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芳菲真的要急疯了,她太想喝饮料了!

    “你是怎么过来的?”那年轻男子接着问道。

    听到提问,闫芳菲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

    她其实已经想过怎么应答了,但是真的被问到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心跳突然加速。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都在跑?!便品挤扑档?。

    “你有多少同伴?”江流石接着问道。

    “一共十七个人?!便品挤扑档?。

    “其余人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中途走散了?!便品挤埔×艘⊥?,她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

    那不是走散的,而是她故意将其中一些人指向了错误的方向。

    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能够所有人都活着出来。

    那些幸存者,他们不肯去放手机,引开丧尸,闫芳菲同意了。

    可是她觉得那些幸存者真的是脑子不够用,如果没人牺牲,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穿过丧尸群?

    也许所有人都心存侥幸,觉得会死的人不会是自己,他们可以利用别人的牺牲走出来。

    所以闫芳菲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她比这些人更强,她有异能,所以她才能笑到最后罢了!

    其实那些被她胡乱引导的人,他们死没死,闫芳菲也不知道。

    可能还活着,但是在丧尸群里呆着,早晚还是得死。

    只是,闫芳菲虽然不停地告诉自己没有做错,但她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而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他的眼神太冷静了,就像是能够看穿自己一样。

    他身后站着的那个女人,眼睛是灰色的,她看着自己,也像是看透了自己的内心。

    这让闫芳菲感觉无比心虚,又烦躁无比。

    “你是谁啊,问我这么多干什么,我也很害怕的哪里记得清……”闫芳菲有些恼羞成怒了,然而正说着,忽然愣了一下。

    她感觉,这个男人有点熟悉……

    江流石看出了她的疑惑,笑着说道:“我是江流石?!?br />
    他那会儿在班里的存在感,还真是低啊。

    不过闫芳菲这种眼高于顶的性格,注意不到他也是挺正常的。

    但毕竟三年同班,闫芳菲多看他几眼,还是会觉得有些眼熟。

    闫芳菲顿时露出了一脸震惊的神情,怪不得李雨欣问她还记不记得江流石,原来他也在这车上。

    但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闫芳菲可是知道,他们就住在这一辆车上,她一直望着呢!

    想当初李雨欣可是女神级别的,多少男生暗恋她,她的人缘好到让闫芳菲都觉得嫉妒,而江流石呢?他就是个穷小子,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妹妹。

    结果,现在女神为了生存,居然和江流石在一起了?而且还是和这么多女人一起……

    闫芳菲看向李雨欣的眼神,顿时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她心底非常瞧不起李雨欣。

    只不过没想到江流石混得还不错,可能是个异能者吧?但是他身上的能量波动这么弱,就算是异能者也不怎么样。而且普通类型的异能者,没法跟她比的。

    想到这里,闫芳菲露出了一丝笑容:“真的好有缘分,没想到这车上两个都是我同学。那就好说了,快带我去军队吧?!?br />
    她的内心已经充满了憧憬,李雨欣不过只是傍上了江流石就过得这么好,还能喝可乐,等她加入了军队,岂不是能恢复以前的生活?

    “等等?!苯魇斐鍪掷蠢棺×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br />
    “江流石,你这是干什么呀?难道,你不让我上车吗?”闫芳菲愣了一下,勉强挤出了笑容道。

    “你如果不肯回答问题,我不会让你上车?!苯魇档?。

    闫芳菲彻底怔住了,她都这么赔笑了,这江流石怎么还是不依不饶!

    然而江流石的表情,却是十分冷淡。

    刚刚冉惜玉已经在他脑海中说了,闫芳菲,她在撒谎。

    江流石对闫芳菲没有太多印象,不过在这十几秒钟里,他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闫芳菲在学校里的时候,没少跟人合起伙来,欺凌别的女生。

    不过在男生面前,她倒是口碑挺好,很会讨人喜欢。一些男生明知道高攀不上她,还是天天围着她转。

    当然,这些事已经是末世前的事情了,不管闫芳菲以前性格如何,江流石对她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观。

    她如果真的只是个幸运的幸存者,江流石也会将她带给军队处理,当个后勤什么的,带到星城基地市去。

    可是,大半夜一群幸存者穿过丧尸尸群,最后只有闫芳菲活着逃了出来,而且江流石他们还目睹了她弃同伴不顾的场景。此外,她还在撒谎。

    江流石当然不能对此无视。

    闫芳菲心中一阵恼怒,她耐着性子说道:“事情比较复杂,我等见了军队以后会说的。再说我活着逃出来也不容易,你不为我高兴也就算了,怎么跟审讯犯人一样?”

    江流石没有说话。

    闫芳菲终于怒了,说道:“李雨欣,你就这么看着?江流石,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前得罪你了,现在居然对我见死不救!但就算是要审讯,也轮不到你来审讯我!我要见军队,我要见军队的领导!”

    李雨欣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知道江流石不会无缘无故为难闫芳菲,之前她刚认出闫芳菲时确实很喜悦,可是现在冷静下来一想,闫芳菲逃出来的过程确实有古怪。

    “闫芳菲,你心里没鬼的话,你直接回答就可以了?!崩钣晷浪档?。

    “你们……好啊,原来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同学的。我倒想知道你们领导怎么说?!便品挤魄坑驳厮档?。到了这种时候,她内心已经不发虚了,她在愤怒之下,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现在的委屈。

    “你们领导呢!”

    “我就是?!苯魇档?。

    “你是什么啊你……你说什么?”闫芳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她虽然跟江流石不熟,但江流石的身世她还是知道的。

    他根本没当兵,怎么可能是这支军队的领导!

    就算他是异能者,因此加入了军队,但是他坐着一辆中巴车,这也表明他不可能是领导!

    “你少骗人!”

    江流石才懒得管她信不信:“你不肯回答,不过你的念头已经出卖你了。你这种人,我不可能让你上车,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你自求多福吧。你这样都能一个人逃出来,那一个人活下去,想必也不难?!?br />
    “开车,回去了?!苯魇档?。

    闫芳菲一开始真的不相信,可是看到江流石等人都已经准备好开车走人了,她真的慌了。

    “等等!我是异能者!就算你是军队领导,难道你不需要异能者吗?我的异能很特殊,很有用的!”闫芳菲说道。

    连李雨欣都在车上,她作为异能者当然更有资格!

    她看出车上有两个女性都是普通人,还有一个小孩,她总比这些女的有用吧!

    如果江流石需要她陪……闫芳菲觉得,自己也可以忍受!

    听到她是特殊异能者,江流石肯定不会错过的,就算这件事很蹊跷,但那些普通人的性命怎么能跟她相比。

    嘭!

    正想着,车门却在闫芳菲的眼前,无情地关闭了!

    在车门关闭的瞬间,闫芳菲看到站在门后的江流石面色冷淡地说道:“不需要?!?br />
    而那名拿着刀的少女,则冷笑着补充了一句:“看在同学的份上才捡了一条命,好好珍惜?!?br />
    这句话,让闫芳菲浑身一震,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如果不是同学……江流石会杀她?他怎么敢!

    嗡!

    这中巴车,竟然真的在她眼前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