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村庄的规模不大,在乡村公路旁边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晒谷场,这就是军队驻扎的场所了。

    一个营的军队,要携带十五天的口粮,想携带生肉、米粮什么的生火做饭,显然是不现实的。而且在野外,这样做也比较危险,一旦吸引大规模尸群的注意,得不偿失。

    所以,大多数食物配备,都是压缩饼干,少量的肉干和蔬菜粉就已经算不错了。

    至于睡觉,大几百人,想要都是在车上过夜是不可能的事情,军队放下了好多军用帐篷,因为场地有限,帐篷摆放得很密集,放起来黑压压得一片。

    军用帐篷的数目很有限——当初紧急撤退的时候,带弹药都不够,还能带多少帐篷出来?

    于是,三人才分到一个帐篷,要多挤有多挤。

    薄薄的被褥,垫在晒谷场上非常得硬,加上江南的空气又潮,盖在身上非常不舒服,到了晚上,那飞来飞去的蚊虫,更是让人抓狂。

    王诗琪和李雨欣,再加上一个年龄大一点的护士,她们三个人分到了一间帐篷。

    王诗琪看到这个狭小的帐篷,就有点傻眼了。

    这么小,这么硬,这么潮,还怎么睡?

    原本王诗琪以为,她们就算出来,也是能睡救护车的,救护车的病床虽然远不如她公寓里的单人床舒服,但也算干爽整洁,自己克服一下,也是能勉强睡过去的。

    可是没想到,白天的一场大战,伤员太多了!

    别说是自己,就算她哥哥,也强撑着要下车,把救护病床让给伤情更重的伤员。

    这种情况下,她还怎么可能睡救护车,连救护车地板都没的睡!

    “雨欣,我们这可怎么睡??!”

    王诗琪衡量了一下帐篷内部空间的大小,再看那个身材微微发福中年护士,她一个人,怕是就把帐篷占去了大半,她和李雨欣还不得叠起来??!而且王诗琪本来就是微微丰满的体型,不像李雨欣那么纤瘦。

    王诗琪从小就有幽闭恐惧症,她觉得自己这晚上不用睡了,可是如果在帐篷外面的话,那无数飞舞的蚊虫能咬得她欲生欲死了。她真的没料到,随军出征,会经历如此艰苦的环境。

    “别抱怨了?!崩钣晷赖闪送跏饕谎?,“明天还有很多伤员要照顾,我们已经不错了,不用上战场,不用流血,你看那些伤员,痛得不能入睡,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回中海一区?!?br />
    “就算是睡觉,人家战士还要轮流值夜呢,有帐篷挤一晚上的都不错了?!?br />
    李雨欣正说着,看到了不远处江流石的车也停在了路边,她拉了拉王诗琪,说道:“我们过去一下,感谢一下江流石,他救了你哥哥,也救了我们,怎么都要谢一声?!?br />
    “我……”王诗琪有点脸红,她之前都那么怀疑江流石了,现在却要去感谢人家,她本来脸皮就薄,自尊心又强,这不是让她尴尬死?

    她正想推托几下,却被李雨欣拉着向中巴车走过了。

    中巴车车门正好打开,王诗琪一眼看到了坐在驾驶位的影。

    身穿黑色皮衣,身材火爆的影,让王诗琪眼睛有点发直,她自认为身材还算不错了,可是这影的身材,简直像是漫画里的,那高耸的xiong部,柔韧有力的腰肢,以及若隐若现的腹肌线条,根本挑不出一丝瑕疵来。

    这是江流石的……司机?负责驾车的司机居然是个女的?

    “李雨欣?”江流石看到李雨欣,笑了笑,对李雨欣,江流石始终有不错的印象,“进来坐?!?br />
    “好的,谢谢啊,我说今天白天的事,要不是你,我们现在恐怕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李雨欣话说一半,后半截声音都小了下来。

    而王诗琪,更是瞪着一双大得过分的眼睛,四下张望,小嘴都有点变成了O型。

    这是江流石的车?

    那个外表看起来陈旧不堪的破中巴,里面居然是这样的豪华布置?

    因为之前一口气用掉了十八颗晶核来改造基地车,现在江流石的基地车不但全部换成了一级装甲,而且内部空间也拓展了许多,还增加了一些设施——比如两张上中下三层的床——第一层跟地面等高,剩下两层空间都算宽裕,一米二的床宽,配上厚厚的羽绒被,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这时候,江竹影正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靠在沙发上看平板电脑,听声音似乎是在看动漫。

    而冉惜玉则系了围裙,她在厨房里……做饭?

    正在工作的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都说明了这一点。

    电饭煲里传出来香喷喷的米饭味道,电磁炉上,油煎的变异兽肉滋滋作响,那肉香,简直让人流口水了。而在煎肉一旁的盘子上,竟然还放了……新鲜蔬菜?

    现在在中海一区,蔬菜是绝对的奢侈品,因为无土栽培基地有限,主要用来种植粮食,而且蔬菜难以保存,即便放进冰箱里,蔬菜也会很快不新鲜,这一点,也只有江流石基地车自带的储物空间能解决了。

    这时候,冉惜玉正把电饭煲打开,一看那晶莹剔透的米饭,王诗琪大眼睛一瞪,作为一个吃货,她顿时分辨出,江流石小队吃的米饭,应该是泰国香米或者东北香米一类的高等米。

    在末世前,这些米饭就价格较贵,但却是市场的主流。

    而现在,中海一区供应的粮食大多是亩产爆表的土豆地瓜,少量的米饭也是产量较高的杂交水稻。

    杂交水稻名声虽然大,但其实更多是因为宣传,在末世前,它推广范围很小,原因就是——难吃,在物资丰富的末世前,市场上的米卖得好不好,都是靠口味来决定的。吃过亩产最高杂交稻的人并不多。

    王诗琪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压缩饼干,这末世也没有塑封零食可以携带,王诗琪总不能把家里的米面带出来,只能吃军队提供的食品。她们的食物、住处,跟江流石一对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了。

    想想第一次见江流石的时候,她还以为江流石是来中海一区逃难的难民,现在看看江流石的贵族生活,恐怕自己才像难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