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认定了不是陷阱,但为了小心起见,江流石还是带上了影、妹妹和冉惜玉。

    不但如此,江流石还要求开自己的车前往,军官自然点头,所谓在中海一区的马路上不能行车,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军区的车自然可以。

    等江流石到了位于安全岛的首长别墅区,已经是喝下午茶的时间。

    别墅区的房子自然干净宽畅,江流石进门的时候,只见一张木几,上面已经摆好了功夫茶,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正用镊子将茶杯从茶洗里夹出来。

    “想必这位就是江先生了吧,久仰大名?!?br />
    看到江流石到来,银发老者站了起身,伸出了手。

    “这就是我们首长?!?br />
    陪同江流石一起来的军官解释道。

    “我姓张,你就叫我老张好了?!币⒗险吆苁呛推乃档?。

    对方身居高位,无论在末世前还是末世后都是如此,江流石诧异了一下,伸出手来,跟对方握了握。

    对方的手,宽大而有力,一点都不像一个老年人的手,他手心有很厚老茧,触感非常粗糙,应该是经常握枪所致。

    一个军方的高层干部,这么喜欢握枪,倒是少见。

    “首长好,我是江流石,说久仰大名实在是首长太客气了,我就是一个小市民,估计首长也就是今天才听了我的名字?!?br />
    “哈哈哈!”听到江流石的话,银发老者哈哈大笑起来,“准确的说是今天早晨!”

    银发老者很是爽朗,“这些都是客套话,我是不爱说的,当年打仗的时候,哪会说这些话,都是提起枪来就冲,回到猫耳洞里真是衣服都不穿,赤luo相见,哈哈!”

    银发老者笑了起来,江流石听得愣了一下,眼前这老者,跟他想象的军区首长实在有很大的不同。

    末世前江流石就是一个升斗小民,他对军队高层干部的想象都停留在新闻的常见形象,眼前这老者,军衔很高,说起话来却直来直去,跟下层军官差不多。

    而且他刚才说打仗,看银发老者的年龄,他能上的战场,也只有发生在南方边境的那场战争了,也只有那时候,因为在热带雨林里作战,很多士兵因为高温潮湿的环境而皮肤溃烂,难以愈合,不得已许多士兵都赤身luo体,减少皮肤病发作的几率,实在是付出太多了。

    毕竟对手是一个把米国拖住了十年,把米国国内闹出了沸沸扬扬人权运动、民族运动和反战游行,让米国人民对政府失去了信心,甚至一度近乎分裂的神奇国家。而我们能在二十天内攻下对方首都前最后一个军事要塞,取得这样惊人的战果,靠的就是军人的意志和牺牲。

    这场战争对江流石而言实在有点远,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见到一个打过这场战争的人,一时间有点肃然起敬,对保家卫国的军人,江流石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华夏79年后发展的大好局势,跟这一战可是有不小的关系。

    怪不得对方的手这么粗糙,当年真正上过战场,握过钢枪,后来当了首长,也怕是不愿意离开枪,所以才留下了这样厚厚的茧子。

    “来,喝点茶,除了打枪,我也就这点爱好?!崩辖祷凹?,用镊子把茶杯一一摆正,再倒入刚刚沏好的龙井茶。

    翠绿色的茶水,像是翡翠一般晶莹,一看就是上等好茶,好茶要会品才行,不会品就是浪费,江流石说道:“张老,我其实不懂茶?!?br />
    “哈哈,喝了就懂了,我也是个粗人,老了没事干,学人家装装风雅,这才喝喝茶,玩玩手串、核桃什么的,后来发现我还是玩枪顺溜,那些文玩实在搞不懂,看起来差不多的玩意儿,怎么价格差那么多呢?要说枪,多直接,打得准、威力大、射程远、不卡壳的当然就好!”

    “不过这茶,我倒是真的喜欢,一直喝到现在了,可惜咯,基地里产量少得可怜的无土栽培,都只能种粮食了,这茶叶,越喝越少啦!”

    老将军说着,让江竹影她们也坐了下来,一一放上茶杯。

    茶杯只有酒盅大小,江流石学着老将军的样子喝了一口,香气浓郁的茶水,甘醇爽口,即便不懂茶,也确实能喝出一种别样的味道来,莫名的心态平和了很多,在这个充满杀戮的世界,能有这样的享受,实在难得。

    “张老找我来是什么事?”

    江流石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我知道你跟楚重山的事情,还知道今天楚重山派了人去了你那里,不过好像吃了亏?!?br />
    “是?!苯魇谷凰档?,他看了老将军一眼,心中合计,张老该不会是楚重山的敌人,要拉拢自己吧,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银发老者好似猜到了江流石的心思,他笑道:“我确实跟楚重山不合,不但有军事主张上的分歧,而且末世前,我们就不是一路人,他那儿子我也知道,我不喜欢,他想拉儿子进中央军部,我就不同意,没上过前线就想当官?他送儿子去前线,这下可好,死了!”

    银发老者说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忌讳,有什么说什么。

    “不过,小江——我托大,叫你一声小江了,楚重山的势力也不小,就算我跟他不合,也不会想着把他搞下来,毕竟现在整个中海一区带安全岛都在危险之中,外患还没解决就窝里斗的话,内耗严重,那就离灭亡不远了。我今天来,是另有其事……”

    “有关核电站的问题……”银发老者一句话,让江流石心中一动,“核电站?”

    “嗯,小江你可能不知道,秦山核电站就在中海市的南边几十公里远,当然离我们是远多了,不过一旦发生核泄漏的话,还是会威胁我们,而且这末世里变异兽横行,核泄漏的危险可不仅仅是辐射那么简单,还可能引起变异兽变异?!?br />
    “末世一来,秦山核电站的人都死完了,但是反应堆还在运转,因为电力中断,冷却水没办法循环,反应堆会越来越热,最后熔堆,专业的名词我也不太懂,技术人员说了,虽然不会像核弹那样爆炸出蘑菇云来,但还是会造成比切诺贝利和福岛核电站更可怕的爆炸,伴随大规模核泄漏,引起难以估量的后果,而实际上,在现在,核电站已经有部分泄露,所以……前些日子军方一个特级任务,就是关闭核电站……”

    银发老者说到这里,江流石张了张嘴。

    华夏可不止一座核电站啊……

    不但如此,世界各地都有核电站,没人管理的核电站,一旦大规模爆炸,那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嗯……所以不光是我们,其他地区的幸存者,如果有科学家和政府在的话,也应该会在近期关闭所有核电站。不过……就怕没有政府在的地方,那就怕是关不了的。说到底,我们当时完全估算错了末世爆发的时间,当时按照科学家的计算,我们有最少一个月的末世准备时间,而且就算爆发,病毒也应该是慢慢爆发的,然而……末世来得太快,也太迅猛,谁能想到,病毒会一起爆发?完全违反了以前的生物理论,好像它们是一个整体似的。核电站当初本打算在末世推算期十天前再关闭,毕竟中海一区的建设,物资的运输都离不开电力,没有安全区,政府也是空谈了,结果,末世突然降临,病毒爆发间隔不到半分钟,便造成了这样的结果?!?br />
    听着老将军的话,江流石微微沉吟,核电站也不知道剩下来几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核辐射的变异兽,不知道是什么概念……我们的形势,十分严峻……”

    “为了这个任务,中海一区专门派出了一个营的整装部队,配合两辆99式坦克,四辆92步兵战车,包括两架武装直升机,前往三期核电基地,一起关闭反应堆,按理说只是难度很低的任务,出动这么强大的部队,只是为了确保成功,可是……事情却出现了意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