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

    车辆发出的引擎声伴随着丧尸的嘶吼声,撞击声,在马路上一路呼啸而过,密集的枪声更是一直未停。

    看着两旁已经开始长势杂乱的稻田,和偶尔出现的低矮房屋,江流石的心里有种阴霾的感觉。

    那精神体怪物虽然是因为辐射才变异的,但它的行动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很强的心理阴影。手里有枪,有炮,有异能者,有军队,建立了中海安全岛,恐怕不少人都觉得,这个末世虽然很残酷,但对这些幸存者来说,还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但是现在,在这个军队里的不少人,因为这次的经历,顿时又有了回到末世刚爆发那时的感觉。

    江流石也握紧了拳头,这种精神体怪物防不胜防。

    “全速前进,不要恋战!和留下驻守的人汇合以后,立刻继续出发,一分一秒都不许耽误!”林耀山的吼声不断从对讲机内传来。

    江流石转头看向了李雨欣,这个时候心里最焦急的,就是她了。

    但就在转头之后,江流石忽然发现了什么。他看见,苏光启的眼皮好像动了动。

    这时,冉惜玉忽然看了过来,说道:“他们的精神活动好像在恢复?!?br />
    “怎么回事?”江流石一怔,难道是要醒了?

    可是这缺医少药的,连到底是不是中毒,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冉惜玉也只能让他们处于深度昏迷中,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会自己醒来?

    冉惜玉也不理解,她看了李雨欣一眼,惊讶道:“她有异常的精神能量波动?!?br />
    李雨欣的精神能量波动不算强烈,冉惜玉一直在警戒外部,观察情况,所以她在将注意力转移到李雨欣身上时,才发现了这一点。

    “这么说,吞噬了那只精神体怪物后,李雨欣果然还是继承了一些精神力……”

    说到这里冉惜玉反而有些担心,之前李雨欣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她会不会是无意识地影响了两位教授?

    但就在这时,江流石却发现,李雨欣正牢牢地抓着苏光启和苏瞳的手,她的双目微微闭着,脸色有些发白,睫毛微微颤动着。

    从她的神情中,江流石看到了专注,似乎沉浸在什么当中的感觉。

    江流石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要打扰她!”

    就算是精神力影响到了两位教授,以两位教授的身体情况,他们也不会醒过来才对。

    可是现在他们却有了苏醒的迹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忽然间,李雨欣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面前的情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无力地瘫软了下来。

    “原来那是梦,但又不是梦……”李雨欣说道。

    她在梦中经历了很久的手术,将所有的黑气剥离了。

    现在回到中巴车中,她从苏光启和苏瞳的身上已经看不到黑气了。

    既是梦又是现实,李雨欣分不清。

    “雨欣?!?br />
    听到江流石的声音,李雨欣顿时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所有人都正看着她。

    这时江流石看向苏光启和苏瞳,他震惊地发现,这两位教授苍白发紫的脸色,居然变回了正常肤色。就连他们因为营养不良,休息不好而导致的憔悴感,也没有了。

    脸色红润,呼吸平稳,他们现在哪里像是在昏迷,根本就是在平稳睡眠的感觉。

    “他们……”江竹影也注意到了,她有些惊讶地说道。

    李雨欣微微笑了笑,说道:“让他们睡吧?!?br />
    她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和外公:“他们这些天,太累了?!?br />
    李雨欣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感。

    她原本都已经绝望了,没想到……

    所有人都放低了音量,而李雨欣则将自己的情况讲述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那个梦是怎么回事?!崩钣晷赖?。

    冉惜玉轻轻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那应该是你的精神世界,类似于我的精神领域一样吧?!?br />
    “你说得对?!崩钣晷阑腥淮笪?,接着又露出了一丝既幸福,又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刚拥有这种能力,对这些,都不懂……”

    “按照你描述的,其实你这种能力未必就是只能用来治疗的,只不过用于治疗,最适合你?!苯魇档?。

    李雨欣笑了笑:“治疗就好,这样我就很开心了?!?br />
    许多人渴望异能,是希望自己变得强大,而不是为了去帮助别人。但是对于李雨欣来说,有能力救治自己的亲人,朋友,这就已经足够了。这和她末世前的愿望,是一样的。

    像刚才那样无能为力的绝望感,她不想再体会了。

    “嗯?!苯魇懔说阃?,看到李雨欣幸福的笑容,他也由衷为李雨欣高兴。

    “这个能力挺好啊?!苯裼耙苍谂员叩阃?。

    “其实也没有我说得那么神奇。我只是感觉能够派上这些用场,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感觉难度很高,很累?!崩钣晷浪档?。

    “这是因为你刚得到异能,不管是精神力还是体力,都是需要锻炼,还需要进化的?!比较в袼档?。

    “嗯嗯?!崩钣晷牢⑽⒁恍?,异能者们需要大量吃变异兽肉,这个她还是知道的。

    只不过怎么锻炼精神力,她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个可以向冉惜玉请教。

    “谢谢你们?!崩钣晷篮鋈簧裆徽?,她挣扎着站了起来,鞠了个躬。

    鞠躬之后,她又险些倒下,被江流石一把扶住。

    李雨欣抬起头来,看着江流石,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真的很谢谢?!?br />
    这一次,他们全家的命,都是石影小队救下的。

    “不要给老子节约子弹!机枪扫射,加速通过!”

    对讲机里又传来了林耀山的怒吼声。这位指挥官浑厚的嗓门都已经嘶哑了。

    “我去,差点忘了!”江流石赶紧拿起了对讲机来。

    “两位教授已经没事了?!?br />
    “什么?”林耀山愣了一下。

    “我说,两位教授没事了?!苯魇?。

    这江流石还是那种调调,完全没有掌握对讲机的正确使用方式。

    不过,这次听到江流石的声音,林耀山却觉得,这简直就是此时最好的声音了!

    两位教授没事了!

    所有的军人,幸存者们,他们都在此时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意味着,这次的牺牲,总算没有白费,他们的任务,也没有失败!

    大量的研究成果,实验样本,手稿,将随着两位教授的回归,展现出它们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