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惜玉的精神领域立刻张开了,她开始感应是什么情况。

    “有幸存者,正往这边过来?!比较в裼锲写啪?。

    城市里有幸存者不奇怪,但是现在这个时间……

    “这动静,他们会把丧尸群吸引过来的,我们去一下?!苯魇档?。

    冉惜玉点了点头,随即通过精神联系,将江流石的决定告诉了朱长青,让朱长青带着队伍继续留在这里?;た蒲Ъ?。

    昨晚军队扎营,科学家们都在帐篷里睡觉,现在都被惊醒了。

    琴教授也醒了,她抱着小南,神色有些紧张:“怎么回事???”

    “没事,不要紧张。队长他们会处理的?!崩钣晷腊参康?。

    影坐到了驾驶座上,启动踩下油门一气呵成,随着“呜”的一声响,中巴车骤然转弯,然后便朝着城市的方向冲了过去。

    大马路上有不少废弃的轿车,不远处的城市则是一片黑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听见前方不时传来的惨叫声。

    有一声惨叫刚刚响起就立刻消失了,这名幸存者的下场可想而知,琴教授顿时脸色发白,连忙将小南的耳朵捂住了。

    她其实也是第一次离开安全岛,而且从事植物研究的情况下,她连丧尸和变异兽的尸体都没有见过。之前在路上遇到丧尸的时候她还可以维持镇定,但是现在听到幸存者的惨叫声……

    小南之前也没有看出多害怕来,但现在也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

    很快,江流石等人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丧尸群。

    那些丧尸在黑夜中依然跑得极快,而且眼睛有种微微发亮的感觉,像是一群饿狼一般,但是比饿狼带来的威胁感还要强得多。

    普通人面对这些丧尸,先就吓得不知所措了。

    而在这些丧尸前面,则是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在拼命地狂奔着,可是他们和丧尸之间的距离,正在迅速拉近。

    突然,其中一个人摔倒了,他连忙大喊道:“救我!救我??!”

    然而和他一起逃命的那个同伴,却是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狂奔着。

    很快,中巴车就冲了过来。

    “救命??!救命!”跑在最前面的正是闫芳菲,她看到中巴车迎面开来,心中一喜,立刻大声喊道。

    终于逃出来了!

    她还是高估了那些幸存者能够起到的作用,她差点就要一起死了!

    看到中巴车开过来,闫芳菲伸出了手来。

    等中巴车停下来打开车门,她就好立刻冲上去。

    然后,她就彻底和这段糟心的日子告别了!

    然而,这辆车却无视了闫芳菲的一脸期待,直接从她身边“嗡”的一下过去了。

    这辆车径直冲向了那些丧尸,闫芳菲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是干什么?找死吗!

    闫芳菲愣了一下,就赶紧继续朝前跑去,她知道军队就在那个方向!

    虽然闫芳菲已经快跑不动了,可是她不敢停下来,她内心充满了期待!

    “嘭嘭嘭!”

    撞击的闷响声传来,闫芳菲听见那辆车行驶的声音还在,而且距离她越来越近。

    闫芳菲终于回过头看了一眼,脸上瞬间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这……

    这辆车怎么毫发无损地又回来了?

    她越过这中巴车往后一看,马路上没有任何一个站立的人影了。

    这中巴车,把那些丧尸都撞死了?

    至于那个同伴,在倒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死亡了。

    闫芳菲感觉难以置信,这中巴车,一看就觉得很廉价,所以她才会觉得这车冲过去是在找死,可是现实却颠覆了她的想法。

    “停车!停车!”眼看着中巴车越来越近,闫芳菲赶紧招手。

    嘎吱一声,中巴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夜间没有开车灯的中巴车,前脸上还有鲜血正在往下滴,闫芳菲看得心中一颤。

    不过车一停下来,她立刻有种真正松了口气的感觉。

    她走到了车门口,这时车门也打开了。

    “我真的跑不动了,你们有水吗?”闫芳菲已经看到了,这车内,好豪华!

    这竟然是一辆房车!

    有沙发,有床,还有桌子!桌上还摆着……那是可乐?还有好几瓶饮料?

    闫芳菲喉咙一阵干涸,她好久没有喝过干净的水了!

    她迫不及待地正要上车,却发现一个人影站在门口,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一怔,抬起头来:“怎么……”

    刚说了两个字,闫芳菲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睛。

    在她面前,江流石正站在车门口打量着她,旁边则站着影他们。

    “等等?!苯魇档?。

    但闫芳菲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猛地发出了一声尖叫:“是你!”

    “小点声!”江竹影立刻喝了一声。

    闫芳菲没有理会江竹影,她直勾勾地看着江流石旁边的李雨欣:“你是李雨欣?”

    “咦,你是……”李雨欣盯着闫芳菲仔细辨认了一下,“你是闫芳菲?”

    闫芳菲的样子太脏了,以至于她第一眼都没有认出来。

    江流石也愣了一下,闫芳菲?

    他对闫芳菲有印象,闫芳菲在班里很有地位,她家里很有钱,穿着打扮都非常时髦,一身名牌,不过他跟闫芳菲一点都不熟悉。

    “是我!”闫芳菲将李雨欣脸上一闪而过的疑惑和诧异看在眼里,她心中一阵愤怒。

    怎么会是李雨欣?

    对比李雨欣干干净净的样子,她简直脏得像是下水道爬出来的,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同学,闫芳菲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江流石你还记得吧?”李雨欣似乎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地问道。

    能够遇到自己认识的幸存者,李雨欣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江流石?”闫芳菲想了想,“不太记得了?!彼纠淳鸵丫谛牟凰?,现在更是不耐烦,“李雨欣,能不能拿点水给我喝?我渴死了?!?br />
    她惦记着刚刚看到的那些可乐,饮料!

    这些东西距离她只有一两米的距离,可是李雨欣却在这里跟她说什么江流石,寒暄这些没用的事情。

    然而,这时,那年轻男子却又冒出了一句:“等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