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了吗?”

    江流石随口问道,自从有了冉惜玉,石影小队的伙食质量已经大大提高,说起来冉惜玉虽然出身富商之家,但是却做得一手好菜,这跟出身无关,完全是兴趣和天赋,这方面,自己的妹妹就差了一点了,她风风火火的性子,一看就不是会安心去研究做菜的人。

    而冉惜玉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她的伙食也都是自己动手解决的。

    吃饭?

    王诗琪看着冉惜玉一铲一铲的往外盛米饭,还有那些香喷喷的煎肉,嫩绿的蔬菜叶,都忍不住要吞口水了。

    “这些都是……变异兽肉?”虽然闻肉香就已经判断出一部分了,但李雨欣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啊?!?br />
    江流石说着,又端出一大锅焖肉来。

    这可是真正的一大锅,煎肉只有一盘子,焖肉却有一整锅。

    看到这大锅的焖肉,王诗琪眼皮直跳。

    变异兽肉王诗琪也吃过,但吃得不多,它可是粮食十倍的价格,以王诗琪的身份,也就是跟着哥哥沾点光,哪能像江流石这样一大锅一大锅的炖啊。

    还有新鲜蔬菜,那有多贵,王诗琪可是深有体会,那基本都是特供给军部领导的,有钱都弄不到。

    “你们吃这么大一锅,吃……吃的完吗?”

    王诗琪说话有点结巴,她在末世后引以为傲的一身奢侈品品牌,还有各种首饰之类——末世前,这些东西王诗琪家境虽好,也不能尽情拥有,只有在末世之后,因为它们的价格都大大降低,王诗琪只用很少的粮票,就能换到很多奢侈品。

    这让王诗琪很自得,她甚至有时候都觉得,这也算末世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好处了。王诗琪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江流石的时候,因为她身上的奢侈品品衣服被中海一区糟糕的清洁条件弄脏的时候,她心里满是不舒服。

    可是现在看看,在这一大锅焖肉面前,什么爱马仕、LV、香奈儿的,都是渣渣??!

    “自然吃得完,焖肉是做得有点多,不过做焖肉简单,可以一做一大锅,而做煎肉太消耗时间,异能者食量都很大,光吃几盘子煎肉是不够吃的,少量的煎肉只是拿来改善一下口味,更多的还是焖肉?!?br />
    江流石淡淡的说着,王诗琪听得简直没话说了,自己问焖肉做得太多,是觉得一做一大锅好浪费,应该省着点吃,可听江流石的意思,他们光吃焖肉已经吃够了,还要用煎肉来改善口味?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住房车,吃煎肉,吃新鲜蔬菜,末世后连别墅区都限制供电,基本天黑就要熄灯,只有一些军区大佬,因为要趁夜工作,才提供照明用电。而这些人,他们还在用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这些大功率电器,而且用得一点都节省,看看那电饭煲,现在还在保温状态呢,插头插着也不去拔一下,至于充电的平板就更不用说了。

    电磁炉、微波炉的工作功率,都是一千瓦左右,工作一小时就是一度电,等于一百盏节能灯同时点亮的功率!

    “那个……我们吃过了?!崩钣晷劳仆兴档?。

    白天刚被江流石救了一命,现在晚上她们来道谢,还要吃人家的饭,又是这么珍贵的饭菜,李雨欣实在不好意思。

    王诗琪这一听,心里好失望啊,她其实很想吃一点,白天一直在战斗,急行军,哪有时间吃饭,她都饿了一天了,别说现在限制供应的压缩饼干,就算是中海安全区,她吃得东西也大多是米粥、米饭、咸菜、番薯一类的,王诗琪是江南人,爱吃米饭,可是高产量杂交水稻所产稻米的味道实在不怎么好,做成米饭都是散的,一把抓起来捏不成团。

    但是她也知道,她们是来道谢的,什么礼物都没带不说还吃饭——事实上,王诗琪估计她们有的东西江流石也看不上,她的身家除了中海安全区的那套尚不属于哥哥的暂住房,她一身行头可能不如人家一顿饭值钱。

    这时,冉惜玉在江流石耳边低语了几句,其实不用冉惜玉提醒,江流石也能看出李雨欣在撒谎,看王诗琪的眼神就知道了,她是个有些虚荣心,但是心机很浅的小姑娘。

    江流石看了王诗琪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吃了也可以再吃点吧,留下来吃饭吧,你们饭量又小,足够吃了?!?br />
    江流石说着,已经在餐桌上坐下来开饭,王诗琪脸蛋红红的,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江流石看穿了小心思,脸上都在发烧,可是美食的诱惑,又让她有点迈不开脚,谁让她是天生的吃货呢。

    “那……真是麻烦了?!?br />
    李雨欣觉得不好意思,江流石却道:“末世前我还欠你两万块钱呢,现在还钱没用了,我都过意不去,你可是帮了我不小的忙呢?!?br />
    江流石是开玩笑的说道,李雨欣觉得心里一暖,有些感激江流石,她帮这点忙怎么也比不上白天江流石救她命,不过江流石这样一说,却缓解了李雨欣的尴尬和窘迫——否则之前无论是李雨欣还是王诗琪,都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不是她们穷,而是江流石富得流油,生活品质远超中海军区大员,这怎么能比???

    一顿饭吃下来,王诗琪感觉自己幸福死了,舌头都要吞进去。

    末世这么久了,今天才吃了一顿好的,之前吃的那饭,没有肉、没有新鲜蔬菜、没有水果,咸菜加米饭,米饭加咸菜,非要比喻一下,大概跟末世前泡菜国的穷人伙食类似,而且泡菜国还有泡面呢,中海一区可是连泡面都没有,这伙食吃久了嘴里都能淡出鸟来。

    即便是李雨欣,也忍不住多吃了一点,她的父母虽然能分到足够多的粮食,但肉食也是供应有限,尤其大量的变异兽肉被军方收购来研究进化结晶的时候,那就更是如此了。

    吃完饭,江竹影打了个哈欠,就去淋浴间烧水洗澡了。

    开门的时候,王诗琪瞥见卫生间的一角,那里放着一个折叠浴缸,浴缸上面还有悬挂着一个圆柱体电器,那不是……热水器么?还亮着灯呢……这车上,还能洗热水澡?

    在经历一天的战斗,全身又是汗,又是潮的时候,洗一个热水澡对女孩子的诱惑可想而知。

    可是王诗琪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提出想借用一下浴室的要求了。

    而就在这时候,江流石放在桌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这里是指挥部,这里是指挥部,我是林耀山,江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请来一下指挥部,收到请回复,完毕?!?br />
    “哦?指挥部?”

    江流石擦了擦嘴,一天激战下来,指挥部自然会研究一下明天的战斗,有所指示。

    “竹影、惜玉,我先走了?!?br />
    “那……我们也告辞了?!彼抢窗莘媒魇?,江流石都要走了,她们自然没有理由待下去了。

    王诗琪看了一眼那冒着热气的淋浴间,还有那蓬松柔软的床铺,恋恋不舍的跟着李雨欣下车。

    要是能住在这车上该多好啊,要是哪个女孩能嫁给江流石,那可是幸福死了,这车上的生活,简直比末世前都不差。

    可惜,她怎么也不好意思提出能不能留在车上过夜,想想那狭小的帐篷,真不知道怎么睡……

    一路往指挥部走,很多战士看到了江流石。

    之前他们也知道了白天战斗的始末,对击伤变异丧尸,让特种丧尸数量大大减少,普通丧尸组织性下降的江流石,他们都是崇敬不已,否则车队很难顺利突围,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一时间,围在一起吃压缩饼干的战士们,看到江流石过来就纷纷站起来,对江流石致敬,还有行军礼的。

    这样的一幕,让跟在江流石后面的王诗琪和李雨欣有些局促,感觉这一群大兵哥行礼连带她们也跟着受礼了。

    这时,江流石已经到了临时指挥部了,李雨欣和王诗琪也回到了自己的营地。

    所谓临时指挥部,也只是一个大一点的帐篷,旁边??孔偶噶咀凹壮?,还摆了一张桌子,上面铺着地图,几只手电被挂起来,提供照明。

    林耀山正站在地图前,规划着战斗步骤,而在林耀山旁边,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吸引了江流石的注意。

    她看起来三十五六岁,年纪不小,带着金丝眼镜,有种特殊的知性美。

    “江先生来了!”

    经过白天那一站后,林耀山对江流石态度愈发客气起来,张委员的眼光,那真是准得没话说,这江流石可立了大功了。

    “江先生今天白天那一枪,可真是神来之笔!”

    林耀山不吝惜自己的赞叹,江流石道:“林师长客气了,咱也不用说这些题外话,有什么任务就直说吧?!?br />
    “哈哈!”林耀山大笑起来,“好,江兄弟就是爽快,我叫江兄弟来,确实有事,那我就说了,我先介绍一下,这位……”

    林耀山指了指身旁带着金丝眼镜的女子,“这位是研究原子物理的专家,孙教授,她的专业就是放射科学领域?!?br />
    “孙教授你好?!苯魇锨拔帐?,在华夏的教育体制内,三十几岁的女教授可不容易。

    大学教授,尤其自然科学教授中女性很少,不过放射科学领域倒是个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发射科学领域的祖师奶居里夫人是女性的原因,这个领域里女科学家甚至要多过男科学家。

    “江先生好?!彼锝淌诙越魇懔说阃?,“我们再往前十公里,就是放射区了,秦山核电站,还是出现了小规模的核泄露,我们人体能承受的安全放射量是0.1居里,而秦山放射区的放射量范围我估测在500居里以上,只要靠近,必须要穿防护服,而防护服数量有限,所以从明天开始,除了能在一定程度上屏蔽核辐射的坦克和装甲车外,其余可穿防护服的作战人员,只有四十人,其他人,都只能在营地警戒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