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芳菲站在原地,不敢相信。

    她下定决心,然后冒着生命危险,又下了狠心,才终于逃出来,结果……他们不需要她?

    不仅不需要,连收留她都不肯!

    闫芳菲愣了好一会儿,夜间的冷风吹来,她忽然颤栗了起来。

    从牙齿到双腿,闫芳菲浑身都在颤抖!

    太毒了,江流石和李雨欣,这两个人真的是太狠毒了!

    他们居然对自己见死不救!

    那江流石还说,她一个人活下去应该也没问题……

    一个人怎么可能活下去!这就是让她去死。

    闫芳菲心中充满了仇恨,她的脑子里闪过了各种念头。

    让他们被丧尸吃掉,在绝望中惨叫……他们怎么不去死!

    可是最终,闫芳菲还是没有动,她感觉自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心中充满了痛恨和绝望。

    在末世,她怎么可能斗得过有人有枪的江流石……

    “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同学?!敝邪统瞪?,李雨欣有些感慨地说道。

    她转头望向了留下闫芳菲的方向,毕竟是同学,李雨欣心中还是有种不忍的感觉,可是她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其实也正常,这里距离江北很近,不管她是逃到这里的还是本来就在这里都不奇怪?!苯裼八档?。

    “不过她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比较в裾馐彼档?,“感觉她的念头充满了一种渴求,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br />
    冉惜玉的精神异能,可以一定程度上感应到一个人的念头,看着对方的眼睛,也能感觉到对方在想什么。

    这闫芳菲,在她看来不是什么好人。

    但她只是将自己感应到的如实告诉了江流石,让不让闫芳菲上车,就是江流石自己的决定了。

    “虽然不能肯定她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至少她抛下同伴我们都是亲眼看见了。这种人,我不愿意施救?!苯魇?。

    江流石可不是什么烂好人,对于闫芳菲的异能,他也不感兴趣。

    就算闫芳菲的异能真的很特殊,可是这种女人留在身边,随时都可能咬自己一口,就跟养了一条毒蛇没什么区别。

    “先回驻地吧,今晚让大家警戒一点,明早我们就离开?!苯魇铝畹?。

    第二天天亮后,队伍出发,当车队来到昨天晚上的地点时,地上的丧尸和幸存者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地血污和一些骨骸了,至于闫芳菲的身影,则是没有看见。

    车队没有停留,很快便从这里经过了。

    对于闫芳菲的行踪,江流石并不在意。

    “他们走了?!便品挤拼耸闭谠洞Φ囊淮绷讲闩┓磕?,望着马路上经过的车队。

    她并不是在自言自语,她身后的客厅内,坐着两名男子,以及一个女人。

    这两男一女,是她昨晚碰到的。

    不过闫芳菲仔细想想,她觉得并不是自己碰到了这三个人,而是这三个人,找上了她。

    这三个人围绕着江流石和那辆中巴车,问了她很多问题。

    在闫芳菲表示自己认识江流石以及李雨欣之后,这三个人便提出,让她和他们在一起。

    闫芳菲那时候绝望无比,她都没有去考虑这三个人哪里来的,就立刻同意了。

    但是经过这几个小时,她又冷静了下来,她有种猜想,她觉得这三个人,就是冲着江流石他们来的。

    他们只有三个人,而江流石则有十几人的军队……

    “队长,那女人说,江流石他们已经出发了?!蹦桥说蜕档?,她手上玩着一把刀,锋利的刀子在她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着,而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把刀上。

    被她称作队长的男人,大概三十五岁左右,长相非常沉稳,他穿的衣服很宽松,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材非常壮实,他坐在沙发上,让沙发显得很袖珍,估计他的身高,绝对在一米九以上。

    这样的身高,在华夏人中不多见。

    “嗯?!闭饽腥舜颖乔焕镉α艘簧?,“不用叫我队长了,这次如果不能完成楚委员的重托,那我们也就不用活着回去了。如果能够完成任务回去……”

    那也不会仅仅只被称为队长了!

    他说着,抬起头来,眼神十分冷峻。

    江流石离开了中海安全岛,但楚重山怎么会就这么放过他,忘记杀子之仇!

    陈彪,就是楚重山派来的!

    作为楚重山的专人警卫员,陈彪受了楚重山的很多恩惠。

    如果没有楚重山,他不会有今天的身份地位,也活不到今天。

    可以说,楚重山也将他当做了半个儿子在养。

    在得知楚重山独子被江流石所杀时,陈彪第一时间就想杀死江流石,但楚重山却喝止了他。但现在,江流石离开了中海安全岛,今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回去,这种情况下,楚重山终于决定动用陈彪了。

    看着陈彪的神情,另一名男子,以及那女人,都莫名地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陈彪曾经作为雇佣兵在非洲和南美活跃过,他身手十分可怕,末世前楚重山一直带着他,不离左右。而末世后,陈彪更觉醒了异能!

    如果不是对江流石必杀无疑,楚重山恐怕都不舍得将陈彪派出来执行任务。

    至于这两人,他们也是楚重山手下的好手,但是和陈彪比起来,就只能做他的副手了。他们二人对于陈彪,也是十分畏惧的。

    陈彪带着他们尾随着车队来到这里后,却没有急着行动。昨晚他们也听到了动静,等他们赶到时,便发现了闫芳菲。

    原本这样一个女人,是不会引起他们兴趣的,但闫芳菲一直在咬牙切齿地诅咒江流石,她知道江流石的名字,认识江流石,这才是她能够活到现在的最大原因。

    “你,”陈彪忽然看向了窗边的闫芳菲,“你不用在那里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了,我知道你听见我们说话了。你的神情动作都有轻微的变化,瞒不过我?!?br />
    闫芳菲耸然一惊,转过身去看着陈彪,警惕又恐慌。

    这男人的神态,带给她很大的压迫感。她的确是不敢听他们说话的,至少是在努力表现出没有听他们说话的样子,没想到这男人居然发现了。

    她一直面向窗外,这男人是怎么发现的?

    “你说是异能者?”陈彪盯着闫芳菲脏兮兮的脸,问道,“你是什么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