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当夜晚降临,五大一小六个女性都盯着江流石一个的时候,感觉就很尴尬了。

    原本加上一个李雨欣,床铺和沙发就已经不够分了,现在又多出琴教授母女来。

    感受着这尴尬的气氛,江流石摸了摸下巴?;爻档哪诓靠占湔獠鸥崭沼呕?,立刻又不够用了……

    “挤挤吧?!苯魇弈蔚厮档?。

    琴教授母女被分配到了一张床,江竹影和影又各自睡了一张,李雨欣和冉惜玉互相谦让了一番,最后李雨欣睡在了沙发上,冉惜玉则和江流石睡在了地毯上。

    车厢内空间不大,但是通风良好,挤了这么多人也丝毫没有空气不流通的压抑感。听着窸窸窣窣翻身的声音,李雨欣躺在沙发上,双眼轻轻闭上。

    原来,他们平时都是这么睡觉的。李雨欣还感觉有些睡不太着,不过骗冉惜玉她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过在末世当中,这样的条件就已经很好了。有过住帐篷的经历,李雨欣感觉,睡在这车上已经很幸福了。

    李雨欣望着窗外看了好一会儿,她看到远处警戒的士兵端着枪,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她都快以为对方要睡着了,然而一到交接时,那名士兵立刻就站了起来。

    江流石的车停在营地的另一头,距离那些士兵还有一段距离,其实这也是江流石倚仗基地车的防御性,将基地车当做了一个岗哨,停在距离城市那端。

    不知不觉,李雨欣睡着了,这是她加入石影小队后,和这些人共度的第一个夜晚……

    而在那幢高楼内,闫芳菲却是一夜未睡!

    她一直睁着眼睛,望着军队驻扎的地方。

    这次的机会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绝对不能够错过!

    军队为什么不过来!闫芳菲越想,越觉得就这么等,风险太高了。

    明天军队就一定会过来吗?就算他们进城,也未必会注意到他们。

    甚至冷静下来一想,等他们进城后,左右前后都是高楼,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路面上,更不会发现她了!

    闫芳菲焦虑地想着,她觉得这种情况很可能出现。

    可是在夜间穿过丧尸群?风险太高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想办法突围?!?br />
    这个幸存者团队内,男男女女十几个人,都在半夜被闫芳菲叫醒了。

    不过他们其实也没有睡着,生存的希望就在外面,怎么能睡得好。

    但是突围……

    “我已经详细计算了,其实我们和军队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便品挤扑档?,“直线距离,其实只有不到一千米?!?br />
    “可是丧尸……”一名幸存者开口道。

    “丧尸的数量也没有那么多!”闫芳菲立刻打断了他,“丧尸在大街上很多,可是在那些小巷子里,就没有那么多了。而且,我还有一个办法?!?br />
    闫芳菲说着,拿出了一只手机。

    这手机是她在这幢大楼内找到的,所幸的是电还没有用完,可以开机!

    “只要给手机设置每过五分钟就提示一次的那种闹钟,偷偷放在我们要突围的反方向,就能将丧尸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而且是持续地吸引。这样我们突围起来就更容易了?!便品挤扑档?。

    这些幸存者们彼此看了一眼,他们都是蓬头垢面,好多天没有吃饱,看起来眼窝深陷,面黄肌瘦,嘴唇更是干裂了。

    就是丧尸的形象,都比他们现在看起来好。

    他们饱受丧尸折磨,这种情况下,谁有那个胆量去放手机?

    “这手机刚响一次,就会被丧尸弄坏的?!币幻掖嬲咚档?。

    “是啊,而且我们突围那个方向的丧尸,不是也会被吸引过来吗?这样其实更不安全?!绷硪幻掖嬲咭菜档?。

    看到这些人都一副畏缩的样子,闫芳菲心里十分烦躁。

    要不是她还需要这些人帮助她突围,她根本懒得跟这些人废话!

    “那手机的方案就算了,我也只是提建议?!便品挤平只畔?,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

    这些人不仅没用,头脑还很精明。

    她怎么就跟这些人困在一起了!

    “那我们就直接突围吧,我会用异能?;ご蠹业??!便品挤扑档?。

    “在这里是没有活路的,这附近本来就是商业楼,没多少卖吃的地方,我们这段时间已经快将能搜集到的食物都搜集了。大家想要活下去,这是唯一的机会。只要有我在,就会有希望的?!?br />
    实在不行,就只能这样了!

    闫芳菲强调了自己的异能,她虽然没有战斗力,但是这群人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自发地?;に?。

    所以突围虽然危险,可是这群人都会是她的掩护。

    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她一定要活着逃出去!

    她的眼睛发红地盯着这些人,看着这些人犹豫着,思索着,最终都同意了她的说法,闫芳菲的心中顿时兴奋不已。

    那些人也是恐慌中带着期待,他们觉得,闫芳菲说的有道理。

    闫芳菲克制住了自己激动的情绪,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准备出发?!?br />
    在闫芳菲的催促下,这些幸存者就来到了大楼的后门处。

    将堵门的那些障碍物轻轻地拿开后,一扇铁门就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打开这扇门,他们就要面对无数的丧尸了!

    闫芳菲既紧张又恐惧,等到了军队那里,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了。

    长期没有洗头,她的头发里可能都长了虱子,真的都快痒死了!

    在末世前,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作为一名特殊的异能者,闫芳菲甚至已经开始期待自己今后的光鲜生活了。

    那才是她应该过的日子!

    ……

    就在李雨欣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忽然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江流石也从她旁边的地毯上猛地坐了起来。

    从睡梦中突然惊醒,江流石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困倦的表情,就像是他上一秒只是闭着眼在养神一样,一双幽黑的眼睛在微弱的月光中显得很明亮。

    几乎是同一时刻,影也翻身坐了起来,江竹影和冉惜玉,也马上醒了过来。

    “有动静?!苯魇鹕砼狭艘路?。

    他们已经听见,从远处似乎传来了凄厉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