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龙一枪未中,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草!这车的玻璃,竟然是防弹的!

    而从那窗口伸出来的黑洞洞的枪管,则让周龙顿时感觉到头皮一麻。

    防弹玻璃!这玩意儿打消了周龙最后一丝抵抗的心思,他现在只想逃!

    “开车!”后面有车堵着,周龙疯狂地开着车冲了出去。

    另一辆越野车紧跟在他后面,但周龙看了一眼后视镜,却忽然车尾一甩,后面的越野车连忙一转方向盘,嘭一下直接开上了路边的人行道,狠狠地撞在了花坛上。

    中巴车的速度他是亲眼目睹了的,这样逃跑根本没有活路,只有壁虎断尾才能争取到生机!

    周龙的做法让同车的另外几人都惊了一下:“龙队!”

    “叫什么叫!你们难道不想活命?”周平阴恻恻地看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顿时闭上了嘴巴,没错,他们也想活命,比起别人的命,当然是自己的更重要!

    “??!”那辆被撞了一下的车直接在马路上打了个转,连车头都正对着中巴车了??吹街邪统党謇?,这些人一个个表情绝望。在这辆车面前,他们就跟豆腐做的一样。

    就在这时,江流石开枪了!

    子弹从那辆越野车的后挡风玻璃直接贯穿了进去,直射驾驶室!

    正一脸狰狞狂踩油门的周龙,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就陡然瞪大了眼睛。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的自己胸口。

    从后方射来的八一杠步枪子弹,在射穿挡风玻璃后,又打死了一人,然后穿透驾驶座椅,从他的胸口爆了出来。

    八一杠的威力,果然恐怖,但是更恐怖的,是那个人枪法……

    “草……”周龙的嘴里喷出黑血,意识迅速模糊。

    这他妈@的,也能打死他……

    在车内那些人惊恐的叫声中,越野车随即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随即嘭一声撞进了路边的店铺内,前脸全部凹陷,车内全都是血。

    如此快的车速下发生撞车,改装过的车也扛不住。

    江流石放下枪,看都没看横在路中间的越野车一眼。

    “快……快跑!”这辆车的司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手脚冰凉,手足无措地将车启动的,那辆停在不远处的中巴车简直就像是杀神一样在“盯”着他们。

    他们只知道,一声枪响之后,那辆想让他们殿后的越野车,就撞车了。

    这种恐怖的战斗力,已经完全超出他们这些人的理解范围了。不管末世前后,他们都不过只是普通人而已,自动步枪的威力他们知道,中巴车他们也见过,可是这样的车和这样的枪,却是绝对没见过的!

    这还是人吗?

    连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将车开走的,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的恐慌当中,脑海中简直一片空白……

    “什么声音?”农家乐里,张璟一下子从地图上抬起头来望向了外面。

    这时有一名士兵跑进来报告道:“远处观察到大量烟尘还有爆炸的声音?!?br />
    出现枪声很正常,毕竟镇子里还有很多的丧尸,但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又有变异丧尸?

    一旁的楚松明推了推眼镜,眼底则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他直觉有些不对劲。

    等到张璟他们赶到的时候,这条街都已经被丧尸围堵了,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会不引起丧尸的注意。

    张璟连忙命令停车,远远地举着望远镜看了一下。他发现许多丧尸都在一幢倒塌的建筑物废墟上拥堵着,这些丧尸将那些水泥块都给弄开了,似乎下方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

    接着,张璟在那些疯狂的丧尸中间看到了一辆车的车顶。那车已经被挤压变形了,但还是看着有些眼熟……

    这时,从另一个街口开出来了三辆车。中巴车,冰柜车,还有一辆陌生的越野车。这越野车一看就是发生了严重车祸,歪歪扭扭,前脸全部撞毁,车内还有鲜血正在往下滴。

    张璟从废墟上收回了视线,皱着眉头看向了这三辆车。

    中巴车和冰柜车率先停下,那辆越野车则直接开到了张璟等人的跟前。

    车门一开,一具陌生的尸体就从里面掉了出来,而孙坤也从驾驶室内跳了出来,他有些嫌弃地拍了拍身上,不过沾上的血肯定是拍不掉的,反而糊了他自己一手。

    “怎么回事?”张璟问道。

    “这人估计就是这镇子里的,干的也是抢劫的勾当!我们听到动静回来的时候,这边房子已经塌了。之前狂风小队跟我们分开行动,落单了,估计已经着了他们的道了?!彼锢に?。

    “这房子怎么塌的?”楚松明问道。

    “我怎么知道?”孙坤反问道。

    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同情来,像是完全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甚至觉得很倒霉的事情。不过这样反而不会让人怀疑。

    江流石看到孙坤的表演也是心中好笑,这事还是孙坤自告奋勇来做的,果然是老油条,神态语气都拿捏得刚刚好。

    不过孙坤说得也不全是假话,他可不知道这房子是怎么塌的,又没亲眼看见。他只知道肯定是自己老大做的。

    张璟一看这辆越野车,就是经过改装的,他检查了一下这独眼的尸体,赫然还发现了常年用枪的老茧。

    “当过兵的?”张璟皱了下眉头。

    既是地头蛇又是当过兵的,提前布置的话的确可能弄塌一座房子。

    在听到狂风小队的时候,张璟心中也立刻产生了对江流石他们的怀疑,可是那房子……就算是这辆中巴车也不可能直接撞毁吧?

    现在又有偷袭者的尸体为证,张璟看了中巴车内的江流石一眼,哪怕没有完全打消怀疑,他也说不出什么了。

    “赶紧离开吧,一会儿把丧尸引来了就糟糕了?!闭怒Z说道

    那些游荡在小镇中的丧尸不断聚集过来,整条街都快被堵满了。

    哪怕距离还远,但是看到城镇里这么多丧尸,还是让人有种心慌的感觉。现在一看到丧尸,他们就总想着里面会不会冒出来一只变异丧尸。

    听到张璟这么说,江流石知道今天这件事已经揭过了。

    越野车和周龙的尸体就直接抛在了这儿,车内的枪支弹药已经被张海他们搜出来拿走了。

    周龙手下的另一辆车倒是跑了,江流石也懒得去追,他本来也没打算赶尽杀绝。那些人吓破了胆子,在军队还在这座小镇期间估计是不敢出来了。

    那些人可不知道自家老大打着杀人越货的主意,结果被江流石拿来背黑锅了,他们只当是准备偷袭,结果被发现了而已。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躲着军队都来不及。

    江流石启动中巴车的时候,感觉到一缕视线在看着他。他转头望去,看到一个眼镜男正看着自己。这人正是刚刚跟孙坤说话的楚松明。

    虽然是副指挥官,不过江流石感觉这个人很低调的样子,完全没什么存在感。不过张璟跟他说话的时候倒是客气得很。

    楚松明对江流石友好地笑了笑,随即便跳上了步兵装甲车。

    江流石一怔,这是跟他示好?不过他随即就不在意了。

    “走!”车辆迅速发动,几只丧尸似乎听见了什么,但是抬头张望了一下后又被眼前的血腥味给吸引了。那些掩埋在废墟下的尸体,对它们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鲜血,活物……

    “嗬嗬!”一只丧尸忽然扑向了旁边的同类,随着它锋利的指甲将这名同类的胸膛直接破开,周围十几只丧尸也跟着冲了过来,这一小片区域顿时鲜血飞溅。

    ……

    “嘭!”逃走的另一辆越野车飞驰电掣般地冲回了大楼的地下停车场,然后飞也似的冲进了楼道内,一下子将铁门关闭了,然后又将障碍物原本堆了回去。

    嘭嘭嘭!门外很快就传来了丧尸撞击铁门的声音,这些丧尸跟着他们的车辆狂奔过来,速度快得惊人。

    这些人盯着铁门,一脸后怕不已的神色,却不是因为门外的丧尸。

    “现在怎么办?”周龙死了,剩下他们这些乌合之众,有种茫然的感觉。

    不断震动的障碍物和铁门,让渐渐平静下来的他们又意识到了另一个残酷的现实。

    “要不……等军队走了,我们把那些幸存者带上,到镇外找个藏身的地方吧。我知道那边不少农家乐。就是要小心变异兽?!敝澳歉鎏嬷芰派诘男掖嬲咚档?。

    他们人太少了,那些幸存者倒是有三十来个人,人多力量大。

    “没问题,这个可以?!逼溆嗳艘埠芸齑锍闪斯彩?。

    他们对这些幸存者可没怎么虐待过,在周龙面前,他们也是大气不敢出的。

    但是周龙已经死了,现在给他们心中留下深刻阴影的,是那个年轻男人。想起来都浑身冒寒气!

    “那人到底谁???”这十来名幸存者想了一下,然后都打了个哆嗦。他们已经决定,回到楼上就将所有窗帘拉上,在军队跟那人走之前,绝对连头都不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