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和孙坤狠狠在楚松明身上踹了几脚,才总算泄了恨。

    “呸!”张??醋潘拦钒愕某擅?,啐了一口。

    他辛辛苦苦改装的冰柜车,花费了无数的精力,也因为这个杂碎毁掉了。

    “便宜你了!”

    他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后方的丧尸群还在飞速接近。

    张璟也立刻吩咐汽车兵去给步兵装甲车换轮胎,这步兵装甲车的武器算是被打废了,只能等到开回中海以后再换了。

    换轮胎的战士走到近前一看,也是暗自咋舌。

    这枪法,真的是绝了。

    张海和孙坤重新回到矿用卡车上,他们来到这辆车前,发现他们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不如一个轮胎高。

    抬头看这辆车,更是如同在目睹一座钢铁堡垒一般。

    比起中巴车,这辆车带给人的视觉冲击感更大。

    普通的小车在这辆车面前,简直袖珍得都像是有点可笑了。

    这玩意儿……竟然是异能搞出来的东西……

    不过他们也并非不能接受,难道他们的异能会进化,江流石的异能就不会进化吗?

    这矿用卡车,应该就是江流石的机械改装异能进化后的产物了。

    张海和孙坤惊奇地盯着这辆车看了两眼,然后就赶紧上车。

    随着矿用卡车重新启动,张海和孙坤迫不及待地把这辆车的外观,向冉惜玉和江竹影描述了一下。

    “这么厉害?这要是在和平年代,哥你肯定能赚大钱,那样我也做一个死宅咸鱼了,别人啃老我啃哥?!苯裼靶ξ厮档?。

    “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苯魇抻锏厮档?。

    “对吧冉姐姐?”江竹影忽然转头说道。

    冉惜玉怔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认真地说道:“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有这样的能力,确实是可以赚很多钱的,也许能成立一个比冉科更大的集团公司?!?br />
    “哈哈,就说说而已啦?!苯裼八档?。

    冉惜玉微笑着点了点头,眼眸则看向了江流石。

    这辆车……不就是那辆矿用卡车吗?

    但是她分明记得,这车和那货轮一起还留在金陵港,估计已经被那大水怪卷入水底了。

    是江流石照着那辆车的样子改装的?

    冉惜玉觉得江流石很神秘,不过谁又没有秘密呢?

    对江流石,冉惜玉已经逐渐变得很信任了,她并不想去窥探江流石的秘密,只要知道江流石不会害她,这就已经很好了。

    末世后的经历,包括刚刚楚松明打爆中巴车的车胎,这些早就已经让冉惜玉清楚地意识到,末世后最可贵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在没有了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下,这份信任太难得了。

    在冉惜玉看着江流石的时候,江流石也看了她一眼。

    他知道冉惜玉肯定已经联想到那辆矿用卡车了。

    不过以冉惜玉的智商,她就算想到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但就在双方视线交汇的时候,冉惜玉忽然笑颜绽放,对着江流石露齿一笑。

    冉惜玉身上有种忧郁的气质,她脸上很少出现这种灿烂的笑容。她露出这种笑容,似乎是向他放下了心防。

    江流石一愣,随即也笑了笑。

    这意味着冉惜玉不是因为别的原因选择沉默,她的沉默是因为信任。

    轰隆??!

    楚松明的死亡没有耽搁队伍太多时间,车队很快就继续开始了狂奔。

    他们回头看去,楚松明的尸体先是被追上来的变异鼠淹没了,然后就是滚滚如黑潮般的丧尸群。

    在他们前方,也不断地出现丧尸和变异兽。它们原本游荡在各个角落里,但现在都被尸群发出的动静吸引出来了。

    矿用卡车的巨大身影,在尸群面前也显得渺小。

    嘭嘭嘭!

    不断有丧尸或者变异兽撞到矿用卡车上,发出如同打鼓般的闷响声。

    “这太可怕了,不知道它们要追到哪里才会停下来?!比较в裢蚝蠓剿档?。

    江流石沉默不语,在尸群出现之前,他就一直感觉到心慌,而在尸群出现之后,他这种心慌的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更加强烈了。

    丧尸虽然不知疲倦,但速度上毕竟比不上车辆,渐渐的就和车队拉远了距离。

    为了安全起见,车队又毫不停歇地高速行驶了两个小时,才在一处荒无人烟的路边加油站停了下来。

    这加油站早就没油了,但还可以让人暂时歇息一下,解决一下方便问题。

    刚刚每个人的心神都是紧绷的,现在才总算松了口气。

    王传福让龙跃小队将车紧紧地??吭诹司蹬?,他坐在车上望向了那辆巨无霸卡车,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

    之前他去搜寻物资的时候还送了烟酒,想和江流石交好,但是当中巴车的车胎被打爆后,他们也是毫不犹豫地就撤退了。尽管这是人之常情,而且江流石也没有计较,但是王传福也知道,要想江流石再和他们建立良好关系,那也是不可能了。

    就连军队都和江流石保持着“礼貌距离”,当时停下来的,只有那辆冰柜车。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交好的必要了?!蓖醮:鋈坏蜕档?。

    他的一位队员正吸着烟,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问道:“老大你说啥?”

    “说石影小队?;拐媸峭Ω锌?,幸存者再厉害也只是普通人,胳膊还能拧过大腿?虽然这件事,楚松明他父亲也不可能一手遮天,张璟肯定也会据理力争,但是难道自己死了儿子,会让江流石好过?”

    “那怎么办,难道他们不回中海?”

    不能回到中海,就意味着要继续做“流浪者”了。

    “流浪者”这个称呼,是他们这些住在中海一区的幸存者,给那些在安全区外像下水道老鼠一样生存的幸存者们安上的。

    “不回中海也不至于,不过要想出头,难?!?br />
    说到这里,王传福摇了摇头,看向江流石他们的眼神,顿时又从忌惮变为了同情。

    石影小队再厉害,被穿小鞋也会过得艰难的。

    王传福本来还想抱个大腿,但现在,却是想着一定要和他们彻底撇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