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本来以为要安排过来的科学家,多半是两位老人之类的,结果是一名年轻女子,带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

    “不好意思,我女儿有点不舒服,军车上条件比较艰苦,所以希望能坐你们的车。如果车上很挤,那只让我女儿坐也行?!蹦昵崤铀档?。

    那名小女孩披着柔软的长发,脸蛋圆嘟嘟的,挎着一个粉色的小背包。她躲在年轻女子身后,一直偷偷看着江流石,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两颗黑葡萄一样。

    “我认识她们?!崩钣晷狼嵘档?,“年长的那位是植物学专家,不过在科研所,那小女孩比较有名?!?br />
    “她是一个小神童?!崩钣晷赖?。

    江流石有些意外地看了这小女孩一眼,这小女孩看着很胆怯的样子,结果是个小天才啊……

    不过一个年轻母亲带着个小女孩,和一群士兵挤在一起确实不方便。刚刚江流石说的话,她们应该都听到了。

    “没问题,你们都上来吧?!苯魇档?。

    “谢谢?!?br />
    看到那名女科学家带着女儿上了车,张海从车窗里望出来,说道:“啧啧,看到没有,这就是豪车的作用?!?br />
    “……就你嘴贱?!彼锢の抻锏?。不过这中巴车,的确就是末世中当仁不让的豪车。

    江流石又和另外两名科学家见了面,他这次一共要护送三名科学家,其中两位都带了亲人,还有一位也是年纪不大,据说是亲人变异成了丧尸,就没有家属了。

    队伍很快就准备好了,随着大门缓缓打开,外面的情景顿时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那些普通人纷纷绷紧神经站到了一边,他们和外面的地狱只有一墙之隔,他们也不知道这支车队是要去做什么的??醋懦刀邮怀龃竺?,这些普通人的眼神显得有些茫然和空洞。

    换做是他们,肯定是不敢出去的。

    车队离开后,大门立刻关闭,这些普通人,顿时松了口气。

    中巴车内,江流石坐在车上,将星种面板召唤了出来。

    他刚刚拿到的报酬,还没有焐热,就要马上用在中巴车上了。

    第一个就是升级作战室。

    “检测到变异晶核……升级至二级作战室需要两颗一级变异晶核,升级后作战室面积将增加,保留三百六十度射击口,可同时容纳两人使用,是否升级?”

    “从一个人用变成两个人用就要两颗变异晶核……”江流石深感肉疼。不过他也知道,这不是简单地扩大面积那么简单,作战室内的防撞缓冲,防御装甲,也要随着面积的扩大延伸。

    而且在升级之后,作战室的防御能力也会提升。

    “确认?!苯魇牡?。

    接下来,就是为中巴车增加武器了。

    “为基地车增加武器,燃油型火焰喷射器。燃油型火焰喷射器:启动需消耗大量汽油,纯氧燃烧产生2000℃高温。增设该武器需要一颗变异晶核,是否增加该武器?”

    “是?!苯魇值?。

    真是一个字消耗一颗晶核。

    接下来,江流石又将矿用卡车的装甲强度增加了一些,反应到中巴车上,就是中巴车的车头等重要位置,又经过了一些加固。

    眨眼间,江流石得到的变异晶核,就没有剩下几颗了。

    这基地车消耗变异晶核简直就跟吃糖豆一样,让江流石肉疼不已。

    “作战室升级中,目前进度1%……”

    “燃油型火焰喷射器建造中,目前进度1%……”

    那名年轻的女科学家和她女儿就坐在沙发上,女科学家戴上了眼镜,正拿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和一本大部头在研究着什么,而那名小女孩则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江流石。

    一开始江流石没有理她,可是被盯着看了许久之后,江流石还是看了她一眼。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看着江流石,然后小小声地问道:“这几个姐姐都是你的老婆吗?”

    “???”江流石愣了一下,而一旁的江竹影则直接发出了“噗”的一声笑,才让江流石确认不是自己听错了。

    “不是?!苯魇档?。

    小女孩点了点头:“哦?!?br />
    不过听她的语气,江流石怎么听出了一点失望来。

    “你是哪里的人?”小女孩又问道。

    “江北?!苯魇档?。

    小女孩顿时笑了笑,拉了拉自己母亲的衣袖:“妈妈,看我猜对了吧。我就说这位哥哥是江北口音?!?br />
    “刚才那个你不是猜错了吗?好了不要调皮了?!蹦敲蒲Ъ仪敢獾囟越魇α诵?,“不好意思,小南就是这样?!?br />
    怪不得她一直盯着自己,原来是跟自己妈妈打赌了……江流石心道。

    “我们这次要路过江北?!毙∨⒂纸幼潘档?。

    江流石怔了一下,这个他还真没注意过。

    不过再一想,江北距离申海很近,但如果是末世前从申海前往星城,应该是不会路过江北的。但末世后,一些拥挤的路线没法通过,绕道江北就很正常了。

    江北……自从末世爆发离开江北后,江流石就没有再听到过关于江北的情况了。

    丧尸吞噬了世界,除了少数的基地市还会在夜间亮起灯光外,大部分地区都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车队继续前进着,随着丧尸的增多,中巴车开始加速冲撞,密集的枪声也随之响了起来。

    那名女科学家抬头看向了外面,而那个小女孩则一直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看不出有多害怕的样子。满足了和母亲打赌的好奇心后,这小女孩也就不主动找江流石说话了。

    傍晚时分,车队进入了一座小城市。

    “江队长,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夜间赶路很危险,前方的另一座城市距离我们还有半小时车程,就在这里驻扎吧?!敝斐で嗟纳敉ü越不?。

    “好,那找个合适扎营的地点吧?!苯魇獾?。其实前方就是江北了,对于江北,江流石还是有种想要去看看的感觉,但是夜间赶路确实风险很大。

    即便是他的中巴车,也绝对不想在夜间面对尸群的围堵和变异兽的攻击。夜间的丧尸和变异兽,个个视力惊人,和它们比起来,人类太吃亏了。

    “好的?!?br />
    这时那名女科学走了过来:“江队长,我看到这边有不少农田,不知道能不能去采集一点样本?只是在路边停一下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的?!?br />
    只是在路边停下的话,确实不会有什么问题,相比而言比进城去搜索物资要安全多了。

    这小城市末世前估计也有百万人左右,尸潮爆发后,难说这座城市里的丧尸是多了还是少了。

    所以他们即便驻扎也不会进入城内。

    “可以的?!苯魇?。

    护送的科学家都比较好说话,没什么固执的感觉。当然如果他们提出一些强人所难的要求,江流石会直接拒绝。

    他是来护送的,不是来陪着人作死的。

    在车队驻扎下来的同时,在城区内的一座高楼上,几双眼睛正两眼放光地望着这些车辆。

    在马路上,绿色的军车显得十分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