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重160吨,两层楼高的矿用卡车,在这条公路上奔腾起来是什么概念?侏罗纪时候的地震龙,也不过40吨重,一辆矿用卡车,等于四条地震龙一起奔腾!

    轰隆??!

    矿用卡车驶过时,路基都要撑不住了!

    如果是原版的矿用卡车,速度并不算快,但是经过星种扫描成为基地车的第二形态后,这辆矿用卡车已经今非昔比,不但空载最大速度接近每小时一百公里,而且还具备了“加速”、“冲撞”的功能。

    当然,一旦启用这两个功能,那油耗会变成一个可怕的数字,跟直接放火烧油都差不多了。

    不过,矿用卡车有备用油箱10立方米,加上自身油箱4000L,总计12吨柴油,足够江流石开着这矿用卡车用极限速度在中海一区和通南市之间冲几个来回了!

    矿用卡车的发动机发出打雷一般的轰鸣,一只变异鼠被绞到了轮胎之下,两人多高的轮胎,直接把这只变异鼠碾成了肉酱,骨头都不剩下半点来!

    “江哥,这车子是……”

    孙坤、张海都完全惊呆了,他们身处矿用卡车之内,根本不知道这是一辆什么样的车。

    可是光是看车子的高度、宽度,还有那发动机的轰鸣,就能想象出这辆车子是多么的恐怖了!

    这时候的影,她抓着方向盘,冷漠的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前面,他们和军车距离则在快速地缩短。

    而江流石,已经打开了驾驶室的门,来到了车子的一侧??笥每ǔ档募菔皇遗员?,有一个带着阶梯的平台,这是一处绝好的伏击地点!

    ……

    “我cao他妈@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楚松明看得懵逼了,这车也太大了,一条高速公路,几乎被这一辆车给占满了!

    什么变异鼠,挡路的丧尸,全部被这辆车给碾碎,根本不能抵挡!

    怎么可能,江流石从哪里搞的这辆车???

    楚松明整个脑子都乱了,他并没有目睹中巴车变身成矿用卡车的那一幕,他本能的以为是江流石换了车,毕竟车子变形这种事情,太挑战他的认知了。

    在变异鼠的围攻下,怎么可能有时间换车??!

    就算能换,刚才路边有这种车吗?

    如果有这么大的车,他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是之前记忆出现了偏差,还是他眼瞎了,这么大的一辆车都看不到?

    “加速!”楚松明立刻回头对驾驶装甲车的战士说道。

    后面的巨无霸大卡车,竟然比他的装甲车跑得还快,越追越近!

    开车的士兵听着后面轰隆隆的声音,再加上楚松明阴冷的催促声,忍不住额头见汗。

    末世后的道路,状况本来就不好,有不少障碍物,而92式步兵装甲车的最高时速,不过85公里,就算开到极限速度,也不见得快到哪里去。

    “射击!”楚松明喊道,“把这辆车给我打爆!”

    楚松明下达命令,可是没有士兵动,楚松明毕竟不是指挥官,这军队的指挥官是张璟!

    之前是因为要逃命,驾车的士兵也害怕陷入尸潮,不用张璟下令,他们就本能的驾车逃跑,正好顺应了楚松明的命令。

    可是现在,楚松明命令士兵开枪射击江流石,他们犹豫了。

    “妈@的,你想被那大卡车轧扁吗??!”

    楚松明一把推开了士兵,亲自操控装甲车上的机关炮。

    92装甲车的25毫米机关炮,配备穿甲弹已经可以打穿轻型坦克,就算是矿用卡车,在机关炮面前也根本不算什么,一轮扫射下来,直接打废!

    楚松明调转机关炮,正要射击,可就在这时……

    “呯!”

    一声枪响,一枚狙击枪子弹,直接命中了装甲车的机关炮!

    92式战车的钢铁装甲,在AMR-2狙击步枪面前,简直跟纸糊的一样,直接被撕碎!

    装甲车毕竟不比坦克,装甲厚度勉强挡住步枪子弹,重机枪扫射都挡不住,更别说是拥有反器材能力的AMR-2了!

    放在早些年,AMR-2便是一把反坦克狙击枪!

    当然现在,主战坦克的装甲已经不是狙击枪能打穿的,可是对付一挺机关炮,已经足够了。

    在江流石的精准射击之下,一枪打废炮管,这挺机关炮直接哑火!

    江流石根本不停歇,拉下枪栓,再上一发子弹。

    “呯!”

    又是一声枪响,连机关炮旁边的并排车载机枪都被江流石打废了。

    一时间,这辆92轮式装甲车,就像是被拔取了爪牙的老虎,根本没有威胁了。

    现在除非有士兵打开舱盖向江流石射击,或者用射击***击,无论哪一种,江流石的狙击枪都能先一步将对方击毙!

    如此一来,江流石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江流石推上第三发子弹,瞄准镜中,已经出现了轮式装甲车的车尾,在这里,挂着铁锹,工兵铲,只要江流石扣下扳机,狙击枪的子弹就会穿透车尾的装甲!

    而后,因为穿透钢板而变向失去稳定性的子弹,会在装甲车中翻滚、弹射,一发子弹,就能把装甲车的驾驶室变成杀戮??!

    但是,江流石并没有扣下扳机,之前打爆中巴车轮胎的人是楚松明,张璟和装甲车中的其他士兵,应该并没有参与其中。

    江流石当然不会放过楚松明,可他也不是嗜杀之人。

    此时,矿用卡车已经甩开了身后的尸潮,丧尸再凶猛,也毕竟是两条腿奔跑,速度虽然快,但是也跑不过车辆。

    就连之前的那些变异鼠,似乎也被矿用卡车吓破了胆,并没有追上来。

    于是,军队已经暂时安全了。

    “冉惜玉,你能把声音传到装甲车里吗?”

    冉惜玉的精神异能,可以直接在脑海中对话,随着冉惜玉之前的异能进化,她传递信息的距离已经大大增加。

    “我试试?!比较в竦愕阃?。

    “让他们停车!否则我会攻击!”

    江流石神情冷毅的说道,末世这么久,江流石杀了大量的丧尸,也杀了不少人,这让江流石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丝冰冷的杀机,这种杀机,若是在末世之前,也只有在那些刀口上舔血的非洲雇佣兵身上才能找到,即便是特种兵,都未必有,毕竟他们手上沾的血不多。

    “立刻停车!放下武器!否则你们会被射击!”

    这时候,冉惜玉的声音,传到了装甲车中,同时回荡在张璟和楚松明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