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江流石坐在基地车的作战室中,手中拿着AMR狙击枪,看着四周的情况。

    改装后的基地车,作战室的视窗视野更大一点,但因为居民楼的遮挡,视野还是极为有限,石影小队的眼睛,都靠冉惜玉了。

    此时,冉惜玉正坐在沙发上,她闭上眼睛,眉头微微跳动着,只要在她的精神领域之内,那一切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感知。

    她“看”到成群的灰色丧尸与橘黄色的战士战斗着,这里的尸群规模毕竟不如外面大片的尸潮,虽然是经过了核辐射的丧尸,但依旧威胁不了坦克和装甲车。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嗯,那是……

    冉惜玉心中一动,开口道:“江哥!”

    “怎么了???”

    江流石此时精神高度集中,听到冉惜玉叫他,他第一时间不是看冉惜玉,而是用AMR狙击镜瞄准四周,在面对未知对手的生死战中,快一个眨眼的时间,都可能决定战斗的结果。

    “在七点钟方向,约八百米远,居民楼第七层内有幸存者!大概有十五六人?!?br />
    “哦?幸存者!”

    江流石轻舒一口气,末世降临的时候,核电站厂区内的工作者应该都死了,少数幸存者也集中在居民楼里。

    当这些居民在居民楼里生活一段时间后,因为缺少食物,加上核辐射的扩散,他们应该早就死光了。

    现在能幸存下来的人,也只有当初带了防护服的一群战士和科学家了。

    “影,报告指挥部!”

    越是临近任务完成,江流石越是不敢大意,他一秒钟都不敢分心,时刻警惕四周,使用对讲机这件事,自然交给了影。

    影拿起对讲机,淡漠的说道:“石影小队发现幸存者,七点钟方向八百米远,顶层?!?br />
    影的话非常简洁,位于装甲车中的林耀山听了心中一突,幸存者!

    那九成九就是被困的科学家了。

    之前他们只是知道被困科学家的大概位置,但要寻找到,也需要时间,没想到石影小队已经找到了。

    是那个姓冉的女孩的异能么?

    这异能……实在变态了些,林耀山很清楚现阶段这种侦查异能的作用,尤其在建筑林立的城市作战中,简直是无价之宝。

    “这里是指挥部,目标七点钟方向,前进!”

    临近目标,林耀山愈发小心起来,因为清楚这些科学家都位于远离核电站的居民楼内,所以一开始,军队也绕开了最为危险的核电站核心区域。

    七百米的距离,只是几分钟的路程而已。

    在距离拉近之后,林耀山已经能从装甲车的观察镜中看到居民楼阳台招手的人影。

    他们穿着防护服,拼命的招手,望远镜中,可以看到他们激动万分的表情。

    的确是被困的科学家和战士!

    林耀山松了一口气,总算确认这些科学家平安,只要接到他们,任务就完成了一半了。

    装甲车开到居民楼下,这片居民楼的门,早已经被完全封上了,后面都是堆放的重物——这也是在充满辐射丧尸的环境下,战士们唯一的保命手段了。

    现在,门那边已经有战士在搬动杂物。

    江流石始终呆在作战室中,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生什么极度危险的状况,向车队扑来的丧尸群都已经被肃清。

    李雨欣激动不已,她已经看到窗口上出现了母亲和外公的身影。

    虽然他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面罩,但李雨欣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这些天她担惊受怕,就算是在来的路上,也不止一次想到过,有可能出现的一些可怕结果。那些事她光是想想都觉得无法承受。

    随着杂物被搬开,这些被困多天的幸存者们,终于和军队汇合了!

    在走出大门的一刻,人们都有种重见天日之感。

    这时李雨欣和宋倩雯赶紧提着医药箱下了车,在辐射区呆了这么久,挨饿受惊,休息不好,估计这些人的身体状况都不好,更不用说还有年纪大的科学家。

    “苏老,我放您下来,站稳喽!”那名一直十分乐天的小战士,将苏老背出了居民楼,立刻有人上来扶住了苏老。

    “妈妈,外公!”这时,李雨欣已经从人群中冲了上去。

    她放下医药箱,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防护服的阻隔下,其实要完成拥抱的姿势很艰难,但是李雨欣还是抱了一下才松开了。她平时性格坚韧,但此时也是忍不住有些眼睛发红,鼻子发酸。

    李雨欣她抓着苏瞳和外公的手,当看到苏瞳明显消瘦的面孔,以及外公在面罩下溃烂的皮肤时,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苏瞳也是眼泪直流,就连苏老教授的眼眶,也是湿润了。他是不愿意被孙女看到自己流泪的,可是戴着面罩,他没有办法擦拭自己的眼睛,只能别过头去。

    “雨欣啊,你怎么来了?!彼绽舷壬坪跸胍鸨?,可是语气,却怎么都严厉不起来。

    这一路过来,李雨欣也经历了很多危险,吃了不少苦头吧。

    苏瞳想到女儿在路上经历的那些,眼泪更是止都止不住。

    但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泪水。她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可能见不到女儿了。

    末世之中,生离死别是很寻常的事情??墒钦庵盅俺?,落到个人的头上,却是谁都难以承受的巨大伤痛。

    一旁的小战士看到这一幕,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憨厚又欣慰的笑容。

    就在这时,那名小战士忽然“噗通”一声,硬邦邦地摔倒了地上。

    苏瞳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小同志!”

    “我来看看!他是疲劳过度,加上营养不良晕倒了,快点来人将他抬到车上去?!崩钣晷懒ε芰斯?。

    李雨欣来不及和自己的亲人多说两句话,就已经忙碌了起来。

    “妈,外公……”

    这时宋倩雯也提着医药箱赶了过来:“没事,我来帮两位教授检查一下身体?!?br />
    “好的,谢谢倩雯姐?!?br />
    李雨欣点了点头,她赶紧追上了已经被抬往车上的小战士。

    这时,宋倩雯已经在为两位苏教授检查心率和脉搏了。

    “除了苏老的皮肤状况不好以外,其他暂时没有问题。不过这些天下来体力差了很多,之后我们还要赶路?!彼钨祸┧底?,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来,“这是维生素片,一人两片,赶紧服下吧?!?br />
    宋倩雯微笑着说道。

    苏瞳看着这名年轻的女医生,感觉对方很有亲和力,言语也十分温柔。她接过药片来,然后将其中两片先拿给了自己的父亲。

    “先让人去把我们的实验样本搬出来?!彼绽辖淌诠夷钭盼饷炊嗳瞬诺玫降氖笛槌晒?。

    “老先生您先吃药,别的事都会有人处理的,不要担心?!彼钨祸┌参康?。

    中巴车上,冉惜玉正在全力感应着周围的情况。

    这种时候所有人都停留在这里,冉惜玉担心引来丧尸。

    不过这点其他人也都知道,所以队伍不会停留太长时间,简单检查一下幸存者之后,就会很快接上他们离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冉惜玉却忽然感应到,自己的精神领域,似乎受到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