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向停在不远处的矿用卡车,因为角度原因,楚松明看不到江流石。

    “你对我的愤怒我完全理解,但是能不能让我留下一点遗言?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只想留下一张纸条,你们可以检查纸条的内容。如果我什么遗言都不留下的话,我父亲会对这件事一查到底的。他是中海军事委员会委员,要查这件事并非很难?!?br />
    都到了这一步了,他跟江流石已经是生死大仇了,但他还不是完全没有机会,那就是……他的父亲!

    楚松明的父亲,在军部中话语权很重,江流石还想回到中海一区,他就必须考虑自己所说的这番话。

    矿用卡车沉寂了,楚松明轻出一口气,好在自己的父亲震住了对方,只要江流石对自己父亲的地位忌惮,那他就能活下来,想必江流石也不会这么疯狂,杀一个将军的独子,他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张璟沉默地听着这番话,换做他是江流石,他也会犹豫。中海的军事委员会,就相当于中海军区的控制枢脑,楚松明的父亲是其中一名委员,这是真正的位高权重!

    而江流石,他哪怕在幸存者中还算厉害,可是到了这种人物面前,他依然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惧怕高位之人,这是常理,尤其在末世前,更是如此。到了末世后,虽然一般的官员不会有人买账了,但这是中海军区的将军……

    中海安全岛,在很多人眼中都很特殊,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安全地生活,稳定地赚取物资,不停地进化。那是这片区域唯一的大型人类聚居区。

    “江流石!我知道我之前的做法让你陷入了危险,但是你现在毕竟好好的,只要你放过我,我会补偿你,变异晶核,变异兽肉,枪支、弹药、汽油,我都可以给你,但如果你开枪的话,那对你真的没好处,甚至你日后在中海一区,都会寸步难行……”

    楚松明继续说着,突然——

    “嘭!”

    一声枪响传来,楚松明耳朵轰鸣,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他似乎看到了一抹浓重的鲜红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当中,同时一股恐怖的巨力随之袭来,他整个人直接向后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温热的鲜血,直接飞溅到了他的脸上。

    是他的血!

    而伴随鲜血而来的,是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他整个右边身体,都完全感觉不到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意识到什么,如潮水一般的剧痛袭来!

    “啊啊啊啊??!”楚松明无法控制地大声惨叫了起来。

    他眼珠血红,全身抽搐,他这才看清,自己的右肩已经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握着手雷的手,不见了!

    狙击子弹的巨大威力,打中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是一场噩梦,子弹带着骨头渣子飞了出去,搅碎了楚松明的肌肉和血管,整条胳膊直接就被打得粉碎了。

    “啊啊啊??!”巨大的疼痛让楚松明不停地惨叫着,什么枪支,手雷,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找寻了,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痉挛,根本控制不??!

    作为军人,楚松明很清楚,在战场上,被狙击枪子弹击中任何一个部位,都会立刻失去战斗力,只要不急救,结果都是死亡!

    胳膊也不例外!

    人体中约有4000毫升血液,但是接下来在短短几秒钟内,他的出血量就会很快达到1000毫升,他会丧失知觉,大小便失禁,在绝望中惨死。

    而后,那些尸群冲过之后,他的尸体连一点渣子都不会剩下!

    “不!不!”绝望和痛苦中,楚松明的意志瞬间崩溃了。

    他刚刚才看到希望,又重新变得沉着镇定起来,但是眨眼间,他就被打入了更深的地狱当中。

    江流石一言不发,只是看向了张璟。

    张璟看了江流石一眼,又看了看正在地上翻滚的楚松明,莫名的,这个执行过无数次任务的铁血军人,感到了背后的一股凉意,这个年轻人,太狠了。

    楚松明说明了利害关系,而江流石在听完那些之后,他竟然还是开枪了……

    那黑洞洞的枪口,还在卡车之上对着这里,张璟扔掉了身上的配枪,以示没有敌意。

    “这件事是你们的私人恩怨,楚松明违反纪律在先。我作为指挥官,不会过问你们的事情?!闭怒Z开口说道。

    他摆明态度后,便直接走向了一辆军车。

    步兵装甲车已经废了,他接下来也只能乘坐军车继续撤退。

    张璟这么说,意味着他们已经完全放弃了楚松明,不会和石影小队开战。

    “张璟!江……江流石!你们……不得好死……我父亲……父亲……”

    楚松明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断断续续这些字来,可是他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操!都要死了还跟老子装逼!”

    就在这时候,张海和孙坤二人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

    之前被楚松明阴了,如果不是江流石的话,他们可就完了!他们心里都憋着一口火。

    他们直接跳下了车,这时,他们才看到了他们刚才乘坐巨无霸卡车的全貌,也是愣了一下。

    靠!这么大!

    不过比起对矿用卡车的震惊,他们现在更想做的是另一件事。

    “嘭!”

    张海走到楚松明面前,一脚踩在楚松明的脸上:“狗@杂种!在我们背后捅刀子!还他妈的你爹你爹,我日你先人!”

    张海一脚踩上去,楚松明只有呻吟的份儿。

    孙坤哪里肯落后,也是一脚踩在楚松明的脸上,他看了一眼楚松明的伤口,又在伤口上狠狠剁了一脚。

    楚松明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珠,他已经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感觉孙坤和张海的脚,像是雨点一样的落在自己的身上,巨大的疼痛,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孙坤和张海二人一人一脚,狠狠地踹着楚松明,而楚松明越来越微弱的惨叫声,让其他人听到后都是眼角直抽抽,背后直冒寒气。

    这石影小队,也太狠了,楚松明搬出自己的父亲来,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石影小队,真是得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