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看错吧?那是军队的车辆吧?”

    这几个人影,他们都待在屋顶上。

    在他们身后,用油漆画着大大的“SOS(紧急求救)。

    他们之前,曾经听到过直升机经过的声音,然而当他们发疯似的冲上楼顶,疯狂地摆手的时候,那直升机却已经远去了。

    难以控制住自己激动情绪,发出了喊声的人,还吸引来了丧尸,差点让他们成为丧尸的口粮。

    自打那以后,几乎每一天他们都会轮流在这里“瞭望”。

    不管是幸存者小队,还是军队,他们都迫切想要遇到人,活人!而不是那些没完没了的丧尸群。

    他们非常惨,因为他们这群人,基本都是普通人。

    唯一的一名异能者,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只对逃命有点帮助。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在逃命上有用处,他们也活不到现在了。

    总之,他们现在就是在最底层的阴沟里挣扎的老鼠,在错过了那架直升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绝望后,他们又看到了希望。

    有军队来了!

    然而当他们将消息告诉其他幸存者,十几个人都聚集到屋顶上的时候,激动的他们却发现,军队就在城外驻扎了下来……

    “这是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进城?”这群幸存者中的异能者也来到了楼顶,一开始看到这群人,她也是激动无比,可是慢慢地,她就有些愣住了。

    那名异能者,她叫闫芳菲,其实她的年龄不大,也就20出头,但是在这群人中,她说一不二。

    她也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比较干净的人。

    其余人,都是蓬头垢面的,只有她还算勉强洗干净了脸,露出了长得还不错的容貌,但即便如此,她的头发也是脏兮兮的,身上虽然换了干净的衣服,可是还是有一股难以掩饰的体味逸散出来。

    在末世,闫芳菲也不敢喷香水,怕吸引来丧尸。

    “闫妹,可能是现在天黑了吧,他们明天肯定来的?!绷硪幻掖嬲咂谄诎厮档?,她年龄比闫芳菲大些,叫得很亲昵。

    可能是她离得太近了,闫芳菲皱了下眉头。

    真是太臭了!她当然知道这女人是为了讨好她。

    “明天……”闫芳菲犹豫不决。

    她是一名异能者,虽然不是战斗方面的,可是闫芳菲觉得自己的异能很特殊!

    只要能够进入军队,她一定会获得重视的,就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这样的日子她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多过,但是这些人都想等明天。

    “那是什么?”

    他们看到一辆中巴车从车队里开了出来。

    这辆中巴车,他们并不是没有看见,但是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军车吸引了,这中巴车他们刚才没有关注。

    这辆车敢离开军车,太冒险了。

    中巴车是朝他们这个方向开来的,但并没有开出多远,就在路边停了下来。

    接着,闫芳菲就看到,好几个人从车上下来了。

    一开始,她只是愣了一下,因为这些人穿的都不是军装。

    可是接着,她的眼睛就一下子瞪大了。

    那些都是女人!

    可是她们,穿得那么干净,头发柔柔顺顺的,身上一点脏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距离不算很近,可是闫芳菲看得很清楚。

    其中一个女孩子,下车后还伸了个懒腰。

    看到这些女人,闫芳菲的眼睛都直了。

    这就是生活在军队庇护下的女人?这些女人,一点罪都没有受!

    她们肯定不需要像她一样,生活在这种恶臭的环境中,每天还要担惊受怕,还要?;ふ庑┤?!

    平时她已经打理得很干净了,可是和那些女人比起来,她就像是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他们,也是幸存者吧?不像是军人???”

    旁边有人说道。

    闫芳菲回头一看,她看到那些幸存者,尤其是那几个男的,都用一种十分惊奇的眼神看着那些女人,好像那些才是真正的女人一样。

    她心中涌现出了一股极为古怪,让她感觉到烦躁的情绪。

    “都是些寄生虫而已,拿身体换来的,还不是说被抛弃就被抛弃了?!便品挤扑档?。

    长期处于这种压抑的生活当中,前不久还错过了一次获救的希望,闫芳菲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这些女人的出现让她压制的情绪爆发了一些。

    她是特殊的异能者,她应该比这些女人过得更好的!

    “去整理床单,光这么等不行,弄出个条幅来,吸引他们的注意!”闫芳菲说道。

    她还是很担心的,这次可能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她不想错过!

    如果不是这些人都怕死的话,她肯定会让这些人想办法去求救的。

    路边,江流石看着女科学家琴雨在江竹影和影的?;は?,采摘稻田边上的农作物。

    虽然这里丧尸很少,也没有看到变异兽,但是琴雨还是很自觉地只在稻田边上活动。

    另外三名科学家不是植物专业的,他们就留在军队那边帮忙扎营了。

    “我妈妈说,末世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植物也出现了一些变化??赡苁且蛭肪掣谋浒??!鼻傩∧献谥邪统档拿疟呱?,晃悠着小腿说道。

    “那这变化是好是坏呢?”江流石问道。

    琴小南托着腮帮想了想:“还不知道。妈妈说,如果按末世前的标准来看,那肯定是坏的,不过末世后,人类体质提升,免疫力增强,也许还是可以食用的。只要人类不死,以后总归是要种粮食的,不然肯定坐吃山空?!?br />
    “据说星城基地市那边就有种地的条件,所以我妈妈才去的?!鼻傩∧纤档?。

    “你以后也要学植物学?”李雨欣问道。

    “当然不了,我要学习战斗?!鼻傩∧纤档?。

    这个小女孩,给人的感觉还挺认真的。

    这时,冉惜玉忽然转过头去,朝着他们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营地方向有丧尸过去了,我们回去吧?!比较в袼档?。

    “琴教授,走了!”江流石喊道。

    而这时,在那幢高楼上。

    “他们怎么走了!”

    “横幅怎么办?”

    “没事,等明天,等明天?!?br />
    这些人眼睁睁地看着中巴车离开,他们既不敢喊,也不敢从丧尸群中穿过。

    闫芳菲看着那辆中巴车,捏紧了拳头。

    她不要过这种生活,她要变得比那些女人更光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