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拥有智慧,能判断出谁是部队的指挥者。

    张璟这时候哪里还有空去管江流石,他大喝了一声,猛然跃了出去。他身上的军装都被暴起的肌肉撑开,手臂粗如成人的大腿,双眼圆睁,双手朝着这根钢筋拍了过去。

    柏正崇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一凛。这钢筋来势凶猛,但张璟的爆发力也不是盖的!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张璟身上,这时,“嘭”的一声巨响传来,在密集的枪声中不算特别惹眼。

    张璟双手拍在钢筋上,立刻感觉到双臂发麻,掌心剧痛,低头一看,更是血肉模糊。而那根钢筋,则好歹被他改变了方向,可依然在装甲车的车尾上擦了一下,立刻就爆出了大量火花。

    钢筋去势不减,直接扎在了高速路护栏上,将水泥护栏的一处直接打爆,而钢筋则深入树丛,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臂力!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不知道那些丧尸到底有多少钢筋,但是这样持续被攻击下去,他们早晚还要出现伤亡。

    张璟的手掌疼,脑仁更疼!

    这时,他突然听到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大喊:“打得好!”

    张璟心中一怒,手都烂了,才挡下一根钢筋,这也叫好?

    但是张璟转头一看,愣了一下,发出喊话的人,就是他旁边的军官。

    他叫鹰眼,觉醒的异能跟侦查有关,他视力极好,拥有一百八十度开阔视野,虽然战斗能力一般,但也是小队不可或缺的人才。

    而且鹰眼根本就不是看向张璟的方向,他接着喊道:“张队长,刚刚攻击你的投掷钢筋的丧尸,被击中了!”

    张璟一愣,立刻看了过去,但是远处的丧尸密密麻麻,黑影森森,别说用肉眼了,用望远镜也看不见什么,毕竟望远镜的视野太窄了。

    不过鹰眼当然不会乱吼,应该是真的击中了。

    只是这种丧尸生命力极强,不打中脑袋和心脏,也只是让它受伤而已,而不能致命。

    看来是乱枪扫射的功劳!虽然有钢板,但以丧尸的智慧,钢板的拼接必然存在大量的缝隙,有子弹穿过缝隙,就能对他们造成杀伤!

    “继续火力压制??!”张璟大喊道,“哪怕一枪没有击毙那钢筋丧尸,多几次也能将钢筋丧尸击杀!只要杀了那钢筋丧尸,尸群就会散了!”

    “不是,那只丧尸被爆头了!头颅直接炸开!”那名军官打断了张璟的话。

    “什么?”张璟愣了一下,这么巧?看那攒动的丧尸头,那钢筋丧尸应该躲在丧尸群之中吧,怎么会被爆头。

    这时候,鹰眼舔了舔嘴唇,说道:“张队长,我有点怀疑,刚才那一枪是石影小队打的?!?br />
    鹰眼说话间看向那辆已经远离队伍的中巴车,在刚刚,车顶那把AMR-2,喷出了长长的火舌……因为战场太乱,即便是狙击枪的火蛇看起来也不起眼,但钢筋丧尸的脑袋同一时间爆开,这巧合有点过分了。

    “你说什么?”张璟眼睛一瞪,“你确定没看错???”

    张璟不能相信,鹰眼自己都不信,他说道:“我又看不到子弹轨迹,也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打的……”

    张璟又看了中巴车上的枪管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第一次摸到狙击枪的小子,能抓住那一瞬间的时间,精准地爆掉一只钢筋丧尸的脑袋?

    不是张璟对江流石有意见,而是他当兵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可能性,简直比被雷劈中的概率还??!

    中巴车冲入尸群,虽然有军方的火力压制,但还是有不少钢板丧尸来到了中巴车附近。

    这些钢板丧尸,它们也不光是拿钢板防御,到了近前,一只丧尸忽然就将手中的钢板举起来,“呼”的一声砸向了中巴车!

    这时,“滋滋”的电流声响起,蓝白色的电光瞬间将这些丧尸笼罩其中。它们手中都拿着钢板,导电效果更显著!

    即便如此,之前扔出的钢板也重重地砸到了中巴车上,“嘭”的一声巨响让其余人都不由自主地头皮一麻。

    这时,车顶作战室内的江流石,正盯着枪口前方。

    “左边,7点方向?!比较в竦纳舸酉路酱?。

    江流石立刻将枪口一晃,脑域开启状态下,那些行动极快的丧尸在他眼里也瞬间成了慢动作。

    而在那密密麻麻的丧尸中间,他看到了一只提着钢筋,刚刚跃起的丧尸!就是它!

    江流石在看到它的瞬间,扣下了扳机!

    车顶的枪口,再次喷出了火舌!

    “嗖!”

    一根钢筋同时从树丛里扔了出来。

    看到钢筋飞来,原本所有人都如临大敌,可是没想到,这钢筋的力道远不如之前,还没到他们面前,就已经失去力道落了下来,当当当地在地上弹了几次。

    什么情况?丧尸失手了?

    不可能,丧尸只要行动起来,就代表着凶狠和精准二字。

    它们除非死亡,否则不存在力道忽然跟不上的情况。

    这也是丧尸为什么十分难缠的原因,爆发力太强,耐力还恐怖。

    与此同时,鹰眼又大喊了一声。

    “又是爆头!”

    鹰眼这次也看得十分清楚,那把AMR-2开火的瞬间,就是那丧尸被爆头的时间。

    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接连两次,那就不可能是巧合了。即便难以置信,鹰眼也不得不判断道:“就是石影小队打的!”

    看着中巴车顶端的碉堡,鹰眼的眼睛有些发直。

    第二只丧尸才刚刚冒了个头,就被一枪爆头了。

    他虽然有鹰眼这个异能,但也是在这钢筋丧尸被爆头的瞬间才发现它的。在那么多丧尸和遮挡物之间,那开枪的小子到底是怎么瞄准的?!

    张璟也愣了,这么说,真的是江流石开的枪?第一次摸狙击枪,就在如此复杂的战况中连杀两只钢筋丧尸!

    可能吗?!

    如果是以前有人这么问张璟,张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骂对方一句,做梦!

    可是现在,张璟却不敢确定了。

    那一根落在地上的钢筋,还有那根从中巴车碉堡中伸出的枪管,让所有人都有种忍不住屏住呼吸的感觉。

    (这两天发烧,昏昏沉沉,更新较少请见谅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