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救护车内,李雨欣高度紧张,透过车窗,她能看到逼近的尸群,那真是无边无际的分散尸群,带来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只要这些丧尸靠近车队,那将会是一场惨烈的战斗,而且,丧尸咬到的人,也会因为进化病毒的二次感染,变成丧尸!想到丧尸群杀进来的情景,李雨欣脸色有些发白。

    而王诗琪就更不堪了,她嘴唇颤抖,死死的抓着李雨欣的胳膊,“雨欣,我好怕……这些丧尸,不会冲到车队前吧……”

    现在王诗琪,都后悔参加这次任务了,这可不是电影,也不是战报或新闻中的空洞描述,这是真正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丧尸杀戮场。

    原来这才是末世么?

    王诗琪手心都冷汗,她因为家距离安全岛很近,在末世一开始的时候,就顺利的撤入了安全岛,从未经历过末世后的残酷,最多只是目睹一些将要变异成丧尸的人,被提前击毙而已。

    直到今天,她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末世的战争,这是真真正正铁与血的杀戮。

    那些战士,那些异能者小队,他们面对的末世,就是这番情景么?

    王诗琪裹在白大褂下的娇小身体,一直在瑟瑟发抖,她知道这很丢人,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而就在这时——

    “呯!”

    一声刺耳的碎响,就在王诗琪耳边响起,原本就如同惊弓之鸟的王诗琪发出一声尖叫!

    “诗琪!”

    李雨欣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差点摔出去的王诗琪。

    她这才看到,救护车的一面玻璃全部碎掉了!

    这几辆随军的救护车,车窗都是普通钢化玻璃,中海安全区哪有什么防弹玻璃给救护车改造,不过钢条倒是有,所有的救护车,车窗全部都焊上了了密集的金属钢条,防止丧尸破窗而入。

    可是现在,钢条没事,丧尸也在数百米之外,这面玻璃却碎成了渣。

    “是这个?”

    李雨欣看到车厢内侧靠近天花板的位置,插了一段小小的钢条,只有十厘米左右,插入车厢的深度也很浅,但这要是落在人身上,绝对要人命!

    刚才,就是这个击碎了救护车的玻璃?

    这钢条从哪里射来的?

    李雨欣来不及细想,第一时间趴下身子来,“大家都卧倒,免得受伤!”

    这救护车上,都是一些年轻护士,之前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听李雨欣这样一说,都纷纷所在救护车的角落里,像是受惊的兔子一动不敢动。

    “雨欣,我……我流血了!”

    王诗琪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她好害怕。

    李雨欣一看,王诗琪的衣服被撕去了一大块,手臂在流血。

    “别担心,我给你包扎!”

    李雨欣作为医学专业,包扎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她缩在角落里,快速的抽过绷带来,给王诗琪包扎伤口。

    好在汽车用的都是钢化玻璃,破碎了也不会扎人,否则要是流了玻璃碎片在伤口里面就糟了。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整支车队,每一辆车中都有一部对讲机。

    “这里是指挥部,这里是指挥部,战斗部注意,所有战士自由射击,严禁下车!非战斗人员就地卧倒,躲避丧尸群攻击,狙击组上前,猎杀变异丧尸??!”

    变异丧尸,对现在的军部而言还是相当模糊的领域,究竟变异丧尸都有哪些种类,各自拥有什么能力,不得而知。

    现在已经知道的一点是,变异丧尸能够控制普通丧尸,而且它们拥有智慧,这一点非常难缠。

    像是这种能投掷物品杀人的丧尸,也往往是变异丧尸控制的。

    毫无疑问,能够有组织有计划的围攻军区车队,这样大规模的尸群背后肯定有变异丧尸在操控着,甚至不止一只。

    林耀山这时候感到很焦心。

    尸群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原本还想着反攻通南市,现在看来,保住中海一区就不错了。

    这些丧尸如果真的发起疯来攻击中海一区,那后果会相当严重,火箭发射车、重炮、高射机枪是厉害,但架不住丧尸源源不断的来,而且他们的弹药补给是有限的。

    包括他们现在开出来的几辆99式坦克,弹药也不怎么充足,因为当时军方撤退得太匆忙,99式坦克原本开出来的就不多,而且坦克携带的炮弹基本是99式坦克标配的穿甲弹,毕竟现代战争,都是坦克打坦克,很少有机会打步兵,穿甲弹才最有用,可现在,坦克拿来打丧尸,穿甲弹效果就实在一般了!

    至于杀丧尸专门用的杀伤爆破榴弹,整个中?;囟济挥卸嗌?,这次开出来的队伍总共带了60发出来,用一发少一发,如果一发只能炸死二三十个丧尸,那60发岂不是只解决一千多丧尸?那简直太浪费了!

    就在这时,对讲机中传来了汇报的声音——

    “这里是鹰眼!这里是鹰眼!狙击组就位!重复!狙击组就位!”

    鹰眼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对此林耀山很满意,不过江流石那边还没有回音,之前鹰眼已经跟他控诉了,江流石连瞄准镜的型号都不懂,但是因为张委员的命令,这控诉自然被林耀山驳回了。

    究竟江流石怎样,林耀山心里也没底。

    现在都打起来了,这江流石在干嘛?林耀山正着急呢,却听到对讲机中终于传来江流石的声音——

    “就位了……”

    不报身份,也没有重复播报,而对讲机的前几个字是很不清楚的,如果不是林耀山知道江流石的声音,他都不知道这是江流石。

    这小子!

    林耀山心里窝火,也不知道这小子靠不靠谱。

    因为变异丧尸的存在,林耀山心中着急,不论是被丧尸群接近,还是那投掷丧尸的远程投掷,都会让军队造成极大的损失。

    他不顾危险,一把推开了步兵装甲车的舱盖。

    “师长!小心!”

    有一直跟着林耀山的机械兵担心的叫了一声,林耀山根本不理,他穿着防弹衣,带着防弹头盔,整个上身都出了装甲车,拿着望远镜看周围的敌情。

    他要指挥战斗,只靠装甲车的小视野观察窗怎么够用?

    而这时候,林耀山赫然看到,江流石的中巴车已经从路基之下,绕到了队伍最前面,一个飞碟形的作战室从中巴车中升起,看起来充满高科技的感觉。

    “这小子的能力还这有意思?!绷忠街?,江流石的异能就是机械改装。

    而这时候,鹰眼率领的狙击小组也在战斗了!

    鹰眼的狙击小组,两人一组,一人负责望远镜观察,一人是主射手,不过现在,在尸群之中,他们又身处装甲车的?;ぶ?,却不需要观察员了,一个主射手足够!

    王剑琅端着狙击枪,不用瞄准镜,单单目视他也能清清楚楚看到远在三四公里外的丧尸,这是他异能之一,如同鹰一般的目力。

    末世之前,东非马塞族黑人的裸眼视力可以达到8.0,完完全全的人肉望远镜,而现在,王剑琅的视力,甚至要超过8.0,这是他成为中海安全区第一狙击手的最大倚仗所在。

    要知道,瞄准镜虽然看得远,可是视野太小了,怎么比得过人眼的120度视角?

    “变异丧尸,只要能击杀变异丧尸,这尸群的威胁就会大大降低?!蓖踅@旁谘罢易疟湟焐ナ?,他就是一个冷静的猎手,在静静地等待着猎物出现。

    不过变异丧尸跟普通丧尸并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办法迅速将其找出来,只能凭借观察。

    砰!

    王剑琅开枪了,他的眼神很沉静,手指很稳!

    一只刚拿着钢条跳起来的丧尸应声而倒,爆开的肢体如同丧尸群中绽放的一朵血花,很快就被汹涌的丧尸潮淹没了。

    王剑琅面色平静,他的枪口很快又转移向了下一只。

    砰!

    ……

    “鹰眼的实力确实不错?!绷忠娇醋磐踅@诺谋硐?,赞赏道。

    王剑琅几枪下来,立刻为军队减轻了不少压力,没有了丧尸投掷钢条等武器,至少车辆不会受损。

    当然没有击毙变异丧尸前,这种投掷丧尸还会不断出现。

    “鹰眼,保持沉着冷静,务必将变异丧尸击杀了!务必将变异丧尸击杀!”林耀山通过对讲机说道。

    “鹰眼收到,鹰眼收到,请师长放心!”王剑琅回复道。

    他们的对话声,其余所有车辆的对讲机都能收到。

    “是我哥!”王诗琪正瑟瑟发抖地缩在救护车内,忽然听到了林耀山和王剑琅的对话。

    “我哥来救我们了!”王诗琪激动地说道。

    她一直依赖哥哥,刚刚她感觉自己都处于人生地狱了,果然哥哥靠得??!

    “诗琪,小心一点,你还在流血呢?!崩钣晷浪档?,同时从一个死角朝外迅速看了一眼,看见了那辆中巴车,“江流石也行动了?!?br />
    王诗琪哪里会注意江流石,她依然兴奋地说道:“有我哥在,不用怕了。他会杀死变异丧尸的,林师长不是都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