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将这颗带着冰凉感的血核拿在手中,血核似乎还在轻微跳动。从名称和外形上的区别就知道,来自变异丧尸的这种血核,跟变异兽的晶核不同。但到底不同在什么地方……

    “江队长!”随着车辆靠近的声音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也跟着响起。

    江流石直接将血核拿给了影,转头看向了靠近的这辆车。

    柏正崇在距离中巴车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赶紧将车停了下来。

    他感觉到江流石三人虽然只是站在那儿,但是对他们突然靠近却很防备。

    看到江流石他们的这种反应,柏正崇只觉得内心有点无语。

    说实话……难道不应该是他们防备石影小队吗?

    那种恐怖的枪法,任谁在看到江流石拿着枪的时候,都会有种头皮发凉的感觉,担心自己是不是也会被爆头。

    至于江竹影,以及那个冷艳美女,这两个女人明显也不是好惹的。那江竹影放电的时候,也是让柏正崇挺震撼的。单凭江竹影一个人的实力,在中海一区完全就可以拉起一支不错的幸存者小队,只不过在石影小队中,她主要辅助江流石,默默地将自己身上的光芒掩盖了。

    至于江流石……柏正崇极为忌惮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小子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变@态。

    异能听起来不咋地,结果牛逼得不行。

    实力看起来没什么,结果枪法吊炸天。

    看不出来都不能怪柏正崇眼力不行,这特么谁看得出来。

    “江队长!真是辛苦了,太厉害了!真人不露相??!”柏正崇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爽朗的笑容,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来。

    他知道江流石如果要杀他,他就算躲在车里,隔着上百米远一样会被杀,所以不如大大方方,装作毫无顾忌地下车,这样反而会显得自己够真诚。

    看着柏正崇那张发青的死人脸上非要挤出热情的笑容,江流石感觉很别扭。他冷漠地看了柏正崇一眼,狂风小队之前和他们又起了冲突,江流石可不会对这人有什么好脸色。

    柏正崇看到江流石冷淡的反应,连吭都不吭一声,笑容也是一滞。

    他末世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习惯了当一名上位者。柏正崇虽然也不是对谁都能够扬武耀威,但至少也没有像这样热脸贴冷屁股过。而且还是在他那些小弟面前。

    这江流石,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看到他这样过来放低姿态下话,还这么狂傲,让他下不来台……比他牛逼的人多得是,他江流石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江队长?!卑卣绾芸炀突指戳诵θ?。不管他心中怎么想,可是现在的他是惹不起江流石的。

    “我知道,我们以前有点小矛盾,今天大家一起并肩作战,也是一起厮杀出来的战友了,希望江队长能宽怀大量,那些事过去就过去了。今后有什么用得着我柏正崇的地方,尽管招呼?!卑卣缬锲峡业厮档?。

    江流石看着这柏正崇,这狂风小队的队长还挺识时务的。

    但江流石的脸上,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对这人的示好,他没有什么感觉。

    就在这时,江流石的脑海中却传来了冉惜玉的声音:“这是个笑面虎,他明明还对你有杀机?!?br />
    江流石不动声色,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冷笑。

    “知道了?!苯魇低?,就走向了中巴车。

    柏正崇站在原地,先是一愣,随后脖子都梗了起来。

    知道了?这他@吗算几个意思!

    柏正崇看着江流石一行人回到了中巴车上,随后中巴车快速启动,骤然转了个弯,将不少断掉的小树枝都扫了起来,甚至砸到了他身上,让柏正崇赶紧躲避了一下。

    嘭嘭嘭!

    中巴车一路撞击着丧尸往收费站开了回去,柏正崇拍了两下身上,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堆树叶树枝扫了过来!

    那辆冰柜车,居然也特意到他跟前绕了一圈,车尾气都喷到了他脸上。

    看着冰柜车的车屁股,柏正崇本来就发青的一张脸,更是铁青一片!

    麻痹!

    “老大,这江流石他们,太嚣张了,给脸不要脸啊……”那名大汉骂骂咧咧地说道。

    柏正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闭嘴!”

    江流石从后视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上看了柏正崇等人一眼,然后便将注意力转回到了得到的血核上。

    影拿到血核,血核就到了中巴车上,现在又回到了江流石手中。

    “江哥,太给力了!”一看到中巴车回来,沈涛立刻让车开了上来,从窗口伸出头说道。

    他旁边那名军官,则是一脸看非人类的表情看着江流石。

    “哈哈,江哥你别管他,他已经傻了?!鄙蛱未耸焙芨咝?,石影小队的表现,证明了他确实没有看错人!虽然他也没想到,江流石能把狙击枪玩得这么转……

    那名军官盯着江流石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位……江哥,你的枪法怎么学的?”

    “末世后学的,怎么用枪还是跟他们学的?!苯魇聪蚋崭湛揭慌缘谋癯?,顺势指着张海他们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枪法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好奇,索性推到张海他们身上好了。

    张海和孙坤顿时一脸懵逼,那名军官惊骇地看向了他们:“你们以前是部队的?”

    “呃,我是修车的……”

    “我,我以前送快递的,大学军训的时候打过两枪吧……”孙坤抓了抓脑袋。

    “不过怎么开枪确实是我们……算我们帮了一下吧?!闭藕J翟诿荒歉隽乘党觥敖獭闭庵只袄?。也不看看他们把枪打成了什么样子,江流石那个水平,不说甩他们十万八千里,至少一百条街是妥妥的。

    “这么说,真的是末世后学会的?”那军官骇然看向了江流石。

    有江流石这种水平,没必要撒这种谎,而且那两人便秘一样的表情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军官吞了口唾沫,满脑子只回响着两个字:“尼玛!”

    “江队长?!闭馐?,张璟坐着步兵装甲车也过来了。

    “基地车新功能开启?!庇氪送?,星种也传来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