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江流石听到江竹影的话,看到对方脸上的捉狭笑容,无语的摇了摇头,“你这丫头!”

    为基地车增加机械手臂,是基地车最开始就有的改造,跟升级变异油箱是一起的。

    但当初自己怎么都不舍得浪费这一颗变异晶核,但凡有点存货,都用来增加基地车的战斗力,至于运送物资什么的,都是直接手动搬运的。

    现在江流石手上的变异晶核有不少,倒是可以奢侈一把了,而且加上机械手臂,日后也有许多作用。

    有机械手臂帮忙,清理塌方岩石的速度大大提升,大块的岩石全部由基地车搞定,小块的则由战士清理。

    随行的战士,有不少工程机械兵,他们也开过挖掘机、工程车,其中不乏驾驶挖掘机的好手。

    可是当他们看到,影驾驶的基地车,清理塌方岩石的时候,都对影的驾驶技术和这一条机械手臂啧啧称叹。

    挖掘机开的再好,也始终是挖掘机,工作起来依旧笨拙无比。

    可这机械手臂,那完全不一样了,它有五根指头,完全模仿人手,能变换任意角度,这种机械,人们印象中只有介绍机器人的视频或者科幻电影里才能看到,都是用来进行高科技作业的,哪有像现在这样,把高科技机械手臂当挖掘机使的!

    看那五只灵巧的手指,轻松而准确的抓取随意大小的岩石,在场机械工程兵都感到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特别看到这精密的机械手臂,抓起重达十几吨的岩石时候,更是让人看傻了,这机械手臂力气也太大了吧,何况这中巴车看起来也没多大,用机械手臂举起十几吨重的岩石是怎么保持平衡的,不怕侧翻吗?

    “真……真是奇迹!”

    一个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黑黑瘦瘦的老兵赞叹的说道,他军服上的肩章是两条粗拐加上一条细拐,他虽然只是一个兵,但身份却不一般,当了几十年的工程兵,在军队里一般长官,都不如这一个兵的地位高。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江队长这异能,要是放在末世前,真的能改变世界的工业格局!”

    黑瘦老兵惋惜的说道,很多人听了都是惊讶,改变世界不至于吧……

    “这不就是一个高级点的挖掘机么?”一个看起来十**岁的小伙子说道。

    “你知道什么!”黑瘦老兵白了这新兵蛋子一眼,“工程机械的机械手臂难得离谱,要让单个机械定向移动很简单,可是让多个机械零件联动起来,尤其做这种多角度精确移动,难度要提升不知多少倍!你知道五轴联动机床吗???这玩意不知道让当年华夏政府吃了多少苦!”

    因为提起了自己的本行,黑瘦老兵似乎又想起了一些心中的痛楚,越说越是激动。

    “以前我们的加工机床都是三轴联动的,就算末世爆发前的那端时间,国内五轴联动的机床屈指可数,而且性能有限,比起国外差距巨大。而这五轴联动机床,被国外严格禁运,当年日本东芝公司,就是因为1983年的时候卖了几台淘汰的五轴联动的数控铣床给苏联,被苏联用来做母机改造军工业,包括车潜水艇的螺旋桨,结果潜水艇噪音大大下降,米国声呐探查不到,导致米国制裁了东芝公司,逮捕了东芝公司的若干高层!”

    “三轴联动到五轴联动,难度已经提升了这么多,可是五轴联动的机床的制造难度,比起这机械手臂,也差了很多!这机械手臂,可是手啊,五根指头每根都跟人的关节一样多,那五轴联动机床有什么,不过是按了一个钻头罢了!”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特别扯到苏联、米国这些当年的超级大国时,那立刻就不一样了。

    对一个国家的工业而言,母机非常重要,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制造业的水平。

    从这方面说,江流石的机械改造异能,如果真的能制造出高精密的机械,那么影响一个国家的工业,也不夸张。

    当然现在,这拥有多关节、仿生五指、每个指关节都样样不缺的机械手臂,却在被用来当挖掘机使用。

    眼看着大块大块的石头被机械手臂抓起来,黑瘦老兵的脸部肌肉都在抽搐,这哪里是暴殄天物能形容的呀,不知道那些老一辈为华夏工业奋斗的前辈们看到这一幕情景该怎么想。

    在机械手臂的作业下,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塌方区就被清理出来了,机械手臂收回,江流石按下车窗,对后面的队伍说道:“可以了,出发吧!”

    听到江流石轻描淡写的话语,再联想那黑瘦老兵的介绍,在场士兵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这不是意味着,江流石一个机械改造的异能,已经秒杀了当今世界的最高制造业水平么?

    这也太变态了,不管是搞战斗,还是未来秩序初步稳定后搞生产,江流石的异能都是变@态级别的。

    军队按部就班的前进,这山区公路在末世前就人烟稀少,丧尸倒是不多,当时路上的车辆,在病毒开始变异的时候,也基本上因为车子失控而冲下悬崖了,沿着盘山路开,经??梢钥吹奖怀宥系幕だ?,那已经微微生锈的薄薄钢铁,随风摇摆着,似乎见证着当初末世爆发一瞬间的惨烈。

    “前面就是江北的叶县了,公路会穿过这个县,绕不开,不过叶县在末世前就是一个人口不过几万人的小县城,丧尸数目不会太多,对我们应该威胁不大?!?br />
    朱长青拿着作战地图,手指沿着公路滑动着。

    “叶县……”

    江流石听到这个名字一阵恍惚,这个规模不大的县城,曾经是自己母亲的故乡,小时候,他曾经在叶县生活过好长一段时间。

    从感情上讲,即便自己的母亲早已经去世多年,江流石也不希望看到叶县生灵涂炭的场景。

    军队沿着公路前进,朱长青站在装甲车的舱盖中,用望远镜观察着叶县的情况。

    他突然说道:“咦,这叶县好像不简单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