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相介绍了之后,林耀山又跟江流石和王剑琅讨论了各种狙击方面的任务和要求,跟大部队的配合等等。

    这后续的话,王诗琪完全都没听进去,她感觉自己像个小丑一样站在这里,脸上火辣辣的。

    凭什么啊,我哥凭什么听别人指挥?

    王诗琪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个念头,她哥哥,可是她的骄傲。

    “那行,具体情况就这样了,你们先聊着,我还有其它事情要交代?!?br />
    林耀山说着便走了。

    留下王剑琅在江流石身前站着,脸色也不太好,他是个军人,向来服从组织上的命令,可是今天这命令,让他觉得相当不爽。

    “江队长,不知道你平时惯用什么型号的狙击枪瞄准镜呢,是3×20mm,还是3-9×40mm呢?”

    王剑琅随意问了江流石一个问题,瞄准镜对狙击手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虽然说当年也曾有华夏狙击之王张桃芳不用光学瞄准镜,单靠铁准星就能在几个月内狙杀两百敌人,但那都是五十年代的事情了,而且即便张桃芳,他狙杀的敌人也大部分在四百米以内而已,现在的战争,狙击手没有一只高精度的瞄准镜,就像是鸟儿没有了翅膀。

    王剑琅问江流石这个问题,可不是关心对方的瞄准镜,他只是随意拉起话题来,考验一下江流石懂不懂一些专业知识,有没有资格让他配合江流石。

    说白了,他还是不信没有任何从军经验的江流石有狙击手的素质。

    只要江流石回答了所用的瞄准镜,他就可以继续问起江流石用不同瞄准镜测量与目标距离的方法,如果对应运动目标,那么在估算出目标的运动速度后,不同倍数的瞄准镜,在X轴上瞄点预留应该是多少。

    除此之外,不同枪支的型号,不同子弹的规格,不提口径这些外行都懂的东西,那些真正专业的装药量、弹颈咬合长度等等,那如果不是狙击手的话,即便资深军迷都未必知道。

    王剑琅不信,江流石能回答出他提出的所有问题,而这对狙击手而言,都是很重要的知识。

    然而王剑琅怎么都没料到,江流石回复他的话居然是——

    “什么叫3×20mm,以及3-9×40mm的瞄准镜?”

    王剑琅直接卡壳了,他后面准备的一系列问题,都问不出来了。

    他干瞪眼看着江流石,他连这个都不懂么?他原本以为江流石逗自己玩,但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真的不知道。

    他耐着性子解释道:“20mm和40mm是瞄准镜的直径,前面的数字表示3倍定焦瞄准镜,有或者3-9倍变焦瞄准镜……你如果这个都不知道,你怎么测目标到你的距离?连距离都不知道的话,怎么射击?!?br />
    “目测,还有感觉?!?br />
    江流石摊了摊手,他其实也知道,狙击手培训需要掌握诸多繁杂的公式,但实际上,真的到了战场上,这些都不靠谱,因为有时候,潜伏了一整天,看到目标的时间可能只有几秒钟,而目标的出现位置,有时候也不是能预料的,错过这个机会,那任务就失败了。

    几秒钟的时间,还算什么公式,只能靠大脑的瞬间反应,肌肉和大脑的协调程度。

    芬兰的西蒙海耶和华夏的张桃芳,都能用铁准星的老式步枪,完成几百人的狙杀,靠的也不是那些计算公式,要知道,张桃芳从新兵蛋子到狙击手,才培训了几个月,而那时候华夏军队压根没有狙击手,培训张桃芳的人也就是老兵,谁懂这些公式?

    人体是一个精密的机器,当大脑和全身肌肉形成完美的协调后,凭借一次次射击,就可以估算出子弹大概的落点,这完全是感觉和人体的本能。

    而江流石拥有远超常人的脑域,大脑是人类最神秘最复杂的器官,脑域进化后,江流石的射击感觉也远超常人。

    在射击方面,江流石比张桃芳还要天才得多。

    “目测距离?”王剑琅脸色沉了下来,好一个目测距离,林耀山居然让自己听这种人的指挥?简直是胡闹!

    这可是一场关乎中海安全区存亡的任务,如此儿戏么!

    王剑琅懒得再跟江流石费口舌,他转身走了。

    “哥!”

    王诗琪赶紧跟了上去。

    江流石摸了摸下巴,他估计王剑琅是跑去跟林耀山告状了,大概是想抵制上面的命令了。

    不过这张老头也是挺厉害的,他跟楚重山同是委员,但张老头的权力似乎更大一些,比如这次行动的林耀山,就是张老头的人,安排任务,也是林耀山负责,王剑琅也要听林耀山的指挥。

    “那个……你什么时候,会用狙击枪了?”

    李雨欣有点迷糊,林耀山让王剑琅听江流石的指挥,可似乎江流石又对狙击枪不怎么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末世之后?!苯魇灰晕獾乃档?,“这两兄妹名字还挺有意思的,一个剑,一个诗,后面的字都是美玉……”

    李雨欣听了江流石的话,实在无语,眼看着部下都去告状了,这江流石还有心思去调侃王剑琅兄妹的名字。

    李雨欣对这次任务,可是紧张得很,哪怕她只是一个小军医。

    可是江流石,听林耀山的意思,他还是一个执行任务的关键人物,他却这么放松?

    这让李雨欣越来越看不懂江流石了,末世之后的江流石,已经完成了他的蜕变,与之前的那个学生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时候,车队要出发了。

    似乎王剑琅的抗议无果,因为江流石看到王诗琪气鼓鼓的回来了,临上救护车的时候,王诗琪还瞪了江流石一眼,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因为距离远,王诗琪大概以为江流石不会注意到,可是江流石看的清清楚楚,他当然懒得理会这末世前末世后都没怎么吃过苦的大小姐,他跳上了中巴车,拉上了车门。

    出发!

    车队很快驶离了中海一区,在路上扬起了大片的烟尘,因为缺少养路工人和清扫机械,加上来往车辆也少,路上已经开始聚集尘土了。

    影负责驾车,江流石拿着一个刚刚分到手的对讲机,待在作战室里,冉惜玉是个乖乖女,一直运用精神能力警惕四周,而江竹影呢,则躺在沙发上看动漫——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旅游的。

    就在这时,对讲机传来了声音——前方发现尸群。

    江流石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看向了冉惜玉,“对了惜玉,你精神力不是进化了吗?进化出什么能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