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很想试一试,不过血核现在就一颗,用完了可就没有了。

    他好奇军方的科研所对这血核的研究结果是什么,这东西是变异丧尸身上的,丧尸又是从人类变来的,江流石总觉得这玩意儿不可能像是变异晶核那样,提取成进化结晶才对。

    星种对这血核的应用,也走的是和变异晶核不同的路线。

    “变异丧尸遇到的几率不高,现阶段我最需要的还是二级变异晶核?!苯魇牡?。

    他用星种基因进化液提升出来的能力,和那些异能者靠战斗积累,以及吃变异兽肉不断进化的情况不同。

    江流石靠战斗可以提高的只有熟练度,吃变异兽肉可以长期改善体质,但是无论是脑域还是敏捷,血液进化血脉,都不会直接获得进化。

    进化还得靠生物实验室。

    在看到那只变异丧尸后,江流石总感觉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够用。

    如果他自身的实力可以达到那只变异丧尸那么强的话,那只要不是遇到太危险的情况,他的安全都有保障了。

    不过这只是想想,就算真的能达到,那也是极为漫长的事情。

    “继续前进,开辟道路了?!闭怒Z的声音传来,“接下来依然是步兵战车开道,石影小队负责警戒和支援!龙跃小队,狂风小队,交替协助工程兵清理沿途障碍!”

    “草!”柏正崇听到新命令,死人脸都一下子涨成猪肝色了。

    张璟是按队伍战斗力来改变指令的,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在柏正崇看来,这就是在打他的脸。

    “麻痹的,见风使舵!”柏正崇从车内恶狠狠地瞪了张璟一眼。

    他又看向了石影小队,江流石坐在车内根本没看他,而冰柜车内,张海和孙坤却注意到了他的视线。

    “嘿嘿?!闭藕B冻隽艘凰考?。

    “草!”柏正崇连忙移开了视线,深吸了两口气平复心情。

    作威作福惯了,现在忽然轮到他变成别人眼中的垃圾,还被张海这种蝼蚁嘲笑,柏正崇怎能舒心得了了?

    “江队长,认识一下,我是龙跃小队的王传福?!绷拘《拥亩映そ悼斯?,摇下车窗跟江流石打了个招呼。

    江流石表现出的实力,让这龙跃小队的队长有了结交的想法。

    “幸会?!苯魇猜冻隽艘凰啃θ?。

    龙跃小队之前和他们保持距离,江流石并不觉得有什么。

    末世里许多人都活得很现实,也可以说是很理智。

    你没有足够的实力,谁会看得上你?

    “听说你们是刚到中海一区的。我们在中海一区的时间比较长,一直在中海周围活动,你要猎杀变异兽什么的可以找我,我可以提供一些相关信息给你们。交易大厅外面卖的那些什么消息地图,多半都是假的?!蓖醮K档?。

    “那谢了,不过我还没有通信码……”江流石说道。

    这些“老人”确实掌握了比他们更多的信息。

    “哈哈,没事,其实也用不着通信码,你到交易大厅门口,自然就能看到我们小队举着的牌子,我们长期都有个人在那里负责收购的?!蓖醮K档?。

    王传??戳艘谎壑邪统的?,有些啧啧称奇。

    之前还没注意,这车内部竟然是房车。

    三个各具千秋的美女,一部移动堡垒般的豪华房车。

    “江队长,潇洒啊?!蓖醮R涣诚勰?。

    江流石有些无语,看到三个美女,这些人都自动想歪了,看他的眼神都有那么一种“你懂得”的意味深长在里面。

    冉惜玉也听到了王传福的话,她神情微微一滞,随即低下了头,隐藏在发丝下的耳朵,隐隐有些发热。

    她以前可不曾和谁一起这样被人调侃过,但现在却是人人都这么以为了。要不是江流石说了两句,张海和孙坤还想叫她嫂子。

    而她的抗议则是微弱得很,完全没人听。

    车队很快继续前行起来,这里尸体太多了,再停留下去可能会引来大批丧尸和变异兽,而他们的任务是开辟道路,不能再继续耽搁消耗下去了。

    从高速公路下来,他们便进入了一个小镇。

    这是一座古镇,末世前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旅游区。

    在江南这样的古镇不少,其实都是一个古镇旁边一个现代化城镇,既有古风的同时又很发达,人口也比较密集。

    之前的丧尸估计都是来自于这个小镇的,周围的建筑物全都黑黢黢的,不少地方大门敞开,随处可见的丧尸和遍布的血迹。

    他们是来开辟道路的,自然不会进入古镇景区。

    引擎的轰鸣声打破了小镇的死寂,在清理了一整条街道后,天色渐晚,车队在一座农家乐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农家乐相比比较独立,有个院子,旁边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停车场,后面则是田地和果园。

    一队士兵先进去将里面检查了一番,嘭嘭几声枪响后,几只丧尸的尸体被拖了出来。

    尸体被拖到了远处,里面则拿着消毒喷雾迅速地进行了一番处理。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驻扎了?!背擅鞔游菽谧叱隼此档?。

    这时,柏正崇喊着内急进入了屋内,楚松明在外面跟一名士兵说了两句话后,也回到了房中。

    “不是说这次出来不要私下跟我对话吗?”楚松明面色如常地走进了一间小房间内,柏正崇则表情阴沉地站在门口。

    他一边警惕着门外,一边快速说道:“那个石影小队,就是之前砸了我们赌场的那个!”

    楚松明微微一怔,眼神也随之沉了下来:“你怎么说的?”

    “我去道歉了,结果那个江流石,给我来了一句知道了?!卑卣缑粕档?,“我看他是没准备接受我的道歉。这小子,很嚣张?!?br />
    “不接受?”楚松明皱了皱眉头。

    “我看留着他就是个隐患?!卑卣缒抗庖簧?,接着说道。

    他忌惮江流石,有江流石在,柏正崇觉得如芒在背,他想借楚松明的手,借刀杀人。楚松明是军队里的人,还是副指挥官,他总能想到办法。

    “你先正常任务,在军队里他总要顾忌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背擅髅挥兄苯踊卮鸢卣?,而是安抚了一句。

    柏正崇勉强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骂。

    房间收拾出来后,炊事兵开始做饭,张璟则和他们这些军官一起开始研究路线图。

    从这里到通南市要开辟全新的安全路线,他们走一步就要记录和对比一下。

    这些事幸存者小队不参与,基本都在外面忙活着,检修车辆,加油等等。

    这时,远处一幢高层楼房内,一个望远镜刚放了下来,露出后面有张兴奋的脸庞。

    “卧槽,还真是军队!”说完之后,他一把将遮光窗帘又一把拉上了,转身跑进了屋内。

    这幢高层外表看一片死寂,但是顶楼却是完全打扫了出来,里面赫然住着二十来个人。

    这二十多人都是男性,一个个身上都散发着彪悍的气质,其中一个目光沉稳,面庞坚毅,只是有一道可怕的刀痕横贯左眼。

    他正坐在那里缓慢地擦着枪,八一杠被擦拭得黑亮无比,旁边则整齐地摆着不少子弹,都被他一颗颗立了起来。

    “龙队,军队来了?!蹦歉瞿米磐毒档娜司吨崩吹搅怂?,说道。

    周龙擦枪的动作依然未停,平淡地开口了,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多少人?”

    “大概四五十人,我特意数了?!蹦猛毒档娜肆⒖袒卮鸬?。

    当!

    一颗子弹顿时倒了下来,周龙擦枪的动作也停下了。

    (……我有罪,完全没有发现更新失败了!点开一看还是那个第三更的标题顿时有些懵逼,我的更新呢?一看还在草稿箱里……夭寿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