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金陵新亚中学的校园?

    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李雨欣茫然的伴随着人潮走入教室,学生们都穿着精致笔挺的校服——颇有些欧美校服的感觉,毕竟新亚中学是金陵贵族私立学校,为了让学校的名片更鲜明,在学生校服上,学校也花了不少的力气,做工精致,款式时尚,比起很多面袋子校服,那真是天壤之别了,所以对学校强制穿校服这件事,没有人有怨言。

    李雨欣懵懵懂懂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她看向窗外的回廊,下午的阳光,明亮到有些刺眼,回廊之外就是操场,此时的操场空无一人,她可以看到整齐修剪的绿色草坪,带着白色球网的足球门立于操场两旁,还有摆放在旁边不远处的篮球架,远处的宿舍楼,那明晃晃窗户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是璀璨的宝石一样闪亮。

    都是……梦吗?

    李雨欣若有所思,她回过头来,看到同桌的男同学,他也是一身笔挺的校服,身前的书桌上摞着厚厚的书。

    不过,他的文具、书包、鞋子都显得非常简朴。

    他叫江流石,家境不太好。

    他是靠学习成绩上了这个私立中学,因为有全额奖学金,所以他可以应付这里的开销,只是,在这个富人云集的私立中学,家境一般的他,还是尤其显眼。

    此时,阳光从窗户中照下来,照着江流石的侧脸,通过这个角度,李雨欣能看到他脸上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中泛着淡淡的金色。

    他穿着笔挺的白衬衣,灵活的转着手中的碳素笔——他转笔转得非常漂亮,但教授数学的古板小老头显然不懂得欣赏,因为他在课上转笔,他被数学老师没收了好几根笔,但后来,因为他出色的数学成绩,古板的数学老师终于不再试图改造这个不按照他规矩来的学生,他对课堂上江流石转笔的习惯也就视而不见了。

    此时,这慵懒的下午,江流石穿着笔挺的白衬衣,在思考一道数学题。

    能让他为难的数学题本来就不多,而李雨欣不得不承认,他穿着校服认真思考的模样,挺有魅力的。

    李雨欣不经意的看着江流石的侧脸,周围的一切安静极了,只有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记录着时间的流逝。

    在那个离奇的梦中,这个靠奖学金维持生活的少年,成为了梦中拯救自己的英雄,她还记得他手持狙击枪,驾车冲进尸群中的情景,那孤胆英雄一般的背影,在李雨欣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在她所在的救护车被丧尸袭击时,也是他,一人一枪将自己从丧尸的魔爪中救下。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为什么会梦到他成为英雄呢?

    “我叫江流石,‘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的‘江’‘流’‘石’,不过父母取名的时候没想过这句杜甫的诗,只是想让我做一块沉在江心的磐石,能够承受流水的冲击,而岿然不动?!?br />
    李雨欣想起自己和江流石第一次认识的时候,问起他名字的意义时,他说出的答案。

    江流石不转,他确实做到了,他自己考上了私立中学,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在父母双亡后,还照顾一个妹妹。

    相比而言,自己有父母铺好的路,从小在科学环境浓厚的家庭中长大,可是她其他科目都极为优秀,说起数学和物理,却还有很多题要问江流石呢……

    比如现在这道题,又不会了……

    李雨欣思考着,她想问江流石,又有些不好意思启齿。

    她看着江流石的侧脸,又想起了那个梦。

    那真的是梦吗,未免也太冗长,太逼真了……

    “那个……江流石同学……”

    李雨欣红着脸,小声说道。

    江流石看过来,忽然之间,李雨欣莫名地觉得,这个看向她的江流石有些陌生。

    他的眼神,带着果决和凌冽,他的相貌没有改变,依旧穿着白衬衣,容貌也依旧清秀,但他给自己的感觉绝却不再是那个数学成绩优秀的阳光大男孩。

    他好似经历了铁血厮杀的军人一般,有了一股特殊的气质。

    “雨欣,下周二,你一定要在家里等着我,不光是你,还有你父母,都一定要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最好你们能分开不同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有锁,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把自己锁在房门里别出去,我会来找你们,可以吗?我有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事情!”

    江流石突然开口说道。

    李雨欣听了之后,整个人如遭电击。

    这番话……正是江流石在末世前打电话跟她说的话!

    那末世的所有经历,都不是梦???

    又或者,自己现在才在梦中?

    李雨欣感觉难以呼吸,她眼前的画面全都模糊起来,学校不见了,操场不见了,变成了铁血纷飞的战场。

    到处是丧尸,到处是慌乱的人群和勇往直前的士兵,枪声不绝于耳。

    子弹!战火!血腥之气!杀戮!死亡!

    这里是……中海一区???

    中海一区被袭击了?

    那比万里长城更坚固的城墙,已经坍塌!大片的尸群如潮水一般涌入中海一区。

    李雨欣身穿一套染血的白大褂,她是一个战地军医。

    她手中还拿着手术刀,森寒的手术刀,握在自己的手中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仿佛这手术刀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

    “李医生,你在愣什么,快手术啊,只有你能现在这条件下完成这手术了,快点,孙军长的命,就拜托你了!”

    几个战士虎目含泪,心中焦急的对自己说道。

    只有我,能完成的手术?

    李雨欣心中茫然,她握着手术刀切了下去,霎时间,这手术刀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它在伤者的肌肉纹理中游走着,游刃有余。

    手术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倒映在她的脑海中,她突然意识到,这已经不是之前的自己了。

    她年长了许多,她变成了一个出色的军医,能在缺少无菌环境的情况下,完成近乎不可能的手术,包括切除丧尸病毒感染的病灶等等!

    手术紧张的进行着,那些战士的脸孔似乎慢慢的模糊起来。

    李雨欣的眼中,只有自己的手,只有病床上的伤员。

    可是,这战士口中的孙军长,却变得不同了,他的身材小了很多。他身穿红衣,一头长发,脸色苍白,竟是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她有着精致如洋娃娃一样的五官,但嘴角却诡异的弯起,在对着自己笑。

    这是,那个袭击救护车的小女孩丧尸???

    李雨欣啊的叫了一声,连续后退几步!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

    “醒醒!李雨欣,你醒醒!这都是梦!你快醒来!”

    这个声音急促而有力,她努力的转过身来,周围环境的一切,战场、手术台、简陋的房间都渐渐的模糊起来,而片刻之后,模糊的视野又慢慢的清晰。

    她看到了一张脸,清秀的面庞,却有着凌厉的眼神。

    那个转着碳素笔的白衬衣少年,还有那个久经战场,拥有军人般气质的刚毅男子,在这一刻重叠了起来。变成了眼前这个她所熟悉的人。

    “江……江流石?!?br />
    李雨欣艰难的开口,发出了微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