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琅觉醒的异能,几乎全部跟狙击有关,不受昼夜影响的超强视力,配合精准到极限的射击,给他一支大口径狙击枪,那即便敌人躲在掩体里,也很难躲避王剑琅的死神一击。

    至于那个被称为狼哥的人,他的能力就在于近身战斗了,在这方面,他弥补了王剑琅近身战斗不行的短板。

    可是即便如此,李雨欣心中还是有一股强烈的不安,她总觉得事情不会像计划中的那么顺利,那个懂得控制人心的怪物,真的会被狙击枪狙杀吗?

    “王队长,我……我……”李雨欣看着王剑琅,欲言又止,“我能不能跟着部队一起去?”

    李雨欣这句话问出来,众人都是愣了一下,王诗琪不解的道:“雨欣,你又没有战斗力,怎么去???而且一路上条件非常艰苦,你身体受得了吗……”

    李雨欣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胡闹。

    不过李雨欣没想到的是,王剑琅问道:“李雨欣,你是王诗琪的同学,那也是学医的吧?”

    李雨欣怔了一下,她父母都是学的生物医药,李雨欣选择的,也是一个近似的医学行业。

    “是?!?br />
    王剑琅道:“这次部队出动了一个加强营的规模,而且有四辆救护车,要求随行几个医护人员和护士?!?br />
    “随行救护车,一是考虑到伤员,二是考虑到很多科学家年事已高,又身体羸弱,被困在核电站恐怕会生病,所以军方准备了救助设备齐全的改装救护车,以防万一?!?br />
    比起狭小闷热的步兵战车,用救护车来运送科学家,当然更可靠一点。

    李雨欣心中一动,急忙说道:“王队长,我也去医院实习过,医学水平虽然水平赶不上人家经验丰富的医生,但仪器什么的我都会操作,我不会拖后腿的?!?br />
    这个消息对李雨欣而言的确是喜出望外,如果外公没事,由她亲自照顾的话,肯定会好很多。

    至于医术,她的医术足够了,毕竟救护车上的照顾又不是临床手术,不需要太精深的医术。

    “嗯……只要你通过主治医生的面试就行,诗琪,你呢?”

    王剑琅看向王诗琪。

    王诗琪有点心虚,她虽然也是学医的,不过成绩比不过李雨欣,而且去这么远执行任务,她也有点怕。

    不过想一想有哥哥在,哥哥那么厉害,应该也不会有危险的。

    更何况,她的哥哥再厉害,也迟早要结婚,而她也要嫁人,总不能一直指望哥哥,她也得找点事情做。

    想到这里,王诗琪点了点头,“那哥哥你可要?;ず梦??!?br />
    “放心吧,没什么问题?!?br />
    王剑琅很淡然的说道,他掏出纸笔,写了面试的地址给李雨欣。

    李雨欣小心的折好,放在了口袋里……

    妈、外公,你们一定不要有事……

    ……

    军事委员会的张委员是个爽快人,他许诺的15颗晶核,1000发狙击枪子弹,果然送到了。

    接下来就是基地车的改装了,18颗晶核一口气让星种吞下去,轮胎、防弹玻璃全面升级,基地车装甲全部换成一级合金!

    这一次改装,可是让江流石下足了血本,不但晶核都是打劫来的,存储空间存放的材料也近乎用完了。

    短时间内又要去搜集金属材料。

    改装持续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看着焕然一新的基地车,江流石心情大好。

    基地车的外形没有变化,但是车体金属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

    这新升级的轮胎,即便是被机关炮扫到,只要不是持续射击,都不会让基地车失去控制。

    有了这重重保证,江流石对这次核电站之行,也有了一些把握。

    “惜玉醒了吗?”

    江流石问江竹影,昨天晚上,按照张委员嘱咐的,5颗进化结晶,都给冉惜玉吃了下去,结果冉惜玉发生了比上次还要严重的高烧。

    妹妹和影忙了大半个晚上,把冉惜玉脱得内衣都不剩,整个人放在浴缸里,放满温水,不断的擦汗,直到凌晨两点钟,她的体温才恢复正常。

    “醒了,正在梳头呢?!?br />
    “嗯,准备出发吧?!?br />
    江流石已经准备好了食物,清点枪支弹药,打开基地车车门,跳上了车。

    这时,他看到了刚刚洗漱完毕的冉惜玉。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在浴缸里泡了大半夜,还是因为进化结晶的原因,今天看到冉惜玉,她皮肤晶莹如玉,吹弹可破,简直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

    注意到江流石的目光,冉惜玉微微低下头,两颊微红,轻声道:“谢谢江哥?!?br />
    这个一个谢谢包含了很多,几个星期前,她被红姐捉住,食不果腹,被关在笼子里当商品贩卖给变@态,人生充满绝望,已经注定了被蹂躏折磨致死。

    而到后来,她被江流石解救出来,有干净的衣服,有精致的食物,一直到异能进化,她终于能发挥一些作用,而到昨天晚上,她的异能发生了第二次进化。

    现在即便在人才济济的中?;?,她的异能强度,异能实用效果,也绝对属于顶尖那一级别了。

    有实力做保障,冉惜玉也自信了许多,而这一切,都是江流石带给她的,包括这次去核电站执行任务,也与自己的妹妹有一定的关系。

    “上车吧!”

    江流石很简单的说道。

    冉惜玉、江竹影都上了车子,孙坤和张海跟军队要了一辆金王子重卡,以后这辆车,就成了孙坤和张海的座驾了。

    ……

    当江流石驾车到中?;氐拿趴?,也看到了这次任务的车队,十几辆墨绿色的军车,车上站了大量荷枪实弹的战士,除此之外,步兵战车、99式坦克,救护车,应有尽有。比起上一次探寻通南市,简直不在一个层次上的。

    要知道,这样一支车队,这一来一回,消耗的柴油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在石油化工产业恢复生产之前,柴油可是宝贵的战斗资源,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柴油都要限制供应了。

    再强的军队,没有现代工业的支持,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何况中海一区的残存军队并不强,面对尸潮,中海一区的形势不容乐观!

    江流石正想着,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江流石,还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