流石看到,在宫殿的护城河四周,围着普通居民的住房,因为一座宫殿占了大量的用地,这些普通居民的住房就狭窄了许多。

    有一些还是砖瓦房,还算整洁,还有一些,就完全是帐篷、破旧板房和甚至塑料布搭起来的房子了。

    贫民区、普通居民区,还有恢弘的宫殿,等级分化如此鲜明,江流石在这末世之后走了许多地方,还从未见过这样鲜明对比的地方。

    “哥,你有没有发现,这宫殿,还有城墙都有点奇怪,根都是大块石料垒砌起来的,也没有水泥……”

    江竹影突然说道,她这样一说,江流石也发现了。

    的确奇怪,石料切割得巨大而整齐,如果没有现代化机械,很难想象能够完成这样的堆砌,除非是……异能?

    江流石想到这种可能,如果有什么特殊的异能,完成这样的宫殿建造,倒也可能。

    可是自己的宫殿建得如此恢弘,却还有许多贫民住在风雨都不能遮挡的塑料布房子里,这实在让江流石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沿途所过,看到不少饿得瘦骨如柴的居民,他们看着军队到来,有人茫然,有人激动,有人恐惧,并没有出现原本江流石想的,一群难民看到军队就喜出望外冲上来迎接的场景。

    “这些人,过得真惨……怕是有很多人饿死吧?!苯魇匀恢?,叶县是一个农业县,末世降临之后,这里的粮食储备,应该为数不少,可是现在看来,民众过得还是很惨。

    等级差距太严重了,这显然是这里的统治者有意造成的,许多时候,权利欲会让人变得残忍,他们甚至会为了突出自己的权力,而刻意制造出社会等级来。

    江流石正想着,就看到一辆房车迎着军队开了过来,房车停下后,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满脸含笑的走了上来,热情的说道:“叶县欢迎各位,远道而来,大家辛苦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