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南市末世前的人口近670万,按照星种给予的变异比例来计算,起码有450万人都变异成了丧尸,而且这个数字只会多不会少。剩下的活人,逃出来的当然也没有220万人,其中有绝大部分都在末世爆发初期,就被身边的丧尸给吃掉了。

    张璟知道,丧尸会互相残杀,在没有食物吃的情况下,它们会将彼此当做食物。

    但无论如何……现在剩下的丧尸,起码也是超过300万的。

    这300万以上的丧尸,其中有多少在往这边而来?

    张璟不知道,他只看到短短一分钟内,整条街道就已经被丧尸淹没!

    这些丧尸狂奔起来,就像是死亡的鼓点敲在他们的心脏上。

    面对如此多数量的丧尸,那些举着枪的士兵都有些傻了,脸色苍白,额头上浸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在如此大规模的尸群面前,这点子弹简直就像是用牙签戳大象一样!

    “开车!撤退!撤!”张璟的吼声轰然爆开,顿时让这些人回过神来。

    “快快快!”

    “开枪开枪!”

    一辆辆车疯狂转向远离通南市,所有的枪支都嘶吼着喷出火舌,这些士兵们拼命射击着,但前面的丧尸刚一倒下,就已经被后方的尸潮淹没了。

    长长的宽阔马路上,在越来越多的尸群面前,他们这些车辆对比起来就像是随时会被淹没的蚂蚁一样。

    可以想象,一旦被淹没,就连骨头都不会剩下了!

    张璟等人无比庆幸,还好他们是来开辟道路的,路上的不少障碍物都被清理了出来,留下了一条通道。

    现在这条路,就成了他们的逃生之路。

    “不要慌,有序通过!”张璟的吼声不断传来,然后他低头对步兵装甲车的驾驶员说道,“让卡车先过!”

    楚松明顿时瞪大了眼睛,他这下也顾不得风度和控制情绪了:“让卡车先过?为什么?”

    “我们有机关炮和机枪,应该在后面押后!”张璟吼道,“而且作为指挥官……”

    “押后?我押你个毛!”

    楚松明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他的情绪一旦爆发出来,就跟疯了一样。

    平时他都是去酒吧,去虐待女人发泄,但这次出来他却一直都在克制着。

    只有刚刚射杀那名即将变异的军人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快感。

    除了情绪的爆发,还有恐慌!

    这么多丧尸,他从未见过!

    哪怕当初从城市撤退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丧尸突然涌出来。

    他可不想死!不想跟刚才那个倒霉的大头兵落到一样的下??!

    “至于作为指挥官……你以为你是个合格的指挥官?如果不是你说要看看情况,我们早就跑了!也不用落到最后面!你已经指挥失误了,现在,由我接替你的指挥权!”

    张璟震惊地看着他,楚松明现在的样子,就跟丧尸没什么区别。

    “开车!给我加速!”楚松明对着开车的士兵咆哮道。

    “楚松明!”张璟怒吼道。

    就在这时,楚松明猛地拔出枪来,黑洞洞的枪口正抵着张璟的腹部,他冷冷地低声说道:“你要是这么喜欢身先士卒,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br />
    张璟气得嘴唇抖动,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回去以后想告我也无所谓?!背擅骺醋疟┡恼怒Z,嘴角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

    张璟捏紧了拳头,楚松明的老子可不是个善茬,虽然对楚松明是又打又骂,各种看不过眼,但如果楚松明真要出什么事了,他肯定会护着。

    楚松明仗着这一点,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看到张璟怒到了极点,连身体都在发抖,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样子,楚松明心中大为畅快。

    这几天张璟总是摆出一副指挥官的架势,压他一头,早就让楚松明看他不顺眼了。

    步兵装甲车很快就冲到了那些卡车的前面,但楚松明仍然没有放下心来。

    那些丧尸数量太多了!

    “继续!加速!”楚松明说道。

    那名司机满头是汗:“已经把油门踩到底了?!?br />
    楚松明望着前方的中巴车,那车开得太快了!

    后方的冰柜车,还有龙跃小队的越野车,也都是经过改装的,速度爆发起来同样比步兵装甲车更快。

    楚松明镜片下闪过暴戾的神色,这些幸存者居然比他还快!

    他居然给这些人殿后了!

    楚松明虽然只是个副指挥官,但是他打心眼里是瞧不起这些幸存者的。他们末世前算什么东西?泥腿子,穷学生,成天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上班族。

    根本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末世前,他看都懒得多看这些人一眼。

    结果现在,他却在给这些人殿后?

    “加速!加速!”楚松明暴虐地大喊道。

    这时,一声咆哮忽然传来,紧接着从路边的稻田中,猛地蹿出了一群变异兽!

    变异兽很少有群居的,怎么会忽然蹿出来一群?

    “吱吱!”

    这些变异兽直接朝他们扑了过来,动作极为敏捷,楚松明看得头皮骤然一炸。

    是变异鼠!这些变异鼠足有将近二十只,每一只都有一米来长,尖锐的门牙像是巨型的凿子一样。

    “快??焱?!”这种情况下,楚松明哪里还敢过去,他现在反而庆幸自己位于中间。

    变异兽有江流石他们挡,丧尸则有后面的军车挡。

    “吱吱!”两只变异鼠扑向了中巴车,影猛地一转方向盘,中巴车的车尾猛地一甩,避开了这两只变异鼠,同时江竹影的电流猛然释放。

    滋滋的电流声中,这两只变异鼠顿时身体一僵。

    而这时,江流石的枪口也探了出来。

    八一杠的子弹近距离打入了这两只变异鼠的头颅,但是让江流石意外的是,这两只变异鼠中有一只竟然还能动。

    这生命力……

    另一只死亡的变异鼠,则被其他的变异鼠瞬间围住,眨眼间当它们分开时,原地只剩下了一座白森森的骨架和几乎被啃噬干净的头颅。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凉气,这要是一个活人被它们围住了……

    楚松明着急地看着眼前的战斗,又回头看着后方。

    这样一耽搁,丧尸会越来越近的!

    而这时,伴随着“当”的一声,一只变异鼠挂在了冰柜车上。这变异鼠的门牙太尖锐了,直接钉进了铁皮当中,四肢则不停地在车上抓挠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呜!

    中巴车猛地倒了过来,和冰柜车直接擦了过去,将变异鼠“嘭”一声撞飞了。

    这变异鼠的门牙被撞断,满嘴是血,嘶叫着又扑了上来。

    “嘭!”

    江流石的枪口冒出火光,子弹从上而下直接打进了这变异鼠的嘴巴里。

    血花从变异鼠的脑后爆了出来,它顿时从半空中跌落,落地后身体还在抽搐着。

    “没事吧?”江竹影问张海他们道。

    “他们倒回来干什么!”楚松明无语了,他内心焦急万分。

    这时候应该疯狂突围才对,当然他是不会让这辆装甲车冲到最前面去的,他只会跟在这些幸存者后面。

    可是江流石为了救冰柜车上的人,居然倒回来了!

    这一来一去,要耽搁多少时间?

    他不知道后面的丧尸群越来越近了吗?!

    “没脑子?!背擅鞣吃甑卦谛闹邪德畹?。

    如果刚刚果断放弃冰柜车,让冰柜车吸引住这群变异鼠的话,他们现在就已经能够冲过去了。

    这时,龙跃小队的一辆越野车在和两只变异鼠搏斗了几下后,忽然调头朝着步兵装甲车开了过来,里面的人一脸惊骇地大喊道:“顶不住了!掩护我们一下??!”

    步兵装甲车有机枪和机枪炮,这辆越野车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自然先想到了向他们求救。

    “草!”楚松明的瞳孔顿时缩了一下,这群傻@逼,居然把变异鼠朝他这里引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