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轮式步兵装甲车,车长6.6米,高宽都是2.8米,战斗负重15吨,最高时速85公里,主武器25毫米机关炮,另外有一挺7.62毫米机枪。

    这战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坦克,只不过履带换成了轮子,坦克的大炮换成了小口径的机关炮,但所谓的小口径,那威力也极为恐怖,要是打在人身上,那毫无疑问是四分五裂的结局。

    当然,缩小版坦克,不可避免的面临着防护力欠缺的问题,92轮式装甲车只能勉强防一下普通的步枪子弹,要是反器材狙击枪打过来,那多半是一枪趴窝,或者配备了穿甲弹的机枪扫一梭子子弹来,基本里面的人也没法幸存了,至于炮弹和火箭筒,那就更不用说了。

    但即便如此,对毕竟还是血肉之躯的丧尸而言,92轮式装甲车绝对是致命杀手。

    事实上,中海安全区的军人对反攻城市,都是信心十足,这信心,来自于他们所拥有的武器。

    现代化战争的重型武器,比起步枪之类的,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在车队开出两公里后,前方开始出现了小股丧尸群,对这种丧尸群,机关炮都不用,装甲车上的一个战斗人员站起身来操控车载机枪,一排子弹扫上去,血肉横飞!

    对上小股丧尸,车队并不恋战,只有挡路的才会歼灭。

    一个多小时后,车队离开了中海市区,随即进入了高速公路,一路向西南方向行驶。

    通南市距离中海全程也就是一百二十多公里,末世前一个半小时车程。

    而末世后,对普通的幸存者小队而言,这一百二十多公里的路程难以逾越,可是对军队而言,张璟不认为有什么难度,装甲车都开来了,还配备了大量的子弹,还有这么多士兵,手持火箭筒,一般的丧尸根本不算什么,要防备的也只是大型变异兽而已,但只要发现得早,变异兽也不算什么,有些变异兽能抗步枪子弹,但它难道还能抗机关炮不成?

    “我们应该已经走出二十公里了,现在车队几乎没停?!?br />
    中巴车上,冉惜玉查看着平板内下载好的地图,说道。

    “嗯?!苯魇懔说阃?。

    一路走高速的话,确实慢不到哪里去,但江流石觉得应该没这么顺利,否则这道路也就用不着开辟了。

    果然,仅仅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前方带头的军车就拐入了一个岔道,然后停在了一座收费站前,将周围的丧尸清理之后,一名士兵快步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

    “前方的高速公路已经不能走了,全被废弃车辆堵死了,我们要从这个地方下高速。出了收费站,从这里开始就是开荒了,道路情况不明!”

    “嗯!”张璟点了点头,他大声道:“现在开始,步兵战车开道,狂风小队左侧,龙跃小队右侧,负责警戒和支援!石影小队,协助工程兵移开沿途障碍!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这命令一下来,江流石还没有说话,后方的张海和孙坤都火了:“他@妈的,这姓张的什么意思,让我们帮忙清除障碍物?我们他妈的来战斗的,他把我们当扫大街的?”

    “哈哈,清扫障碍不是挺好的吗,没什么危险,我们都羡慕死了。我们可是要负责?;つ忝?,责任重大??!”

    就在这时,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

    江流石抬头看去,四辆车正从前方的队伍中开出来,来到车队的左侧。

    其中一辆车故意夸张地绕了个弯,从张海他们的车旁边一下子掠了过去,将本来伸出头来说话的张海一下子逼回了车内。

    说话的人则是之前那个对江竹影说话嘴贱的大汉,原来他也是狂风小队的人。

    那大汉停下车来,从驾驶室里看着一脸愤怒的张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哈哈,开个玩笑,别生气嘛,怎么……你不是要动手吧,我觉得你还是留着力气,一会万一要推废汽车什么的,也能有点力气不是?!?br />
    其余三辆狂风小队的车辆,虽然没有过来,但里面的人却都也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

    摆明了就是挑衅,看到江流石的队伍无计可施的样子,他们觉得挺有趣,之前江流石让赌场损失一大笔利润,他们肉疼得要命,要知道,真正的大头,可是上面拿走了,他们就是喝点汤,江流石敲走的那一笔,他们可亏大了。

    现在有机会,怎么能不报复一下?这只是开始而已,一会任务进行的时候,有可能的话,他们希望直接把江流石的小队给弄残了!

    可就在这时——

    “轰!”

    一阵引擎轰鸣声传来,这大汉一转头,骇然看见一辆中巴车朝自己的车飞速撞了过来,这中巴车的速度太快了,简直像是一颗飞来的巨大炮弹!

    大汉顿时心脏一顿,吓得脸色都白了!

    吱!

    中巴车几乎是贴着他的车头的时候才突然刹车了一下,但是依旧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车尾上。

    “嘭!”

    一声轰响,大汉只感觉自己的SUV像是被掀翻了,这辆车猛地往前窜出去,车胎与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大汉晕头转向,差点一头磕在驾驶台上,还好他是异能者,这才稳住了身形,但是整辆SUV,后面车尾严重变形,后玻璃全碎!

    大汉浑身紧绷,四肢冰凉,他看着江流石,心中的怒火简直像是要爆发的火山!

    可是他刚要暴走,却看到了江流石的车,车前脸毫发无损,连玻璃都没有破半点。

    这……

    “不好意思啊,脚滑了,刹车踩错了,踩成了油门,新手司机,见谅?!苯魇崦璧吹乃档?,“要我说这汽车设计就不合理啊,怎么刹车油门都是一只脚呢,影,你来开吧?!?br />
    大汉眼睁睁的看着江流石把驾驶座让给一个大胸女司机。

    身材这么火爆,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司机,开小轿车都不一定开得好,居然开中巴车?

    这直接让原本已经准备好破口大骂的大汉,把刚才想说的话吞了回去,要是油门再当成刹车踩了,他还不是被碾成饼了?话说这车怎么这么结实?

    他先把车开到了中巴车的旁边,这才跳下车大吼:“你要死啊你,你他妈给老子下车??!”

    大汉直接掏出了枪,枪口直接直指江流石的挡风玻璃,江流石目光一寒,而他旁边的影,也摸到了身后的三棱军刺。