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部下的面,当着一个刚刚被自己瞧不起的底层军官,在这么多人面前,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如果让这纠察队小队长选他一生中最想死的时刻,那绝对是现在了。

    他很清楚,今天他掏出鸡腿来试图威慑江流石的这件事,将会成为军队的笑柄,他在军队,包括纠察队里,可也有不少对头的,就连他现在带来的兵,也不都是他的亲信手下,有很多兵是末世之后临时抽调过来的,消息扩散开来的话,可以想象那些对头的反应,说不定以后给自己取个外号,就叫鸡腿队长了。

    想到这里,纠察队小队长现在觉得恨不得立刻从窗外跳下去,而这时候,后知后觉的孙坤和张海这才反应过来,两个壮汉笑得前仰后合。

    “卧槽,你这枪有个性!”

    “手枪鸡腿,麦当劳的吧?”

    “哪里是,我记得是肯德基的?!?br />
    孙坤和张海,嘻嘻哈哈的争了起来,这时候,江竹影更是干脆把另一只鸡腿也扯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

    原本是有些粗鲁的撕咬鸡腿的吃相,可是因为江竹影红润的樱桃小口,看起来竟然别有一份反差的美感,江竹影把鸡肉咽下去,这才说道:“其实是德克士的,他们炸得太油,吃起来很腻?!?br />
    “哈哈,还是咱哥俩烤的好吃?!?br />
    孙坤和张海,一人扯下一根鸡翅膀来,也开始吃鸡肉了。

    这时候的纠察队小队长站在门口,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傻逼,他们兴师动众,荷枪实弹的杀过来,可是石影小队呢,他们不但不惊慌,还在这里一边吃鸡,一边聊天调侃,完全把他们纠察队当成了空气!

    小队长真想开枪崩了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可是他的枪都没了,后面的几个小队成员虽然有枪,但是真的打起来会是什么结果?

    想到之前他拔枪的瞬间被人摸的那一把,纠察队小队长只觉得背脊发寒,他现在都没搞明白,对方是怎么换了他的枪,他引以为傲的拔枪术,在对方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再看江流石,他就这么看似毫无防备的站在自己面前,还玩着手中的五四手枪,跟中学生转笔一样随意和花哨。

    但是对方眼中时而闪现的精芒,却让纠察队小队长有种被杀手盯住的感觉。

    这家伙,太可怕了。

    小队长毫不怀疑,真的动起手来,这帮聊着快餐的石影小队,会转眼间让他们全军覆没,在高手面前,拉到这样近的距离,想完成举枪射击的动作,早就够他们死好几次了。

    “我的枪,还给我?!?br />
    纠察队小队长硬着头皮说道,他感觉今天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江流石故作惊奇的道:“你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枪’不是在你手里拿着么?”

    “你!”

    小队长眼珠子都红了,他这时候真的想跟恐怖分子一样,全身绑了炸弹跟这江流石同归于尽了。

    一看自己的手,之前因为太想死,脑子都一片空白,这丢人的鸡腿,竟然还被他下意识的死死抓在手中。

    他赶紧丢了这鸡腿,指节都因为握拳用力而咔咔作响。

    军队的枪,都有编号的,末世后,士兵丢枪倒算不上大事,但丢枪还是要向上面汇报的,这丢枪原因报上去,还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我知道是你换了我的枪,枪还给我,还有狙击枪,我也要收回去,这是我接到的命令!”

    军令如山,哪怕都到这份上了,他还是得咬着牙去试图完成任务,本来自己的靠山就倒了,现在这点事都办不了,他这纠察队队长的位置,都未必保得住了。

    “再说一遍,你的枪我没见过,至于狙击枪,抱歉,我在跟丧尸战斗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你们可以沿途找找看,也许能找到?!?br />
    江流石很光棍的说道,小队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硬是没有冲进去搜查的勇气,别说他能不能冲得进去,就算搜也未必搜得到。

    “我们走!”

    纠察队队长,带着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叫什么事儿,他们可是连军人都害怕的纠察队!

    纠察队执行任务,收一把枪不成,还赔一把枪!

    小队长想死的心都有。

    “都走了?!?br />
    江竹影吃着烤鸡,从嘴里拉出一根干干净净的鸡骨头,小舌头在粉粉的嘴唇上舔了舔,“这下把他们得罪死了啊?!?br />
    “本来也得罪死了?!苯魇灰晕獾乃档?。

    “那个,江兄弟……”沈涛犹豫着开口,他刚才也被江流石神乎其神的技巧给震住了,他到现在也不明白江流石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说是机械改造,他枪法准得可怕,说是枪法异能,他的手速也快得惊人。

    他还不知道江流石的格斗技巧怎么样,但光想想他的手速,格斗起来怎么都不会太差吧。

    “关于楚重山,我之前都跟江兄弟说了,江兄弟还是得小心一点,他毕竟是中海的高层……”

    沈涛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毕竟他是军队里的人。

    江流石点点头:“知道,沈队长记得为我打听一下狙击枪子弹的事情,要是有特种子弹,比如什么穿甲燃烧弹就更好了?!?br />
    听到江流石的话,沈涛回了一个无语的表情,穿甲燃烧弹是专门对付装甲车的玩意,子弹贵得很:“哪有那玩意儿,有钢芯穿甲弹就不错了?!?br />
    “虽然上面控制得严格,但末世后,子弹数量清点不过来,管理也模糊一点,有些士兵私藏了一些子弹,打算用来换口粮,要买的话,也是买得到的,就是价格有点高?!?br />
    沈涛后一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他毕竟是军队的人,因为江流石跟楚重山的关系,这种事情可不能被上面知道。

    沈涛走了。

    江流石拿出了纠察队小队长用的92半自动,在看了很多大威力枪支后,一般的手枪哪里能入江流石的眼,别说92半自动,就算是沙漠之鹰,也就那么回事儿了,在AMR-2面前,威力还不如老式步枪的沙鹰跟玩具也没什么区别。

    他随手丢给了孙坤:“拿去玩吧?!?br />
    孙坤有些担心的说道:“江哥,你可真是把他们往死里得罪了,一点面子也不留,这枪留下来对咱其实没啥用,他们可是被打了脸?!?br />
    “只是纠察队而已?!苯魇∫⊥?,“这些天你们都少出门,我出门的话,冉惜玉和影跟着我,有惜玉的侦查,加上影的危险预感,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步枪我都不怕,哪怕是动用火箭筒,有惜玉提前感知,我也能在对方开火前把他杀掉,除非对面动用导弹什么的,但那怎么可能?!?br />
    江流石已经从沈涛那里知道,楚重山虽然是中海临时军事委员会委员,不过委员有很多,委员上面还是有副主席和主席。

    另外因为中海安全区情况特殊,很多军队是自己拉过来的队伍,自己的兵,当然听自己的,保存队伍比较好的师长什么的,现在都成了司令了,他们对手下兵的控制力,可比军事委员会委员大多了。

    一个军事委员,怎么可能调用导弹火箭车一类的,就算有权调用,人家也不会听,往安全区开火,谁敢担这个责任。

    虽然末世以后跟末世前的情况不太一样了,但现在的权力关系才叫一个错综复杂,楚重山位高权重,但多的是和他一样的人在暗里制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