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除了钢筋丧尸的威胁性很大以外,他发现,那些钢板丧尸的数量,减少得非?;郝?。

    机关炮火力虽然猛,可是架不住这些丧尸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汇聚而来。

    这么打下去,他们的劣势将会逐渐增加。

    “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它们!”

    张璟突然说道。

    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比如变异丧尸,召唤这些普通丧尸,让它们拿着武器针对军队的话,那这变异丧尸就太可怕了。

    它可以指挥几百只丧尸,是否也可以指挥几万只丧尸?

    要是全城数百万丧尸全部协调起来,被赋予了基本的智慧,那该是什么情景?

    张璟感到心里发寒!

    狂风小队和龙跃小队的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特别是龙跃小队,在损失了一辆车后,已经萌生了暂时退避的想法。

    “我们在这里作战,太吃亏了,视野受限制,根本看不清那些丧尸,光靠扫射也就是那机关炮还能打穿钢板,我们的步枪子弹大多被钢板挡下来了!不如先撤一撤吧!”龙跃小队的队长吼道。

    张璟看了看这些幸存者,心中闪过一丝犹豫。

    现在这种情况下,撤退也很危险,不过在没有完全陷入泥潭之前及时抽身,也是正确的选择。不过那样一来,这场就白打了。

    等他们再来找变异丧尸的时候,丧尸群说不定比现在规?;勾?。

    幸存者小队的人都看着张璟,现在就看张璟怎么决定了。

    张璟深吸一口气,他也打算退了,机关炮虽然火力生猛,但是子弹并不多,绝对干不过这么多丧尸。

    虽然刚遇到变异丧尸就撤退有点损失军人的荣誉,但在这末世,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他也需要把情报送回到总部,让军部做出计划更改,要是中海、金陵市区中心地带,都有变异丧尸的话,那军队的推进,就太棘手了!

    就在张璟打算下令撤退的时候,突然——

    轰!

    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人们吃了一惊,纷纷转头望去,看到的情景却让他们有些惊呆了。

    在不远处,原本的那座高速路收费站,整个金属框架焊接成的顶棚竟然塌了下来,直接掉在了收费站前面,把高速公路给堵住了!

    “糟了!”

    张璟眼睛红了,他现在顾不得去想这厚重的金属支架是怎么崩塌的,他看到零零星星的丧尸,在往高速公路收费站汇聚而去,这么下去,他们会被包围。

    那样绝对是死路一条!

    必须在包围圈合拢之前,冲出去!

    可是想要退回原路,无论是车队掉头,还是绕开崩塌的收费站,都是非常消耗时间的事情,绝对是死路一条!

    “所有人听令,冲锋!”

    张璟手持一挺重机枪,从装甲车舱盖站起来,一边大吼,一边开枪!

    撤退不可能了,想要暂时甩开包围,只能往前冲!

    作为主站车和指挥车,哪怕明知丧尸能投掷钢筋,张璟也必须打开舱盖站起身来,只有这样才有开阔的视野,否则只能用潜望镜和小窗观察丧尸群,那怎么可能把握全局?

    张璟深知,往前冲也意味着更多的不定因素,他们很可能陷入更大的?;?,全军覆没。

    可是在张璟下命令的同时,在车队中,却有一辆车并没有跟着大部队冲锋,他居然一打方向盘,直接从路基上冲了下来。

    “嗡!”

    车子发出野兽一般的轰鸣,绕了一个圈,开始加速向丧尸群的侧移冲去。

    是那辆中巴车!

    张璟看傻了,发什么疯!

    这个时候冲向丧尸群,简直是自杀!

    那些丧尸,可是拿着钢板的,加上丧尸力大无穷,用沉重的钢板硬抗车辆的撞击,最多撞四五层丧尸,就会像陷入沼泽一样,根本动弹不得,那就是死路一条。

    不光是张璟,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也都是懵了,他们不知道江流石怎么想的,现在眼看丧尸要包围他们,逃都来不及,还有人往尸体堆里撞?

    就在这时,冲出去的基地车发出咔咔的金属撞击声,基地车车顶裂开,一个半圆球金属罩慢慢的升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飞碟,充满了未来科技的感觉。

    这什么玩意?

    人们吃惊了,自从末世降临之后,改装车太常见了,改发动机的,焊钢板的,轮胎加钢网的,各种改造五花八门,但都十分原始,无论是张璟还是谁,从没见过改装车改装成这样子,这是拍科幻电影吗?

    “枪管!”

    张璟目力极好,他一下子看出飞碟中伸出一根枪管来,这飞碟,居然是一个碉堡???

    AMR-2狙击枪?

    张璟对枪太了解了,靠鼻子都能分辨不同型号的枪,中巴车顶安碉堡,碉堡中用狙击枪?

    在张璟的印象中,碉堡主要提供火力压制,都是用重机枪完成,一把碉堡中的狙击枪已经够奇怪了,而关键是,这枪江流石怎么会用?

    别说是江流石,就算是换了张璟自己,换了一个非专业狙击手的优秀军人,他都未必能把狙击枪玩得转,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对军队而言非常宝贵,而且狙击手不但需要长达数年时间的培养,而且需要极高的天赋。

    张璟毫不怀疑,这华夏的禁枪体制下,江流石在末世前玩过气枪打气球就不错了,一个门外汉,连光学瞄准镜都不会用,怎么可能玩得了狙击枪?

    “这个白痴,火力压制!”

    张璟一声大吼,虽然江流石不知道发什么疯,但他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冲进尸群,他也不能见着他去送死。

    依靠军队的火力,就算救不了江流石,也能为大部队的撤退争取时间。

    只是,眼看着子弹消耗,张璟感到肉疼,机枪一响,子弹如水泼,他们现在孤军在外,一旦弹尽粮绝,那就是死路一条!

    “嗖!”

    就在这时,尖锐的气啸声传来,张璟头皮发麻,感觉就在自己眼前。

    他眼角的余光扫过一道黑影。

    钢筋??!

    一根粗如拇指的钢筋,长达七八十厘米,穿过枝杈呼啸而来,这次,是直接冲着自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