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山核电站,是华夏第一座自行设计和建造的核电站,年发电500亿度,是国内最大的核电站。

    当然……这已经是曾经了。

    这座核电站,一直是华夏的骄傲,华夏虽然许多时候,技术水平不如国外先进,但是秦山核电站作为一个国营企业,它的安全性一直都是无可挑剔,长达十几年未有非计划?;?,使得它连续在世界评选的最安全核电站排名中始终名列前茅。

    这方面,华夏做的比福岛核电站要好许多,然而,这都是历史了。

    苏瞳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透过玻璃,她抬眼看向远处那灰蒙蒙的建筑,轻轻的感叹了一声。

    曾几何时,这座核电站是华夏放射性领域科研工作者的骄傲,而现在,它却成了江南大地上的一块伤疤。

    因为末世爆发得突然,核电站的工作人员死伤殆尽,冷却水无法循环,持续工作的反应堆越来越热,导致燃料棒中的金属和水蒸气反应,置换出了大量氢气,最终氢气爆炸,核燃料泄露。

    所幸秦山核电站的安全壳够结实,泄露得还不算严重,至少比乌克兰的切诺贝利核电站要温和许多。

    苏瞳在十几天前来到了秦山核电站,一起前来的核电站技术人员将反应堆全部停掉,然而……做好这一切之后,变故却发生了。

    一种突然出现的未知怪物袭击了军队,大量的战士牺牲,伤亡惨重。

    他们这批科学家,在战士的拼死?;は?,转移到了远离核电站的住宅小区中,现在所有人都缩在距离核电站最远的一栋公寓楼里。

    他们被困在了这里,已经将近半个月,半个月,说长也不长,如果是无忧无虑的假期,那是一晃眼就过,可是现在,苏瞳却觉得,仿佛过了数年一样。

    苏瞳日渐消瘦,原本她气色红润,身材保持得也很好,可是现在,透过防护服透明罩,可以看到她憔悴消瘦的脸,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想想二十天前,她在实验室里穿着实验服,教女儿微生物学知识的情景,当真恍若隔世。

    女儿是她的骄傲,虽然家里富裕,但女儿从小就很懂事,学业也是从不用她担心,一直都是学校的优等生。

    只是现在,苏瞳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一旦自己和父亲回不去了,那女儿在那个规则混乱的中海一区,还有立足之地吗?

    一旦被军部收回住所,没有一个稳定的住处,那真的是不敢想象的生活,混乱的贫民区内,不乏许多末世的绝望环境下性格扭曲的人,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如果女儿落在他们手里……

    每每想到这里,苏瞳心都在颤抖,她每天都不知多少次向窗外张望,可是救援的部队,迟迟未来,她不知道那些突围的战士们,在失去了重装备的情况下能不能抵达中海一区,把消息传达到。她知道,最近江南这片区域,都爆发了大规模尸潮。

    “开饭了?!?br />
    门口突然传来了士兵的声音。

    苏瞳收回心思,拿起了一只碗:“爸,我去盛饭,你歇着?!?br />
    苏瞳对父亲苏光启说道。

    苏光启已经是年过古稀的老人了,他原本早已经退休,但他是闲不住的性子,退休后接受了金陵大学的返聘,现在核电站附近变异生物的研究,苏光启竟然也要跟着部队亲自来调查,如果父亲当时听自己一句劝,好好待在中海一区,现在雨欣都不至于没人照顾。

    “好?!彼展馄糇旖嵌硕?,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他是个倔强的老头,但现在他也倔强不起来了,长期穿着高分子材料的全密闭防护服,因为不透气,他的皮肤出现了多处溃烂,疼痛难忍。

    他咬牙硬挺着,他不知道自己这把老骨头还能熬几天,或许他会跟着这座沉沦的核电站一样,化为历史,永远的埋葬在这片充满了射线的土地上吧……

    负责发放食物的战士,是一个十**岁的小伙子,脸庞还有些稚嫩,守在这里的战士只有五个。

    “叔叔阿姨,刚熬好的粥,香喷喷的,还热乎呢,来喝粥啦!”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多么绝望,这个小伙子总是会说出一段充满激情的开场白,哪怕这粥,其实无比难喝。

    所谓粥,就是压缩饼干熬成的稀糊糊,在前些日子还有点火腿肠屑,现在已经纯粹是稀糊糊,而且越来越稀。

    粥里用的水是末世前水箱里的自来水,至少这水是没有被核污染的,至于细菌滋生的问题就不用去考虑了。

    大家排队领粥,整个过程寂静无声,没有人争抢,没有人插队。

    苏瞳领到了一整碗稀糊糊,透过透明的防护面具,苏瞳看到了发粥小伙子深陷的眼窝和消瘦的脸庞。

    她突然觉得,这一碗粥的分量有些重。

    “苏爷爷身体还好吧,多喝点,我一会儿背苏爷爷去地下室?!毙』镒有呛堑乃档?。

    因为吃粥的时候不能带面罩,为了保证安全,只能选择辐射量最低的地方,那就是地下室了,水泥墙可以阻挡大部分辐射。

    “嗯……”

    苏瞳轻轻的发出这个短短的音节,鼻子有些酸,人在绝境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脆弱,一些小事就能让人忍不住流泪。

    ……

    荒凉的乡村公路,车队正匀速前进,车队在中间,坦克在两侧——这种乡下小路,可经不起坦克糟蹋,所以坦克只能在路基下走了。

    今天早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车队便拔营出发。

    王诗琪一脸的黑眼圈,这一晚上她睡得全身酸痛,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半睡半醒的睡过去,结果才睡一会儿,大喇叭就传出集合令,让所有人在五分钟内收拾帐篷回到自己的车上出发。

    简直是催命啊,王诗琪终于明白,为何红军两万五千里的长征时候,会走着路都能睡着,她这才一天就要受不了了,要是持续几个月下来,还不得发疯?

    李雨欣也是一脸的困意,不过她们还是得打起精神来,有很多伤员要照顾。

    在前进十公里后,军队重新驻扎,再往前,就是辐射区了,从这里开始,大部队都会留在原地,只有少数人,会轻装速行,前往秦山核电站营救被困人员。

    林耀山按部就班的指挥给战斗人员发放防护服,石影小队作为战斗部的精英,自然要前往,不过人数有限,连孙坤和张海都被留在营地了。

    “报告师长,救护组的一个女孩,要求一起前往辐射区,她说自己能负责照顾伤员!”

    “嗯?”林耀山眉头一皱,“辐射区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救护组的女孩连自保能力都没有,她能做什么!”

    “她说,她是辐射区其中两个被困科学家的女儿和外孙女,我已经劝过她了,可是她还是坚持?!?br />
    “女儿和外孙女?”林耀山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刚刚领过防护服的江流石开口说道:“这女孩我认识,让她跟着来吧,坐我的车就行?!?br />
    ……

    有书友质疑单位居里,说应该是伦琴,或者是希弗。

    其实伦琴跟希弗类似,都是形容放射量的,但跟居里不是一回事,打个不算严谨的比喻,希弗和伦琴是质量,那么居里是密度。

    如果用希弗来形容核电站附近的放射强度,得加上一个多少希弗每小时,用居里更简洁一点,毕竟没必要去纠结500居里辐射强度人体到底每秒钟吸收多少焦耳的辐射,本来就是个大概的估算数字【因为再多就要收费,更多的话写在下面本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