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电网,是江竹影释放出来,用来?;ぞ然こ档?!

    同一时刻,江流石扣下了扳机!

    但就在这时,冉惜玉却忽然闷哼了一声,那小女孩丧尸的身体顿时一闪。

    可惜!江流石眉头一皱。

    他清楚地看见,那小女孩丧尸的肩膀爆出了一大蓬鲜血。

    但是这一枪,没有击中那小女孩丧尸的要害,令她当场死亡。

    江流石的视线立刻追向她,但是她很快就消失在了丧尸群中,如同水滴融入大海一般。

    不过,狙击子弹的威力何等恐怖,那小女孩丧尸的肩胛骨恐怕都已经粉碎了。

    在路上江流石经??醇孪实娜颂迨?,估计都是丧尸的尸体。丧尸之间,会自相残杀。这小女孩丧尸虽然逃脱,但身受重伤,之后估计也不会好过。

    江流石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诡异的丧尸,如果手上没有狙击枪,离开了中巴车再碰见她,那才真的是恐怖了。

    救护车内,那名驾驶员战士在小女孩丧尸又一次出现的瞬间,整个人的手脚都僵硬了。

    他的眼角余光已经瞥见了那只小女孩丧尸,但他不敢去看。

    不仅是他,车内的那些人也都看见了。

    那是一种恐怖的感受,所有人的心脏都仿佛被揪住了。

    但就在这时,温热的鲜血就透过破碎的车窗喷洒到了战士的脸上。

    他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电网还在“滋滋”地响着,这短短一秒钟,对于这名战士,对于车内的所有人,都好像持续了很长时间一样。

    这一蓬喷洒出来的鲜血,则如同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他们瞬间回过神来。

    战士猛然转头看去,那只小女孩丧尸不见了,车窗那些残留的玻璃上则全是鲜血。

    她受伤了?!

    这时,江流石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了出来:“变异丧尸已经被重伤,暂时没事了。不过为了确保安全,我会和救护车靠?;愫??!?br />
    这时王诗琪从绝望中一下子惊醒过来,她一下子扑到了和驾驶室相连的玻璃窗上,使劲拍打着:“快!快到他们跟前去!”

    此时的王诗琪看着正在朝他们继续靠拢的中巴车,以及车顶作战室里的江流石,她真的有种无比亲切的感觉。

    之前她根本瞧不起江流石,认为完全不懂狙击的他,跟自己的哥哥根本没法比。

    可是现在,却偏偏是江流石救了他们!

    王诗琪劫后余生,她激动不已。

    听到“没事了”三个字,王诗琪刚刚止住的泪水,刷一下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刚才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车上的所有人,包括她的哥哥和李雨欣,都要死。在这种绝望的时刻,有个人告诉他们没事了……

    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王诗琪喜极而泣。

    她现在真的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末世,随时都可能死亡,这就是末世!

    而在这个末世当中,哪怕身处在军队的?;ぶ?,都不一定安全!

    “哥,听到没有,我们没事了!变异丧尸被打伤了!”王诗琪转过头去,激动地对她的哥哥王剑琅说道。

    王诗琪没有注意到,王剑琅的表情,十分复杂,既有庆幸,也有愕然!

    那么恐怖的丧尸,被江流石击伤了!

    王剑琅之前对江流石的看法,和王诗琪差不多,他根本不信任江流石!

    但现在看来,正因为他的不信任,所以,他才落到了这样的下场,还差点连累了这辆救护车上的所有人。

    作为一个军人,没能?;ず盟?,已经是失职,而他竟然还连累了这些人,其中还包括他的妹妹。

    这都是由于他的偏见和自负造成的!

    王剑琅的伤口还在流血,剧痛还在持续!

    但是这些疼痛,难掩他心中的悔恨。

    “解决了?”林耀山听到对讲机内传出江流石的声音,愣了一下。

    当看到中巴车朝着救护车冲过去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江流石他们能够救下救护车,所以他还在继续下达命令,调动军队展开救援。

    可是他的命令刚刚下达,江流石就已经凭借他们这支小队的一己之力,将危险消弭了。

    甚至他们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诡异?!比较в袂崆崛嗔巳嗝夹?,说道。

    “刚才是怎么回事?”江流石问道。

    “那只变异丧尸,她的精神光团古怪得很,我将她压制住了,结果她突然反弹。不过应该不是什么精神能力?!比较в袼档?。

    意志之类的,也是精神力的一部分,那变异丧尸在被压制之后感觉到了生死?;?,所以一瞬间爆发了。

    只是一只丧尸也有这样的意识,这让冉惜玉觉得有些心底发凉。

    丧尸这个群体,远远不止他们了解到的那样,还有太多未知了。

    “不知道她会不会再来?!比较в裼行┑P牡厮档?。

    “这次再来就弄死她!”江竹影说道。

    江流石没有说话,他感觉要弄死这只变异丧尸,还是很难的,毕竟他和冉惜玉配合,还有救护车作为变异丧尸的攻击目标引她出来,也不过只是将她重伤了而已。

    救护车很快就和中巴车汇合到了一起,看到车上这些人都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样子,王剑琅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继续包扎吧?!崩钣晷酪菜闪丝谄?,她回过神来,说道。

    刚才情况太?;?,还好时间短暂,王剑琅也没有晾在那儿继续多流多少血,否则光是失血过多都可能给他造成危险。

    “还好,那变异丧尸投偏了,只是擦掉了皮肉而已,你的骨头没有受到影响,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本然こ档牧硪幻缴槐呦疽槐咚档?。

    “幸亏江流石?!崩钣晷涝蛩档?。

    车队在尸群中艰难突进,不过没有了变异丧尸的威胁,最棘手的投掷丧尸之类的丧尸,都退去了,剩下的尸群,也慢慢地散去,到傍晚时分,他们经过了一整天的激战,已经彻底甩开尸群,来到了一个小村庄附近。

    远远望去村庄十分静谧,但军队却没有靠近,只是在路边的乡村公路上停了下来。

    从这里开始他们就要走上这种相对偏僻的小路了,这是之前去核电站的部队提前开辟出来的“安全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