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醒来的这一刻,李雨欣已经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她如果将梦境当真了,会不会一直沉醉在里面醒不过来?

    李雨欣想到了植物人,她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他们医院就住着一名植物人。她曾经站在病房门口,透过窗口看着里面躺着的那个人。

    那人已经几年没有醒过来了,他会不会一直在做梦呢?

    这并不是什么乐观的猜测,实际上,这个想法让李雨欣觉得很可怕。

    一个躺着一动不动,靠仪器维持生命的人,谁知道他是在梦什么呢?

    也许是一直困在一个箱子里,不停地敲打着,希望有人能够放他出去。

    ……

    看到李雨欣总算睁开了眼睛,江流石顿时松了口气。

    “江流石……”李雨欣低声呼唤着。

    江流石赶紧凑了上去:“我在。有什么事,你说?!?br />
    李雨欣张了张嘴,一股微弱的气息喷在江流石的耳根,她虚弱地说道:“你叫醒了我,谢谢?!?br />
    梦境中,她一直听到江流石的声音。

    “叫醒你的不是我?!苯魇汇?,说道。

    他疑惑地看向了旁边的冉惜玉,因为太累,冉惜玉的脸色苍白,灰色的眼眸也显得很黯淡,她精神力透支得太厉害了。

    冉惜玉微微摇了摇头,叫醒李雨欣的,的确不是江流石,而是她的精神力进入李雨欣的梦境中后,发现了她记忆中的江流石,然后附着在了江流石的身上。之后,又一直模拟她记忆中江流石的声音,在她精神深处呼唤她。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点明了。

    江流石看到冉惜玉摇头,一怔之后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这时,李雨欣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崩钣晷烙行┬老驳厮档?。

    睁开第一眼就看到江流石,让李雨欣心中一安。

    江流石没事,说明那怪物已经被杀死了。

    想到那怪物,李雨欣又想到了宋倩雯,鼻子又是一酸。

    那怪物该死,但宋倩雯是无辜的,她是受害者。

    “我外公和我妈妈呢?他们是不是很担心我?!崩钣晷栏辖粑实?。

    然而话音落下,她发现江竹影和冉惜玉都用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自己。

    “雨欣,你感觉,你的身体怎么样?”江流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

    李雨欣愣了一下,很快,她还有些昏沉沉的脑袋里就想起来,自己受伤的部位正是后背,胸口也被洞穿了……

    可是,被胸口洞穿的自己,为什么还能够活过来?

    作为医生,李雨欣很清楚在这种条件下,受了那么重的伤意味着什么。

    肺部被伤到,大出血,就算是具备手术条件的和平时期,都要靠运气才有机会活下来。

    这种情况下,她是怎么醒来的,还能够开口说话?

    回过神来的李雨欣发现,自己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李雨欣也顾不得江流石就在面前,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又挣扎着坐了起来。

    她的胸口,原本应该有一个洞穿的恐怖伤口,可是现在,衣服还被鲜血染红着,可是伤口却已经止血了。

    李雨欣伸手摸着那伤口,她清楚地感觉到,这伤口在微微蠕动,有种隐隐发痒的感觉。

    这难道是……在愈合?

    怎么可能?!

    没有经过手术缝合,大量失血的状态下没有输血,没有挂水,什么都没有,她的伤口就这样开始自己愈合了?

    甚至她的伤口上,只有一团纱布按着,连包扎都没有!

    怎么回事?!李雨欣懵了。

    她连忙转头看向江流石他们,却发现他们都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

    李雨欣晕过去到现在,其实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车队也不过刚刚开始往回赶而已。

    但在那怪物钻进去后,江流石他们就已经发现,李雨欣的伤口开始迅速愈合了。

    特别是在李雨欣做梦的时候,她愈合的速度就更快。

    江竹影检查过,她的伤口不仅仅是止血了,连肉都重新长到了一起。

    这种恢复速度,江流石虽然激活了进化血脉,但是也无法相比。

    现在江流石想知道的是,李雨欣相当于融合了精神体怪物,并抹杀了精神体怪物的精神力,她现在……究竟变得怎么样了?

    如果要说一点没变化,那是不可能的。

    那只精神体怪物,它吞噬李雨欣已经失败了,这算不算是反过来,李雨欣吞噬了它呢?

    这样一来,可能李雨欣会继承它的一些能力也说不定。

    说不定,李雨欣也可能拥有精神力方面的一些能力。

    江流石也只是猜测,李雨欣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异能者都是在病毒爆发初期就已经变异成了异能者,有没有被丧尸或变异兽感染后成为异能者的例子,江流石也不知道。

    “雨欣,听我说?!苯魇蔷裉骞治镌谒钨祸┑纳硖逅篮?,试图占据她身体的事情,告诉了李雨欣。

    这个过程,其实比较惊悚,但李雨欣却只是脸色一白后,就默默地听着了。

    当听到冉惜玉对她施救时,李雨欣朝冉惜玉投去了感激的神色。

    “你现在,感觉你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江流石问道。

    李雨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有点头晕,身体,有点用不上力气……”

    “这样啊?!苯魇懔说阃?,李雨欣的精神力险些被那怪物吞噬,取而代之,身体受伤后失血不少,无论头晕还是虚弱,这都是正常的情况。

    “你有感觉看什么清楚一些吗?或者能感应到我们的情绪,什么的?!比较в窨谖实?。

    李雨欣又感应了一会儿,然后又摇头道:“没有……和平时没有什么变化?!?br />
    她自己也很失望,握了握拳头,力气也没有变大,似乎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不要急,毕竟你这是特殊情况,再说就算没有什么变化,能活下来也是好的?!比较в袼档?。

    江流石点了点头,不过他看着李雨欣,还是感觉到李雨欣有什么地方似乎不一样了。

    也许,是他的错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