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公和妈妈呢?”李雨欣再次问起了两位苏教授。

    她其实已经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了,刚才江流石他们的反应就不太对,之后江流石在告诉她发生的那些事情时,也没有提到苏瞳他们。

    “他们……”连一向性格直爽的江竹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来说吧?!苯魇崆嵬鲁隽艘豢谄?,“雨欣……”

    李雨欣在听到他们受伤时,整个人就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般,愣在了那里。

    怎么会这样呢……那个精神体怪物,它已经死了啊。

    这个末世,李雨欣最庆幸的,就是自己还有亲人。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她不顾一切,豁出性命要?;さ?,也是自己的亲人。

    可是现在她醒过来,却被告知,她最重要的亲人躺下了?

    “冉惜玉已经让他们陷入了深度睡眠中……”江流石说道。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能不能坚持回到中海安全岛,谁也不能确信。

    得知两名重要的科学家倒下,李雨欣也是生死未卜,林耀山等人都快急疯了。

    可是着急也没用,林耀山也支持江流石的做法,他让人们都远离了中巴车,继续警戒。

    他自己也站到了远处,然后频频看向中巴车的方向。从车窗外什么都看不到,他迫切想要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这时对讲机内传来了影的声音:“李雨欣已经醒了?!?br />
    “太好了!那两位科学家呢?”林耀山问道。

    “还昏迷?!庇八档?。

    林耀山的心顿时往下一沉,整个军队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沉重。

    如果两位科学家出了事,那他们这次的任务,基本就算是失败了。

    都是那精神体怪物!

    嘭!林耀山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旁边的一辆装甲车上。拳头上,传来一阵剧痛,让他从暴怒和愤恨中冷静了下来。

    “准备出发!”林耀山下令道。

    抓紧时间回到中海安全岛,或许,还有希望!

    而在中巴车内,李雨欣听了江流石的话后,怔了好几秒。

    作为医生,她非常清楚现在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

    防不胜防……谁能想到一只怪物会有这样的智力,它竟然会用维生素片来伪装,下毒害人!

    就算是在末世前,每年都有许多人因为中毒而死,末世之后,许多生物变异,谁能知道那怪物究竟用的什么毒。

    李雨欣的心里空荡荡的,她感觉自己像是溺水后绝望的人。

    “我妈,还有外公,他们在哪?”李雨欣说道。

    她都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开口了,声音有没有传达出去。

    这么说着的同时,李雨欣就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

    刚站起身,她就一个踉跄。

    江流石赶紧伸手扶住,他刚抓住李雨欣的手腕,就心里一叹。

    李雨欣的身体,在发抖,她的皮肤都是冰凉的。

    而李雨欣现在的心情,江流石完全能够理解……

    苏瞳和苏光启两位教授,此时就躺在另外一张床铺,以及沙发上。

    温暖柔软的床铺和沙发,却衬托得他们的肤色更加苍白。

    他们双眼紧闭着,只有微弱的呼吸表明他们还活着。

    李雨欣走到中间跪坐了下来,抓住了他们各自的一只手。

    回到中海安全岛,就能够救活他们吗?

    李雨欣的心里有一丝希望,然而她自己最清楚,这一丝希望,太渺茫了,几乎等于零……

    “准备出发了?!绷忠降拿畲佣越不谙麓锪?。

    救治的可能再怎么小,也必须快马加鞭地去争取。

    “快快快!”

    “出发!”

    车队很快就从核电站家属区开了出来,迅速地开上了大路。

    机枪再度发出了恐怖的嘶吼,飞射的子弹就如同众人急迫的心情。

    看到迎面而来的丧尸,影默默地将油门踩下。

    快点赶回去!

    李雨欣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她一直默默地拉着苏瞳和苏光启的手。

    苏瞳的容貌保养得很好,但是手却已经很粗糙了。

    而苏光启,他的手就像是干枯的树枝一般。

    李雨欣记得,这只手曾经苍老但有力,可现在,却没有一丝力量地耷拉在自己的手心上。李雨欣轻轻握了握,这只手的主人,他的气息很微弱了,生命烛火在摇摇欲坠。

    然而作为他们的亲人,李雨欣却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这时,李雨欣感觉到,苏光启的手,似乎和平时不同了。

    噗通,噗通!

    李雨欣的耳边,仿佛传来了苏光启的心跳声。

    苏光启手部的皮肤,如同变得透明了起来。

    李雨欣看到了苏光启的血管,看到了心脏,看到了他的各脏器。

    苏光启的身体,就仿佛笼罩在一层黑气当中,他的内脏都被这些黑气给渗透了。

    黑气包裹着苏光启的心脏,就好像是在挤压它一样,这情况看得李雨欣头皮一麻,她自己的心脏也一下子揪了起来。

    李雨欣愣了一下,她连忙看向了苏瞳。

    同样的现象!

    “这是……”李雨欣懵了,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感觉到,他们身体内的任何异常,似乎都浮现在自己眼前。

    李雨欣感应到这些情况,她更清楚苏光启和苏瞳都处于生命垂危的时刻。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这些黑气似乎正在吞噬他们的生命!

    随着李雨欣越来越着急,忽然间,她眼前恍惚了一下。

    李雨欣愣了一下,她发现,自己似乎正在一间手术室内,她拿着手术刀,面前则是一张手术台。

    李雨欣记得这一幕,她之前在梦境里,曾经见过这样的情景。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进入了这个梦里?

    或者……自己从来没有醒过来?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术刀,刀锋很薄,很锋利,很有真实感。

    李雨欣呆了一会儿,又看向了手术台上的军官,顿时愣了一下。

    不是梦里那个军官……而是,换成了她的外公!

    外公怎么会躺在这里?这……

    李雨欣连忙朝周围望去,她在旁边一张手术台上,发现了自己的母亲。

    苏瞳躺在手术台上,双眼紧闭。

    李雨欣茫然失措,这是一个封闭的手术室,里面只有她,还有母亲和外公。

    旁边的检测仪器发出冰冷机械的声音,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滴答滴答的水声。

    太安静了,太静谧了。

    这里,真的是梦境吗?

    李雨欣不知道,她感觉很真实。

    她伸手握了握外公的手,这感觉,也是真实的。

    已经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的李雨欣,在茫然之中,她渐渐地镇定了下来。

    现在她是医生,她拿着手术刀,曾经她选择这个专业的目的,就是想要治病救人。

    她现在,想要救自己的亲人。

    (发个宏愿,明天开始尽量三更。我想保证一定三更但是担心万一没状态的时候就疯了……不要再骂我了嘛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