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已经猜到,多半是因为楚松明的事情,之前问沈涛,江流石也知道了,楚松明的父亲叫楚重山。

    因为楚重山的关系,楚松明借着父亲的威势,才扶持了一个狂风小队,开设了中海市的地下赌场,也只有这样的背景,这赌场才能留得住,要不然这么大的利益,谁不眼红?

    在中海一区内部,楚重山暂时不能把江流石怎么样,先要走一支狙击枪,恶心恶心江流石。

    而且关键是,一支狙击枪在江流石手里,威胁太大了!

    楚重山也知道了江流石的恐怖枪法,在中海一区简陋的安保之下,只要知道楚重山的住处,一支狙击枪在手,夜里潜入,江流石就能在千米之外,带走这老家伙的性命。

    楚重山当然不能允许这样的潜在威胁存在。

    “江兄弟,这……”

    沈涛有点为难,这支枪,按照张璟说,已经给了江流石了,可是张璟哪里做得了主,说不定因为这“草率”的决定,张璟已经被上面处分了。

    “纠察队的兄弟,之前我们在通南市遭遇变异丧尸,这狗za种集结尸群,抱着钢板冲锋,又堵了我们的退路,我们差点全军覆没,全靠江兄弟用一把狙击枪力挽狂澜,这才救了我们的队伍,这才刚回中海一区呢,奖励不给江兄弟发也就算了,一支枪,你们还要收回去,过分了吧!”

    沈涛心里都替江流石感到不公,一支加强排的队伍,加上各种军用物资,如果没有江流石的话,说全军覆没夸张了点,但是折损近半是极有可能的。

    现在军部,却这样对江流石。

    纠察队的队长,冷冷的看了沈涛一眼,看到沈涛肩上的军衔,他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之色,“我执行我的任务,你有什么资格说话,闭嘴!”

    纠察队的呵斥声,传得很远,就在这时,楼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孙坤和张海赶了过来。

    “江哥,怎么回事?”

    孙坤一看纠察队,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这帮家伙是什么人???”

    纠察队的队长一看孙坤和张海,脸色一沉,这两个家伙,之前在楼上天台,现在赶过来,让纠察队队长心中极度不爽的是,这两个家伙,手上居然拿着一支钢叉,钢叉上还有一只烤鸡。

    这都末世了,很多人连粮食都吃不起,他们还能在天台上烤鸡吃!

    这纠察队队长,平时吃的东西也很节省,都是粗茶淡饭,看到这种奢侈品,他心情可想而知了。

    他阴着脸看向江流石,喝道:“我只是执行命令,把枪交出来!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

    这小队长,深受楚松明的赏识,如果楚松明没死,他进了军区的核心,稍微提点自己一番,他还不是平步青云,可是现在,楚松明一死,什么都没了。

    他当然恨江流石,如果不是上面交代,只让他收枪,不准动手,他都想集结纠察队,开枪把江流石崩了。

    “枪?你说这把吗?”

    江流石说话间,一把五四式手枪,如魔术一般出现在江流石的手里。

    将之玩着这把枪,枪支在他手上旋转着,像是一只灵巧的笔一样,这种花哨的动作看起来漂亮,但是在实战中自然毫无意义,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你???”

    这队长眼睛一瞪,他万万没有想到,在纠察队面前,江流石竟然敢亮枪!

    纠察队是何等的存在,哪怕在军队里,因为纠察队执行军法,在普通士兵眼中,都是让人恐惧的存在,纠察队一出现,带走谁,那谁基本上就完了,军事法庭的审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队长平时已经习惯了威慑一切,想不到,一个幸存者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拔枪。

    一想到他杀了楚松明,把自己苦心经营的政治前途毁去了大半,这队长无名火起,第一时间拔枪!

    “找死!”

    江流石吊儿郎当的样子,彻底激怒了这小队长。

    作为一个纠察队的精英,曾经经受过特种兵的训练,这小队长对枪械极为了解,在特种兵部队中举行的拔枪射击赛中,他的名次也是前几的。

    这个世界上,世界纪录是仅用不到0.02秒的时间就能完成拔枪射击的动作,快到连慢动作都看不清,当然这种天赋太可怕,小队长做不到这一点,但也已经可以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的军人了。

    他在来之前,已经听说过江流石实力强大,且枪法可怕,他自认为自己的枪法,当然拍马不及江流石,可是比起拔枪速度,他却有十足的自信。

    就算不可能枪杀江流石,但是杀一杀他的威风,也是好的。

    电光石火之间,这小队长的枪已经拔了出来,可就在他枪出枪套的那一瞬间,他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的枪好像被摸了一把,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他在特种部队训练这么久,见过拔枪比自己快的,可是拔枪的时候被摸一把,这是怎么回事?

    速度太快了,0.1秒都不到的时间,他根本来不及细想,甚至以为是错觉。

    枪在手,小队长另一只手便去拉套筒,让子弹上膛,这样做是为了让子弹上膛以便更快的开枪,在拔枪过程中手动拉套筒的开枪速度比端出手枪了再开枪的速度快出一倍来!

    这些动作,早已经记在了他的肌肉里,根本不用通过脑子,仅靠身体的记忆,就能将一切完成,可是,就在他握枪拉套筒的一瞬间,他突然心中一震,这……

    手感不对???

    作为一个军人,他当然熟悉握枪的感觉,可是现在,这莫名其妙的触感是……

    他猛然低头,一看自己的手。

    这油腻腻的金黄色……

    鸡腿???

    房间里一片死寂,纠察小队的成员,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小队长,经验丰富,用枪都成了本能的小队长,他居然……从枪套里拔出了一只鸡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他们的眼力,竟是没看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沈涛也是目瞪口呆,他看了看小队长手里的鸡腿,又看了看江流石,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这事儿,也太邪门了吧!

    “嘻嘻嘻,笑死姐了!笑死姐了!”

    就在这时,江竹影咯咯咯的娇笑起来,像是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小队长的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他猛地一看孙坤手中的烧鸡,却看到,那只烤了八成熟的烧鸡,已经少了一只鸡腿。

    他的枪,被人用鸡腿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