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冉惜玉的声音,张璟和楚松明都愣了一下。

    他们是军人,从来只有他们让人放下武器的,什么时候轮到幸存者反过来这样警告他们了?

    江流石所用的AMR-2狙击步枪,还是他们给的!

    张璟毫不怀疑,如果他们不停车的话,江流石真的会开枪!

    而楚松明则猛地转头看向了张璟,镜片下的眼睛有些充血发红。

    在江流石传来那样的警告后,楚松明便如同穷途末路的困兽了。

    他绝不可能停车,放下武器,那是找死!

    江流石怎么会放过他?

    “楚松明!”张璟立刻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想拿枪?”楚松明却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一只手雷亮了出来,他阴冷地看着张璟,另一只手则举起了手枪对准了张璟,一字一字地低声说道,“继续往前开?!?br />
    张璟难以置信地看着楚松明,他居然用手雷来要挟!这车上的几个人,都成了他的筹码!

    接着楚松明在脑海中回应了一句:“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军火,军火你们不会不感兴趣吧?”

    对于精神系异能者,楚松明也有些了解,冉惜玉能够直接将话语传达到他们的脑海中,应该也能听到他在脑海中发出的声音。

    对幸存者小队来说,军火极为重要,楚松明不相信江流石不会动心。

    只要江流石动心,他就会犹豫,就会留出时间!

    同时楚松明则开口对张璟说道:“张指挥官,下令后方军车攻击拦截他们?!?br />
    他不会将自己的性命托付在做交易上,他只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先下手为强!

    张璟惊怒,江流石的枪法,石影小队的战斗力,他们都亲眼目睹了,如果他下达这样的命令,军队的损失谁来承担?

    “张指挥官!”楚松明的手指就放在手枪扳机上,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拿着手雷。

    这张璟太固执了!时间多拖一点,危险就会增加一分。

    “我只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五?!背擅鞒辽档?。

    而这时,在矿用卡车内,冉惜玉也将楚松明的话转达了。

    江流石听完后,冷笑了一声。

    跟这种人做交易?

    不管楚松明是不是真心的,他都没有兴趣。

    而且楚松明这么说,等于拒绝了他的警告。

    “既然不肯停车,那么……”江流石说着,一只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向了瞄准镜内。

    脑域异能开启,在江流石的视野中,时速已经达到了最大的步兵装甲车瞬间放缓了下来,变成了慢动作一般。

    而江流石的视线则聚集在了这辆步兵装甲车的轮胎上,92式步兵装甲车一共有六只轮胎,打爆后胎是没有用的。

    但是从一个非常微小的角度,江流石可以看到步兵装甲车的一只前胎。然而要击中一辆以时速85公里每小时行驶的车辆的其中一只前胎,而且还是通过一条时刻都在变动的细小的缝隙,这个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江流石瞳孔一缩,猛地扣下了扳机。

    “嘭!”

    打中了!

    那只轮胎顿时爆出了一股黑烟,整辆车也随之晃动了一下!

    “四……”装甲车内,楚松明的身体也跟着使劲晃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

    “我们的车胎被击中了!”驾驶装甲车的战士喊道。

    楚松明的表情终于无法维持平静了,江流石这就射击了?连回应都没有,直接开枪?!

    “嘭!”

    江流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瞬间又是一枪。

    AMR-2连续两枪,恐怖的杀伤力将这只轮胎彻底撕裂了。

    92式步兵装甲车的轮胎虽然是防弹轮胎,但也扛不住AMR-2狙击步枪连续两枪打在同一个位置上!

    整只轮胎都在冒烟,滚滚黑烟将他们前方的视野都遮蔽了。

    步兵装甲车无法再维持平衡,轮胎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留下了两道深深的黑痕。

    吱!

    步兵装甲车停下了!

    “最后一次警告,让楚松明滚出来,两秒钟时间。否则下一枪,”江流石说道?!熬筒皇谴蚵痔チ??!?br />
    冉惜玉点了点头,她立刻将江流石的话转达了。

    这次不再是只传入楚松明和张璟的脑海中,而是车内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楚松明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现在已经连最后一丝侥幸都没有了,江流石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但是让他下车受死?不可能,他不想死!

    而张璟则更加直观地感受了江流石枪法的恐怖,这样也能将装甲车逼停!

    他更加坚定了不会让军队和江流石战斗的决定,一旦开战,那就收不住了,军队一定会损失惨重!

    而那些战士则面露古怪,他们是因为楚松明才被攻击的!

    如果是军队的命令,他们自然会服从,但原本就是楚松明忽然对江流石的车进行了攻击,现在江流石针对的,又只是楚松明一个人。

    这些士兵,他们自然不干了!

    在听到冉惜玉的声音后,两名士兵交换了一个眼色,立刻打开了车门。

    “你们敢!”楚松明惊怒无比,但就在这时,张璟已经大吼一声,身体突然暴涨,一下子将楚松明的枪口往旁边砸开了。

    “嘭!”

    手枪子弹打进了后方的座椅内,而张璟攻击成功后,已经翻身跃出了装甲车。

    江流石给了他们两秒钟,而在一秒钟时间内,所有人都已经弃车,弃掉了楚松明!

    装甲车内,顿时只留下了楚松明一个人。

    楚松明脸色发白,已经彻底无法维持镇定了。

    车胎爆了,武器也被打爆,他举着手枪,拿着手雷,只感觉到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滴下来。

    之前楚松明想让江流石他们殿后,在变异鼠群和丧尸群中等待死亡,但是没想到,转眼之间,等待死亡的人就变成了他。

    楚松明的心中闪过各种想法,最后都变成了怨毒。

    江流石必杀他,他已经没有活路了!

    “我投降!”楚松明在脑海中说道。

    话音刚落,他就从车里站了起来。

    楚松明举起了一个笔记本,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